脳洞モンスター

谁かに见つけられてしまう前
にそっと逃げ出した

冉烨/金田一烨
过激 @塔顶的诗喵 厨

极度杂食偶尔杂产
天雷ooc/抄袭 婉拒ky
所有内容未经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感觉把自己的lof账号活成了什么奇怪的官方账号似的(……


这是什么奇怪的强迫症(震声

目前 圈

【金少】选择

*高金双犯罪组 梗源我自己

*故事情节来自  @废弃肝组织 的






我恐惧。

不可以分清善与恶。


人们常说校园是社会的缩影。

有人勤勉克己,有人放纵自由。也有人身为施暴者,有人身为被害人。

我胆小如鼠,默不作声。


人的思想永远是最复杂的,我一边后悔着没能帮助我那位因校园欺凌而选择自杀死去的朋友,一边恐惧着帮助那位朋友而可能导致的后果。

情绪是会发酵的,抹去事件因素中自己的胆小怕事,我将所有的一切埋怨在了施暴者的身上,逐渐失控。


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是需要人推一把的。

推向未来,又或者地狱深渊。


地狱傀儡师,高远遥一。

我是知道的。


我欣然的接受着这个男人跟我讲述的一切,我清楚的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那符合我的想法,让他们死,让那些施暴者死。

与此同时,安然脱罪。


“请您不要轻信恶魔的低语。”

“杀了他们,复了仇,又能改变什么呢?不过是徒增伤悲。”

名为金田一一男人打断了来自地狱恶魔的声音。


你又懂什么呢…?

我只知道,我将获得心里的慰藉,我将无罪。


金田一一使得那位高远先生原本该无比顺利的计划打了绊子,而他不知我本意就是渴望着,地狱的帮助。

我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严肃深沉的对峙,让这两位突然闯入我世界的人,因为一只十字架的耳环而改变了气氛。


表面上的善于恶在我面前用幼稚的方式纠葛着,在朋友自杀那件事后,我第一次轻松的笑了出来。


对于金田一一,我也是有所耳闻的。

在我年少时有名的名侦探,我想那应该是警方的人。

两人都交给了我电话,他们将地狱和人间地狱这两个并无区别的选择留给了我。继续默不作声,下一个将被施暴者推向死亡的,或许就是我。


我拨打了引导我去往地狱的电话。

我听见了对面的人说具体方案,明天详谈。

我还听到了电话那头微不可闻的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意识到那两个人,此刻正站在一起。


第二天我与地狱的使者约定了绝对秘密的地方,我将金田一一防备至极。

“那位先生是警方的人吧?您为什么不除掉他,他知道我即将要杀人的事情……”

我手握着拳头,在心底发酵的嗜血性使我毫不在乎多除掉这位有名的侦探,而做到自己的行为除了高远遥一之外无人所知。


我的身体在抖,地狱的使者因为我这一句话,黑了脸色。

他金色的眼瞳盯着我,压低着的声音极具压力性。

“你杀你恨的人,别想着动他。”


这两个人的关系真是太奇怪了。

对于高远遥一来说,他帮我复仇的计划早已经被敲定了下来,当我即将要按照他的计划实施之时。

我看见匕首插在我的胸口,匕首上雕刻着一朵蔷薇。

我的血在极速的流失。


我抬头看向眼前,那位金田一面无表情的收了刀,而他的身旁站着地狱的使者。


“你下手可真狠啊,金田一君。”

“少装好人了,高远,你不是也没有阻止我吗。”


我逐渐模糊的视野中看到了高远遥一递给金田一一干净的手帕,而对方接了手帕擦试着捅伤了我的匕首,那手帕上绣着一朵金色的蔷薇花。


“金田一君,你看看,你口口声声说着人命比什么都重要,却如此轻易的下了杀手…你,跟我是一样的。”

高远遥一好像将手搭上了金田一一的肩,侧着脸笑看着金田一一。

“…你说够了吗。”


金田一一在向着我走近,他应当是拍掉了高远搭在他肩上的手,我听见了那样的声音。

我感受到金田一一抚住了我的脸。

“抱歉,我不能让您进行任何复仇的行动……”

他轻吻上了我的额头。

“至于那些施暴者,我将还给您一个合理的答复。”


我知道,我该走了。

为我的软弱和逃避付出我的代价。









失去语言.jpg

废弃肝组织:

是烨烨点的双罪犯!

终于肝出10p了这工作量比我想的要大好多(。画完才惊觉欠了一整周的作业现在我有点物理自闭xx

————————————

所有美好的可爱和帅气都是属于他们的😭

双罪犯的美味设定是属于美丽烨劳斯 @脳洞モンスター 的😭

快落是你们的x沙雕和ooc算我的🌝

是用 @双北今天结婚了吗 线稿的填色练习


已授权



新年快乐!!


(是今年拿来自印的正方形明信片)





【明侦】忘

*是个有点无聊的故事 渴望评论

*ooc预警 唐人街设定 有敏感词 走石墨

*撒精英(侦探)/何中医(罪犯)

*机能性失忆梗   和  @灵犀-lx   老师一起写了

*宣一个双北唠嗑群 664736708






【明侦】咕咕咕咕

*一点后续 上一篇见合集

*平行世界 ooc预警 渴望评论 

*鸽子文手撒/鸽子编辑画手何

*打酱油总编辑白 含其他明侦角色出场打酱油

*梗源灵犀老师 @灵犀-lx 

*宣一个双北唠嗑群 664736708



14


总有些码字软件有些奇特的功能,比如多人在线同时编辑文档。

白总编辑现如今恨死了多人在线编辑的功能。


毕竟他现在正在见证一个文手和一个画手,在文手正在码字的,共同编辑的文档里面聊天。

天啊,要QQ微信这两个软件是拿来做什么的,你们要用文档聊天秀恩爱??



15


事情是这样的。

上回书说到侦探小说写手撒贝宁撒写手和兼职画师何炅何编辑都很能咕咕咕。

白编辑干脆开了一个共享的文档链接在群里,并逼迫何编辑打开了绘画直播。

多好,边催文边看何老师直播画画。

何老师的粉丝们,感恩我白总编辑吧!



16


再给白总编辑一次机会的话,他绝不会干这种事情。

现在直播的不是何编辑了,是他。


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看他俩的这种行为。

白总编辑这样想着。


当然,剧透是不可能剧透的,永远都不可能的。

白总编辑在直播的时候友情的将撒写手的更新内容打了马赛克。

并在直播间挂上了几个大字。


无关剧情,请你们欣赏mg编辑部令人发指的文画手摸鱼行为。



17


共享文档 更新4-2


何:撒撒,我感觉这个蛮好玩的。

撒:哎炅炅老师吗!

白:我开共享文档不是为了把你们的聊天平台从QQ换成文档啊!撒老师给我好好更新,何老师画图去啊!

何:小白冷静一点,这个真的很好玩,写完了之后对面都能看见,然后再删掉,看着对方一个一个字回复什么的!

撒:我同意!比

何:?撒撒我没看到怎么就删了?

白:我删的!给我去工作啊!

撒:咕

何:咕咕咕


18


白总编辑盯着撒写手码字的进度心想终于正常了。

刚这么想着,何编辑就在撒写手写着的下一行打起了字来。


何:撒撒,我刚刚已经帮你挑了不少错字了,看到这里的时候请允许我猜一下后续的故事,我总觉得好像有一点点漏洞。

撒:漏洞当然是要存在的,不然真让人学去了怎么办啊炅炅老师?

何:亲爱的你应该知道我当然不会说的是那些应该被忽视的漏洞,你把时间算错了。

撒:什么!我去看看!


呵,你俩的称呼真亲密。

白总编辑强忍住了一把关掉共享文档的冲动。

关掉了撒写手就有正当理由咕咕咕了。



19


撒:炅炅老师在吗!

何:哎!

撒:炅炅老师要不要考虑来客串侦探助理啊!

何:行啊,咱俩不是走哪死哪就成?

撒:就算走哪死哪有炅炅老师在我也无所谓了!

白:你俩差不多得了啊喂,不要忘记这个群组还有第三个人!

撒:哎呀小白,要不要来客串罪犯啊?

白:凭什么我是罪犯啊!!

何:大概是罪犯逼迫侦探和侦探助理的故事?

白:嘿!打劫!交稿!



20


白总编辑怀疑侦探小说都要变成言情小说了。

还是耽美的那种。


幸亏是网刊。



21


何:撒撒你知道吗,有不少粉丝开始磕侦探和侦探助手的cp了?

撒:哎我知道这事?

白:所以撒老师,您的剧本不打算收敛一点吗?

撒:啥?我完全没在写感情戏啊?

何:其实我想说的是我画了同人图(小声

白:……啥

撒:炅炅老师你发给我看看!!!

何:QQ图片20826.jpg

白:何老师,您这不叫同人图,叫官方下场。

撒:妙啊.jpg


白总编辑考虑在这个网刊的定义上加一个耽美的词条。



22


白总编辑不想承认他是编辑部最后一个知道这两位老师已经面基并且关系极其友好这件事。


鸥:小白你原来不知道啊?

白:别告诉我你们都知道?

鬼:知道啊!

魏:知道啊?

鸥:我还磕了cp的?

白:……鸥你等我一下。

鸥:?

白:QQ图片20826.jpg

鸥:???

白:何老师亲自下场画的(手动再见



23


QQ图片20826.jpg

这张图不是被何编辑发出去的,也不是被白总编辑发出去的。


撒写手还沉迷在太太给自己画图的喜悦之中,然后用自己公开发文的账号发了图并艾特了何编辑的画手用号。

配文写着感谢炅炅老师。


而何编辑在转发的同时加了一句。

撒撒!你不仅暴露了网刊外用的大号还暴露了你的编辑画画的小号!


白总编辑看着评论区里嚎什么的都有。

他冷漠的登陆了用来宣传网刊的mg编辑部的号,转发了何编辑转发过的消息。


磕,磕吧,反正是真的。





【晏指17H/24H】溜了


*乱写 ooc预警 男指注意

*从我之后就是冬天了

*冬天了大家注意保暖(?)

*无轮回的平行世界AU

*一个平淡无奇的剧情



指挥使溜的特别准时。


刚到中央厅明面上的下班时间,指挥使就抱着加厚棉衣离开了中央厅这个工作地点。

完全忽视中央厅除了是他的工作地点外,还是他的居住地这一事实。


“也不知道急急忙忙去干什么了,这么冷的天气……”

安托涅瓦不放心的看着指挥使一个人溜出中央厅,中央听厅外是被厚的雪层所包裹着的世界。


而晏华听闻指挥使溜出中央厅的消息之后,头也不抬的继续处理着手中的工作。

“估计是玩雪去了。今天的工作他既然做完了,那随他去。”


指挥使穿着被他抱出中央厅的加厚棉衣,戴上帽子扣上口罩,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

他倒没有像晏华猜测的那样要去玩雪或者打雪仗。

而是走进了一家宾馆,从他自己的钱包中掏出了身份证和银行卡。


震惊,中央厅指挥使下班后赶忙离开中央厅后竟前往宾馆开房,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

是冷的。






指挥使实在是不想回忆前两天的夜生活,冷到失智。


那两天的交界之都的中央厅,在这大冷天的十点以后。

停水,停电,停暖气。


而中央厅十点以后还在那里的除了失去记忆,无处安放的常驻居民指挥使之外,一个人都没有。

除了人,猫和狗也没有。

白闪闪的萝莉神也没有。


所以在两天前半夜停暖的情况下,我们尚且只套了件睡衣的指挥使成功的在半夜被从自己房间阳台而来的冷空气冻醒了,然后在起床在冷风中穿好衣服和继续窝在冰冷到被窝里犹豫不决。


停电帮他做出了选择。

黑夜里还没有灯光,指挥使甚至连自己换下来的衣服都找不着。


“……我…好想回到夏天…把当时说宁愿冬天被冷死也不想在夏天被晒晕的自己打一拳…”

话虽是这么说,指挥使自己也明白夏天的时候就会怀念现在的这种天气。






经历过这样的一次意外事件后的指挥使,丝毫没有想过第二天他会被同样的情况,同样的时间甚至同样的地点,再一次被冻醒过来。

依旧没水没电。


水电和暖气却又在第二天早上,中央厅的其他人员来工作之前,恢复了正常。

事不过三,所以在第三天刚刚下班之后,指挥使就选择了用自己的工资住了宾馆的钟点房。


没人能想到住个宾馆就会出这么大的事情,真的。


指挥使在宾馆温暖的房间里好不容易睡了个安稳觉,也顺理成章的睡过了头。

指挥使彻夜未归,而第二天时近中午,通过指挥使身上的定位找到指挥使留宿宾馆的晏华,通过中央厅的身份证明轻易的拿到了酒店的备用钥匙。


晏华是很轻易的打开了指挥使的房门没错,但对着床上一整块被罩在被子里的不明物体,晏华有一瞬间失去了拉开这条被子的想法。


“队长。”

“啊……?”


指挥使对晏华声音的条件反射甚至不用通过大脑了。他思想虽说还没清醒,不过人倒是先条件反射的从被子里探了个头出来。

“是晏华啊……”


“……我的天?!晏华!我是睡过头了吗!”

“……猛的坐起来小心头晕,你先清醒一点再说话。”


晏华原本只当指挥使放松过度,从宾馆回去中央厅的一路上嘱咐不少。

却没想到在第二天的早上,早早到达中央厅的晏华仍然没有看见平时已经起床洗漱的指挥使。


拿着备用的钥匙打开了指挥使的房间,而那房间里空无一人。


这一天指挥使没迟到,但还是抛弃了他自己在中央厅的房间,在外过了夜。


“作为半个监护人,我或许有资格问一问,为什么你要脱离中央厅在外面住。我也不想在过几天的报纸上看到指挥使连连在外居住的消息。这足以让别人造谣中央厅虐待未成年指挥使。”


晏华拦住了准备和其他神器使出去巡逻的指挥使,示意其它人先去工作。


“不,我觉得我回去的话,改天就想直接去告你们中央厅虐待我这个未成年了,真的!”

“……原因。”


“冷!!!”

不得不说,积压了几天的遭心事,导致提起中央厅的指挥使的情绪十分激动。

“我的天啊晏华你根本不知道晚上的中央厅有多冷,停水停电就算了,它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停暖气!!”

“要体会体会我住在这里,半夜被冻醒,却连点灯光都没有的感受吗……”


冷的。

这实在是晏华没想到的原因。

本来有种自己带的孩子长大了开始叛逆了的感觉,现在只觉得那么想真是多心。


为了解决问题,晏华带着指挥使去了负责中央厅相关资源的地方。

负责中央厅的工作人员翻着杂乱的桌子,企图从中找出些什么。

“啊……找不到了…中央厅那边是这样的,因为要维持其他地方正常的水电和暖气运行,就在晚上之后将中央厅的这几项工作断了。为城市的压力做一些减轻,我记得这件事通过中央厅的许可了?”


晏华回想不起件事,指挥使却想起来那许可证上面的字还是他亲自签的。

结果字都签了,自己却连文件内容都没仔细观看。

“……我有印象,还是我亲自签的许可……”


听说中央厅有人居住后的工作人员急急忙忙的问需不需要恢复正常,指挥使也急急忙忙的摇着头拒绝了,那之后思索了半天,在回去中央厅的路上才对晏华开了口。


“晏华…商量个事情呗?”

“说。”


“整个冬天都住宾馆的话我的钱包撑不住的,能考虑给我报销一下吗?”

“开销的确不小。”


“是吧?”

晏华没有明确回答指挥使的问题,指挥使也只好耸耸肩,不再说什么了。


当下午完成了工作指挥使一回到中央厅,就被安托涅瓦告知了,晏华在办公室里等他。

等指挥使走到晏华的办公室,敲门进去了之后,晏华还在处理着公文。

晏华一言不发,要不是刚刚对指挥使说了“请进”,指挥使就要以为晏华跟本没注意到自己的出现了。指挥使在门口站了一会,再没多久,晏华处理完公文后放下了笔。


“走了,回家。”

“啊?”


“宾馆开销不是支撑不起吗,这个冬天暂且去我那里休息。”

“哎??!”


指挥使不是第一次去晏华的家里了。

但晏华的那一柜子酒依旧是最吸引指挥使的地方。


“晏华——”

“未成年人禁止饮酒。”


指挥使坐在柜台旁的高梯上,而晏华却从酒柜里拿出了热的牛奶放在了指挥使的面前。

“这样的情形,我会以为我在酒吧的,晏华!”

“酒吧也会为你提供果汁和牛奶的,队长。”


“我很想说我快成年了……”

指挥使拿着牛奶思考了一阵,眼睛直盯着晏华。而晏华自然能注意到指挥使的目光。

“有事就说,除了喝酒。”


“监护人!今天晚上吃什么?”





试图开个双北的点梗点文(。

挑有兴趣的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