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私を射殺してください

请将我射杀


暴け そのDAZE
荒らせ このMAZE
希望なら

ひと握り以外
もう要らない

傷から伝わる愛しさ抱き寄せて
生命の強さと儚さ 思い知るよ

永7这个游戏。

什么时候开服能准时,我就画全员向手书。

咕咕咕。

【七日】亚指微小说

*亚修x男指挥使





Adventure(冒险) 

成年的指挥使带着一个睡眠不足的神器使闯入了怪物的重灾区。


Angst(焦虑) 

指挥使看着在临近工作前还在津津有味看着侦探小说,丝毫不搭理自己的少年不知作何反应。


Crackfic(片段) 

亚修盯着教室的窗户发呆,想着如果世界如常,那自己或许能在学校经常见到,本应该在大学上课的成年指挥使。


Crime(背德) 

“笨蛋,往左边站一点!你身后有那么大一个德字,是准备和德字拍照吗!”


Crossover(混合同人) 

亚修向指挥使指了指身后的两个人。

“介绍一下,这是金田一一,是个很厉害但是意外蠢的天才。那边是高远遥一,一个魔术犯罪者,都是金田一事件薄里面的出场角色。

“高远我究竟是被这个很像我的人夸了还是吐槽了?”


Death(死亡) 

“我以为我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却从没准备好在你这个榆木笨蛋这里体会到亡羊补牢的滋味。”

少年侦探的手抚上雷切尔实验室中躺着的青年的脸颊。

“笨……”

“是我笨。”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亚修,这次的犯罪者是谁啊?导演组的剧本给我看看?”

“别想了,就算看了你这个榆木脑袋也不会懂。”


Fantasy(幻想) 

“如果世界上没有犯罪的话亚修你是不是也失业了?”


Fetish(恋物癖)

亚修神器的手感是真的舒服。

指挥使摸着羽毛笔感叹着。


First Time(第一次) 

已经成年的青年被未成年的长发少年压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Fluff(轻松) 

指挥使安稳的靠着亚修的肩膀睡觉,当然他的工作也成了亚修的工作。


Future Fic(未来) 

“我没有未来,可我希望他能够拥有未来。”

指挥使难得的给人一种他是个成年人的感觉。

沉着,冷静,饱含沧桑。


Horror(惊栗) 

“亚修竟然有一句!毫无讽刺词语的夸人的话了!!!”


Humor(幽默) 

“指挥使的工作其实很简单,打怪兽和哄男友。”

被打怪物的工作和陪亚修的事情,折磨的很久没有好好休息的指挥使揉了揉他带着黑眼圈的眼皮。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许久没有动过数学题的指挥使被亚修拉着做完了一整套数学卷子后,被讽刺了很久。


Kinky(变态/怪癖) 

指挥使的身上总是有莫名其妙的来自怪物伤痕,好像在用疼痛提醒着自己什么一样。而亚修确定自己一定有保护好他。


Parody(仿效) 

亚修带上了指挥使托千藻买来的棕色美瞳,面对着犯罪者。

“就赌上爷爷的名义!”


Poetry(诗歌/韵文) 

“我背不出来真的背不出来了!你让一个失忆了的人去给你背默诗歌你的良心不疼吗!”

指挥使完全搞不懂亚修究竟哪里来的兴致让他背诗歌。


Romance(浪漫) 

面对着巨大黑门。

两人的双手紧握,笑着一起赴死。


Sci-Fi(科幻) 

指挥使被装上了iq180的榆木脑。


Smut(情/色) 

他颤抖着。

他在哭。


Spiritual(心灵) 

失去记忆的温柔者和毒舌侦探坚持的本心。


Suspense(悬念) 

指挥使永远比亚修晚很久才知道案件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安托!!!我想借用你的神器!”


Tragedy(悲剧) 

身为侦探,要去所面对的人性卑劣。


Western(西部风格) 

什么———

那是什么————

牛仔裤和枪吗—————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人们大多贪恋着他的温柔。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从头发长度上讲亚修是女性呢。

喜欢的毒舌类型的抖m也不少吧?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不好了—————

又双叒叕——————

出悬案了—————————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亚修用词无误的赞美了一个小时自己的指挥使兼助手。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警局的女警员永远都能看见来警局拿资料的亚修和指挥使两人,紧握着对方的双手。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男性警员,就差帮亚修准备什么节日该送给指挥使什么样的礼物了。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我第一次这么不想听见警局的电话委托声。”

“赶紧接你的委托!手不要继续乱摸了啊喂!!!”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作为成年人,被未成年人做哭这种事情我真的不想回忆。”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不存在的。


【七日】关于古街线的三天

关于古街线,被人提醒了。

三天,还是烧全交界都市神器使的命的三天。


不说我都忘了,那对于所有人,对于指挥使……

都是煎熬吧。


为了撑住,即使有人走了,还要继续。

明知道结果……

却还是一个一个的撑到了最后。

我个人觉得痛苦的不是突然死亡的情况,而是你(指挥使)看着他们一个个挨个漫长的死亡的过程。

你帮不了他们,也无法停下。


民众欢呼,松了口气。

神器使听闻着民众的声音,笑了。


每个人站在那里的理由都很简单。

为了背后民众的安全和笑容。


指挥使,他(她)已经无法停手了啊。

付出了一切,只有走下去,同样为了民众和世界,硬着头皮走下。

为了将神器使们视为怪物的民众们。

【七日】开车无能

*想看散发亚修日指所以瞎脑的玩意

*真的不会开车 亚修x男指挥使

*亚修男指群 881571009


点我看脑补



【七日】城区纵火杀人事件(档案四)

*交界之都亚修事件薄 渴望评论(x)

*无世界七日轮回的设定 ooc预警

*私设多 桐亚指三主角 男指十九岁已成年设定

*cp亚修x男指挥使 拒绝ky

*可能有逻辑问题 就请当看个笑话

*小案件试水 会出现其他七日角色










风和阳光一同挤进我的房间。


我还未清醒?

他在对我笑。










脑内的信息剪不断理还乱的指挥使一回到自己的房间便倒头就睡,亚修还抽空还想了半天,究竟有哪里累到他了。

直到深夜,亚修也只是坐在指挥使床头,没有离开,也没有休息。

而亚修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看着指挥使睡着的脸,思绪早就从案子飘到了九霄云外。甚至羽毛笔都已经自顾自的在指挥使房间的桌子上找了张纸开始晃着自己的身体,亚修都没有注意到。

没多久过去,羽毛笔都数不清自己画了多少张亚修脑子里想着的指挥使的样子了,只知道现在让它背默指挥使的画法,三十分钟能画一沓不重样的。

直到亚修受不住,在椅子上打起来了瞌睡,羽毛笔才停下了活动。


等指挥使一觉睡醒,亚修还以极其别扭的姿势坐在他的床旁,睡的正香。指挥使怕惊醒了这常年睡眠不足的少年,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桌子上成堆用过的纸张,和一旁的羽毛笔。

指挥使走过去翻了翻那沓纸,前几页还是一下看不懂的文字和亚修记录的一些案件疑点,那几页过后却是羽毛笔绘出的指挥使。看到这画的指挥使愣了愣,抿着嘴把自己手中翻乱的纸整理好,又转身背对睡着了的亚修,捂住了自己的脸。

而此刻指挥使脑子里想的都是亚修的那句话。

羽毛笔在他开小差的时候它也会把他心里想的事情记录下去。


“真没想到羽毛笔的画画技能这么好啊…”

指挥使感叹完了,便从桌上拿起羽毛笔悄悄地走近亚修,想要帮亚修换一个舒服的睡姿。却在指挥使拿着羽毛笔的双手扶上亚修的肩时,被‘睡的很香’的亚修双手环住了腰。亚修使了点力气将微微弯腰站在自己面前的指挥使向下压了压,将自己的额头抵在指挥使的额头上,四目相对。

“笨蛋指挥使。”

“早上好啊?”


指挥使和亚修腻腻歪歪像是恋爱气氛一样的时间没有维持多久,亚修就被指挥使推推攘攘的关在了自己的房门外。

房间里的指挥使像是因为头部气温过高而冒着气一样,而门外的亚修双手抱胸靠在指挥使的房门上,对指挥使喊了话。

“你别耽误太长时间!”

“笨蛋……”

虽说第一句话是喊的,可亚修这笨蛋两字声音小的叫人听不见,就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


和亚修早早的到了火灾事故发生那栋楼的附近,指挥使才知道为什么饭都没好好吃完,亚修就急忙的把剩余的食物一袋子装起来,然后拉着他过来了。

有些人只会在早上出现,这话着实没错,比如现在大清早到处锻炼的老年人们。


才发生火灾的地方,人们的生活好像没有被影响到一点,只是各家各户都多了灭火的灭火器,每日都有检查楼层灭火设备的工作人员。

死去的人们啊,与世再无关。


去沟通交流的事情,指挥使是万不敢交给亚修去做的,万一没得到什么消息再被列为危险人物,那可就情况不妙了。

“邤?你问石川那小姑娘吗?”

“是个好孩子呢,平日里总是帮大家的忙,这场大火也是无情啊。”

“邤?虽然总见到她,但对她没什么了解呢…”


亚修看着指挥使东问问西问问的来回走动,自己应了指挥使的亚修坐在长椅上不去乱走,视线却一直跟着指挥使的动作游走,观察着所有人对谈起石川邤事情的反应。

指挥使好像是得到了什么有用的消息,亚修在远处坐着都能感受到指挥使现在的震惊和被思想影响到的动作僵硬。感觉事情不对的亚修黑着脸跑去了指挥使的身旁。

“喂?!指挥使!”

“亚修,有点…有用,又没用的消息了。”

“你先把自己的状态缓下来!”


亚修带着指挥使摸索着去了一家人少的早餐店,为指挥使要了一杯热豆浆,放在了指挥使面前。

“你究竟问到什么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三个消息。

第一个,石川邤的养父石川非在几年前死亡的时候其实大家都怀疑是被人所杀,但当时接到报案的警察来看过后草草定论,对外宣称的是石川非被经济压力所迫自杀,留下遗书,将仅有的财产全部留给石川邤。

第二个,多年来同栋楼一直有对石川邤进行骚扰的一个男子,名为李讦。此人应在这次大火的死亡名单中,邻里不少人知道他的动作,听闻这场火灾的前几天里,石川邤对他的态度有所改善。

第三个,石川邤有交往中的男友,原本每周都会在同一星期来看石川邤的他,自火灾后没有再出现,据说原本昨天是应该见面的日子。

我就问到了这三条,总觉得事情越来越乱了。”


亚修整理着自己的思绪,眉头倒是皱的越来越深。

“有疑点的身世,‘我来晚了’,石川非的死亡,对骚扰者的态度,不见踪影的男友,火灾。”

“有些点能够连起来,有些点却不能,自相矛盾到最后…”

 “如果暂且抛开身世不提,‘我来晚了’是否是对那个她转变了态度同样在火灾内死亡的骚扰者李讦说的?那火是男友放的?”

“有这样的必要吗,如果男友的仇恨对象是李讦,杀人抛尸才是一般人的选择,何苦放火?更何况火灾期间没有人见到她的男友在附近出现,那么这火又是谁放的?”

“石川非的死亡又究竟是怎么回事…那群无用的警察!”

“缺一个能够把所有事情连接起来的点,但现在唯一的共通点就是死去的石川邤。指挥使,关于石川邤男友的信息,你打听到什么了没有?”

指挥使喝着豆浆点了点头。“白晧,二十一岁,高校学院在校大学生。”


“大学区究竟在哪里啊…”

指挥使看着战术终端上西比尔老师发给他的高校学院地图,却无比成功的迷路在了校园之中。

“在这里找地方果然还是要看侦探的了吧?“

“我不想被你带着转高校学院三圈!”

“我至少天天在这边上学。”

“…哦,我错了,你来。”


事实证明学校永远是最容易迷路的地方,看着都一样的教学楼,亚修即便和指挥使成功的到了大学区,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也就是到了这会儿,指挥室才想起来,他根本不知道白皓是哪个系几年级的学生。

指挥使通过求助了西比尔调查学校内的学生档案,才最终找到了白皓的学系和年级。兜兜转转问到最后,两人在实验室里找到了还在做实验的白皓。


“大火?我这一周都忙着做实验没有离开实验室,对于那场大火只听来实验室的同学提起过,是怎么了吗?”

指挥使和亚修看着对方,用眼神面部的肌肉进行着沟通,白皓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等着两人开口,指挥使究竟抵不过亚修,叹了口气。

“石川邤,死于这场大火,并且尸体下落不明,我们正在调查此事。”


“邤她?!”


亚修忽视对方震惊的表情和拔高的声音,审视一般的问了起来。

“我问你,你上一次见到石川邤的时候,她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比如对其他人的态度?”


“邤对大家都态度一直都很好啊……?”

亚修的问题让白皓弄不清状况,仔细回想着却也没找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谢谢配合,指挥使,走吧,这条线索断了。”

离开实验室,亚修仍拉着指挥使向白皓的同学和老师确认了一遍,白皓确实从一周前进行实验开始一直未曾离开实验室,不在场证明成立。


“亚修,为什么这条线索断了?”


“白皓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同时他明显不知道李讦和石川邤的事情。现在需要打破之前的想法,将事情再梳理一遍。”


“咱们回警局,岛田警官拿到了其他楼层的简易示意图和人的大体死亡位置。”

“然后今天下午再去一次楠木家。”


“走吧,有我在。”

亚修拉起了指挥使的手。


















无论是现在还是和未来的路。

什么都不用挑明,就这样两个人走下去吧?


我这样想着。


【七日】城区纵火杀人事件(档案三)

*交界之都亚修事件薄 渴望评论(x)

*无世界七日轮回的设定 ooc预警

*私设多 桐亚指三主角 男指十九岁已成年设定

*cp亚修x男指挥使 拒绝ky

*可能有逻辑问题 就请当看个笑话

*小案件试水 会出现其他七日角色









人际关系和人性,对于这些我一向是似懂非懂的。

虽然失去了所有一年前以前的全部记忆,却被中央厅人们保护的太好了。


我知道民众的恐惧,民众的不安,他们的自私和贪婪。

我知道该如何去妥善的去与人们交流和沟通。


我不知道人心可似恶魔。











指挥使从岛田警官手中接过像是本加厚高中数学书一样的未装订档案,那纸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光是瞟一眼都看的人眼睛难受。

“好厚……”


“这是那位死者的生平相关的所有记录在案的资料,看上去有用的没用的都整理出来了,你要知道侦探总是会在你感觉没用的地方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

岛田警官笑着看了看亚修,又用一副看儿媳越看越高兴的表情,看着指挥使翻看那未装订档案的动作。


“……这。”

指挥使被这档案第一页的信息就刷新了对这次事件的认知,岛田警官见状便简单的向亚修转述指挥使看到的内容。

“她的身世也是比较复杂的故事了,在十年前的时候父母离异,办了离婚手续,这对夫妻生了她们一对双胞胎姐妹,离婚后早比她出生一点的姐姐和父亲生活在一起,原本要带她离开的母亲却在要带她离开的那天不知所踪了,留下了她一个人。”

“在当年只有八岁的她,孤身找到了警察局求助,再没多久之后被一个不算富裕的人提出收养,那人没有案底,平日里做事也是极其善良,所以当时警方做了记录和备案之后就允许了收养手续。”

“估计那是段好日子吧,但收养她的人三年后死亡,将自己那点不大的房子和仅存的一点钱,为了以防万一的还专门用遗书,将那些留给了她。”


“这样啊。”

亚修从指挥使手中的档案中抽走了靠前的几页基本信息看了起来。


“现在她的生父在中央城区,不算特别有名但也是不错的有钱人家,生父和姐姐都健在。”

“地址。”

岛田警官还在继续说着,亚修倒是毫不留情的阻止他继续叨叨下去,单刀直入的问了想要却没有在自己手上寥寥几页的档案中翻到的信息。

等亚修翻完所有档案去找一条需要的信息,估计这一天的时间都该过去了。

“哦……给你拿短信发过去了,小亚修是要从这方面着手调查了么?”


“算是吧,还有,岛田警官,麻烦你继续加大火灾地区的搜查力度。”

“加大?……大叔知道了。”


那成堆的信息又被亚修从中随手抽了几张,折叠起来塞进了指挥使的衣兜里,然后拉着指挥使离开了警局。

“亚修,你为什么要让岛田警官加大那里的搜查力度?”


“刚刚跟着你这个笨蛋四处转悠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被大火肆虐过的尸体,带出现场那味道的大小都太过张扬,最简单的方式不就是将其藏在火灾区吗?火灾区因为建筑不过关的原因无法完全顺利的搜查,藏起来既能掩盖那具尸体能带给我的信息,也不用担心因为带出现场会被发现。”

“那火并非普通的意外,死者身上隐藏着很多问题。现在去毫无头绪的纠结于搜查尸体,不如拿着仅有的一点线索去了解情况,这火是人为,那么必定事出有因,现在就是从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开始,去了解情况。”


“我明白了……”


亚修拉着指挥使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死死的盯着写着他们目的地的地址,脚却再迈不出一步。

“……笨蛋指挥使,活动一下你的大脑,带路。”

“……我知道啦!”

亚修的路痴导致原本大多是是他带着指挥使的局面又变成了指挥使带着他走的局面,拿过地址的指挥使有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台移动的导航仪。

也同时好奇着为什么去中央厅找他,带他去案发现场,和带他去警察局的亚修竟然没有迷路。

而指挥使不知道的是亚修在去中央厅找他的时候,迷路了多久。

即使那座建筑就在眼前,但是怎样都走不过去的痛苦,亚修是永远都不可能告诉指挥使的。


“现在对死者家庭知道的情况还算足够,但只有了解接触过人之后才好下判决,其家姓楠木,现在居住于中央城区的是今年已四十六岁的楠木侧吴,十八岁的楠木钥,五十二岁的管家佐藤叶。”

“死者十八岁,曾用名楠木邤,星邤。星,一种与信仰有关的不多见姓氏,是随了她母亲的姓。在被收养之后自愿用了收养者石川非的姓。石川死于死者十一岁那年,逝世时四十三岁。”


“原本那个叫伊藤英一的消防员也很可疑,对判断尸体的方式倒很是了解,现在暂时判断下来的是他没有作案的必要,之前岛田警官也跟我发信息说已确定其与死者毫无干系。暂时可以先不去揣测他对作案可能。现在已经从他那里获得了简易的五层地图和五层的死者状况,其他楼层消防员的记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拿到。”


“亚修,到了。”

指挥使在一栋小别墅前停下了脚步,反复对照了门牌和自己手上地址的信息,确认无误之后点了点头。

“就是这里了。”

“哦,走吧,去调查。”

刚才向别墅里踏进一步的亚修就被指挥使一把拉回了原地。

“你给我等等!不要把这种事情说得这么直白啊!一般人谁会给自称侦探的可疑人士提供信息啊!”

“……我想我在新闻上还是很有名的,而你,作为中央厅的榆木指挥使,我保证你不认识所有人,但没有人会不认识你。”


亚修安慰性的拍了拍指挥使的背,拉着指挥使去敲了门。开门的人看上去像是资料中楠木家中五十二岁的管家,佐藤叶。

“您好,请问您两位是?”


“啊您好,我是中……”

指挥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亚修打断。亚修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不大的一个小本子,打开展示给了对方。

“我们是代表警方来通知一件事情,并做些必要的调查,麻烦您和其他人配合。”

有警方突然而来的的上门拜访,论谁都会有些不明所以。佐藤叶皱着眉头看着亚修出示的那本调查许可和警方的盖章,沉默了一会。

“……好的,请两位先进房间里来吧。”


“亚修,你那个本子上是什么?”显然指挥使对那小本子上的东西很感兴趣,以警方的身份来调查,也的确是比以中央厅的名义来调查更具有理由。中央厅虽说已经像是万事屋了,但也没有那种没事自己去找委托来做的情况。

“警方的协助调查许可证明。有些地方不是我说进就可以进去的地方,这东西可以帮助我更方便快速的调查。省得每次都需要警方来人领路,才允许我有最大限度的调查范围。”

“好方便!”

“警察证更方便。“


佐藤叶先是不紧不慢的为亚修和指挥使倒了两杯还热着的红茶,随后坐在了两人面前。

“两位想说些什么,问些什么,就和我说吧,我是这里的管家。今日家里的主人都不在。”

“怎么这么巧…”

指挥使自顾自的低语,而亚修碰了碰他的胳膊。

“你跟他说。”

亚修不擅长用他自己的嘴去告诉一个死者亲属,死者死亡的事实,那会给他的调查的行动引来巨大的麻烦,毕竟他的语气可不容乐观。

“好…”指挥使面对佐藤叶挤出了一个微笑,一字一句的开了口。“虽然不知道这个事情适不适合对您家提起,我想您应该知道昨日的火灾事件,我们在盘查的时候发现有一具尸体离奇消失,查出那具尸体是您家主人的孩子,名叫邤。请帮我们这样转达。”


“邤小姐吗?”

“您认识?!”


“我是看着两位小姐长大的,但我也已经十年未曾见过邤小姐了,想来应该是和小姐长的极为相像了。我记得十年前邤小姐应该已经被星女士接走了,怎么会死于那场火灾?”

“这件事与你们无关,而我要问的问题需要询问楠木先生和楠木小姐本人,我会找时间再来的。”

亚修起身,还拉起了还坐在那里的指挥使,转头就要离开,指挥使硬是拉着亚修向佐藤叶好好的做了告别。


一天奔波的指挥使终于踏上了回归中央厅休息的道路,一路上亚修都在沉默不言的思索,而指挥使回想着目前知道的消息,却越想越混乱,将亚修的做法和仅有线索不停的揣测,到最后竟什么都想不通了。

“亚修。”

“笨蛋指挥使又怎么了?”


“我有些晕了。”

“就知道你的榆木脑袋跟不上思路,我帮你理理。人为的大火害死六十多条人命,其中名为石川邤的十八岁女性尸体失踪,现在查出她的身世资料却有不少疑点。

第一,为什么她的母亲没有在十年前带她走。

第二,她的父母为什么离婚。

第三,她的父亲是不知道她没有被母亲接走么?为什么不将她接回家。

第四,当年能孤身找警察求助的孩子,为什么连直接去找父亲的行动都没有?还是说她去找过,然后又被抛弃了。

这是我想了解的问题,而且通过观察本人的行为神态,我也能因此推理出更多的东西,这一趟算是白走了。”


“…亚修,你目前关于这个事件的全部想法又是什么?”

“…笨蛋指挥使果然够麻烦…我只说这一次,用刻的方式全刻在榆木脑袋里的也好,要全部都记清楚了啊。”

“尸体的移动一定与当时参与了记录搜查的人有关,在这件事上有着最大嫌疑的便是第一发现者伊藤英一,虽无作案动机,但不排除受人之托移动尸体并隐瞒的可能。

接下来,虽然死者不管生前事,但东方古街的那个长发男人装作无意的其实给了指挥使你来自死者的提示。死去的邤为什么会说不对不起,会说她来晚了?岛田警官给的资料中没有关于她日常社交的信息,毕竟有那些的话警察也该累死了,你我有必要去附近打探一下她的人缘。

然后,就是刚刚说的,十年前的事情疑点过多,必须要搞清楚,说不定那是目前事件最大的突破口。

现在没有一个人能被列为嫌疑人的范围,这才是最麻烦的,那栋房子附近最近的监控录像中暂时也没有什么有效的信息。“


“…我的榆木脑袋好困,想回家睡觉。”

“现在不是正在回中央厅吗。”

亚修用羽毛轻轻的拍了拍指挥使的头,叹了口气。










我其实一直在状况之外。

就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


或许他只是需要我引路,做一个待在他旁边什么都不必做什么都不必想的看客。而我同样希望可以在他身边。


我倒不明因果,

我觉得他孤独。




【七日】城区纵火杀人事件(档案二)

*交界之都亚修事件薄 渴望评论(x)

*无世界七日轮回的设定 ooc预警

*私设多 桐亚指三主角 男指十九岁已成年设定

*cp亚修x男指挥使 拒绝ky

*可能有逻辑问题 就请当看个笑话

*小案件试水 会出现其他七日角色





侦探的工作某方面上讲是在绝境中找到有效的突破口,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我在他身旁看着他,他与警方交流,与已化为灰烬的死物交流,与我交流。


奇案悬案对于世界来说是什么?


一段曲折迂回的故事?一个束手无策的问题?

还是令人无奈却又悲痛,无法从心中磨灭的一份阴影?

除了亲眼见过了那背后真正因果的人之外,人们永远不会过多的注意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人性,本善?








亚修带着指挥使离开了那楼梯,而在二层也是废了一些心思才找到了在二楼集中搜查的警察们。

因为这建筑的不安全性,连搜查都变得困难起来,警察生怕一个大动作破坏了现场,也加强了亚修推理的难度。


“现在确认的死者有多少?”

原本轻手轻脚四处搜查的警察缓缓的转身,在亚修面前站直,摇了摇头。

“别提了,烧成这副模样,又和这些建筑垃圾,家具什么的倒在一起,搜救工作实在难以进行,但是目前…加上突然丢失的那具尸体,共六十三人确认死亡。”


“六十三人……”

一场火就轻易的带走了六十三个人的性命,这数字无疑让指挥使感到了不适。

救火的警察和人们,中央厅遣派的神器使,最终是阻止了那大火的蔓延,却一个人都没能从里面救出。

“是的,这栋楼的在物业那里登记的固定住户只有五十七人,不过据附近的人所说,这几天这边陆续新增过几个常住人士,物业那边还没有登记。”


亚修作为侦探,见过的生死自然也比指挥使多,指挥使虽说做着和神器使清理黑门的任务,可毕竟身边大多都是神器使和怪物,对人的生死可了解不多。

或许你让指挥使说什么怪物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弱点,他能对答如流。


“失踪的尸体,失踪前的位置在哪里?”

“在五楼,岛田警官已经在那里等着您了。”


问清了自己该去的地方,亚修便不再多言,拉着指挥使转身走向楼梯的方向。

“亚修,这究竟……?”

亚修到现在还没有对指挥使解释一点情况,除了大火和死亡人数之外,指挥使对这次的事情还一无所知。


“安静,听我说。”

亚修放低了声音。

“昨日的大火到现在都没有查明具体的火源在哪里,目击过的人们都说等注意到的时候整栋楼都在燃烧了,所以无法判断究竟火源从哪里而来,而楼层里的当事人已经全部死亡,无从着手调查。”

“如果只是单纯的火灾,岛田警官也不会委托我来了。”

“就在火势得到控制后,冲进去救人的消防员却发现已经没有活口,成功灭火后搜查现场,在清点死亡人数时,有一具尸体被发现,但是两分钟后再次进过那里的消防员却发现明明做过记录的地方,尸体却不见了。”


“……什么…………”


“现在外界已有传言,说什么说不定是黑门的力量影响尸体,让尸体成为像怪物一样能够行动的活物,其他尸体也会消失不见的这种愚蠢想法。”

“各种猜想数不胜数,常见的灵异事件都已经有了十几种说法。而且尸体失踪,这种事情对外应该是封闭的消息,却不知道是不是哪个愚蠢的警员或者消防员说了出去。”

“现在先跟我去看看现场,确认失踪的尸体究竟是什么人,这事情才能查下去。”


亚修小声给指挥使叙述情况的功夫,两人已经走到了五楼,亚修专心只顾着给指挥使叙述,若不是指挥使细心在心里数着楼层,说不定早被亚修带去了六层或者七层。


走进五层后等待着亚修的除了指挥使之前在桐原事件中见过的岛田警官,还有一位穿着常服的不明人士。

“岛田警官。”

“啊,亚修啊!……这不是指挥使先生?不会中央厅已经知道还听信了这里被黑门影响的传言了吧…?”

对于岛田警官的那不怎么好的表情,指挥使笑着摆了摆手。

“不是啦!我是作为亚修的助手来的。中央厅还不至于会信那种传言,派人帮忙也仅仅因为中央厅快改名万事屋了,连帮人找男朋友的活说不定都会接了……”


“虽说这个时候不应该开玩笑,不过我委托你们中央厅帮亚修找个伴呗?”

“噗!”


“那个,警官。”

站在岛田警官旁边的青年有些慌乱的使劲给岛田使眼色,愣了一会的岛田警官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到了亚修和指挥使相握着的手。

原本还笑着的指挥使被岛田警官突然的视线看的有些不适。在这种恶劣环境下被盯着,看导致浑身不自在的指挥使又下意识的握紧了亚修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谁知道指挥使这行为被岛田警官以为这是变相在宣示主权了。


“哦哦哦,是我没注意!放心吧,大叔可是会支持你们的!”

指挥使自然还没搞懂岛田警官这句话的意思,亚修倒是一看岛田警官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一边拉着指挥使,一边黑着脸靠近岛田警官和另一个人所站的位置。

“别废话了,案子要紧的吧?”


“是是是,这位就是当时第一个看到这里的那具尸体的消防员,做了记号和一分钟后发现尸体消失的也是他。”岛田警官稍微往后退了退,介绍了一直站在他旁边的青年。

而那青年对亚修和指挥使微微俯了俯身,来以此表示礼貌。“亚修先生,指挥使先生。”

“我是那天出队的消防队中的一员,名叫伊藤英一。”


“我问你几个问题,麻烦你逼迫你的大脑像挤海绵一样,能想起什么全部都告诉我。”

亚修对人对压迫性在此刻变的更甚,平日里只是毒舌,现在倒像是警察在审问一般。

“您问。”


“第一,尸体可否判断属于男性还是女生,当时你第一眼见到尸体事目测其身高,胖瘦和体重约为多少。”

“从身体结构上看,应该是几近成年的女性,大火会造成人体肌肉萎缩,但身高应该在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之间,体重已无法目测,体型应属于正常体型。”


“第二,你为什么能肯定的将尸体消失的时间缩短为两分钟左右。”

“做在做标记的时候有绘制这栋楼的简易空间,发现尸体的时间在做停留的时候一起记录了,不过再往前走却发现到头了,转身回去的时候尸体已经不见了,虽然能听见缓慢的行走声,但是因为在这里不敢用跑的,所以我也只能缓慢的前进,不过那走路的声音…有些机械化。”


“第三,除了你当时还有人在第五层进行搜查吗,其他楼层的搜查情况呢?”

“五楼只有我一人,其他层我不清楚,但每层应当都有一到两人搜查。”


“第四,那些传言的源头是你吗?”

“不是,我们消防员也是懂得什么事该讲什么事不该讲,引起民众恐慌是需要负责任的。”


“恐慌我倒是没看到,我只看到了无数的记者……”

听到这里指挥使没忍住插了句嘴,而亚修也不再对伊藤英一询问什么,只是低头看着残破的地面。而没多久之后亚修抬头向岛田警官道别,拉着指挥使离开了现场,也费了一番功夫才甩开穷追不舍的记者。

“亚…亚修,你…现在…知道什么…了吗?”

“我就知道以你的大脑什么都想不到,先好好喘口气吧。”


“目前的首要问题是那个尸体,既然可以确认是女性的几近成年的话,同时又在五楼,具体死者是什么人岛田警官一会就能排查出来,现在等他消息的同时,要去找那具失踪的尸体。”

“说起尸体这事……我倒是有个认识的人……”


亚修不认路,被指挥使一路拉到了中央古街,看到了各色各样的人们,才意识到自己被带到了东方古街。


“所以说,你觉得辛苦在万葬亭工作的我,会去那么远的地方就为了一句烧焦的尸体吗?队长,我收藏尸体也是有标准的啊?”钟函谷坐在椅子上满脸委屈的擦拭着自己的瓶子怪,还缓缓的摇着头。

“不过我能告诉队长你的是,那尸体的消失铁定与什么灵异事件无关,我用你身后跟着的那只女鬼的鬼魂担保!”


“钟老板你又吓我!!”

指挥使给自己倒茶的手一顿,差点就手滑将手里的茶壶掉到地上。要是这茶壶真掉了,怕是无论如何都赔不起了。

“怎么能说是吓你呢,她还在嘀咕着呢,好像是在说‘对不起’‘很抱歉’‘我来晚了’什么的?”


原本来到东方古街后就沉默不言的亚修突然开了口。“身高一米六五到一米七左右,偏向成年,体型正常?”

而钟函谷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亚修笑了起来。“嗯?怎么这位新人神器使也能看到么?”


“请快停口!我现在已经在浑身冒冷汗了!!…”

那差点被指挥使摔坏的茶壶终于被安全的放回了桌子上。“照钟老板你这么说的话,其实还有一个人好像能帮我们……”

“那就去转转吧。”


“不行不行,亚修你不是说时间的流逝会让你失去很多线索吗,来钟老板这里已经很费时间了。”

“这个案子急也没用,陪你放松放松省的你之后过度紧张拖后腿。”


“我是想能帮上忙最好的啊,所以说,死神或许能告诉我们些什么。”

“死神……?”

指挥使看了看自己的战斗终端,点了点头。

“嗯,屠怯怯说她现在在案发现场附近。”


等亚修和指挥使小心翼翼的回到那栋楼附近后,在不太明显的角落找到了抱着镰刀的屠怯怯,而亚修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世界的死神是这么一个胆小的小姑娘。

“这世界的死神称号还不如封给你,指挥使。”

“喂!”指挥使不满的瞪了一眼亚修,转过身去安抚着被亚修眼神吓怕了的屠怯怯。

“没事啦,那个大哥哥虽然看上去很凶,不过是真心想要调查这次火灾的事件的侦探,我联系你是想问问你能从死去的人们那里得到什么线索吗?”


屠怯怯愣了愣,随后挥舞着镰刀摇起了头来。

“我不可以说的,死者不管生前事,这是规定,所以她的话我也不可以转达给你们的,不过这一场大火……事有蹊跷,我只能说到这里了。”

“既然大哥哥是侦探的话,就一定能查出来的吧。”


“是,我当然能查出来,不过指挥使想来问问你,我便陪着榆木脑袋出来转一圈罢了。”

“……我不反驳了,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哦,那好啊,笨蛋指挥使。”

“喂!不要得寸进尺啊!”


“大哥哥好像很喜欢指挥使呢?”

屠怯怯笑着看亚修和指挥使像三岁孩子一样智商都斗嘴方式,而亚修装作没听见一样,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拉着指挥使向警局的方向径直走去。

“……笨蛋榆木,走了,岛田警官说他查清死者信息了。”

“哦!那屠怯怯,过几天忙完了来中央厅坐坐吧!”指挥使虽然被亚修拉着,但还是转着身子与屠怯怯告了别。


两人用最快的方式赶去了警局,从岛田警官那里得到了一份有些沉重的文件。











探案解谜的过程就像是将一块块零碎散落的拼图找到,再拼接。

那些拼图的碎片带给我的只有震撼和难以言喻的不适,在他身边,我第一次将人这种生物的劣根性看的如此透彻,


却也更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