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世界があたしを拒んでも
今愛の唄
歌わせてくれないかな?

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

【金少】那一束永生的血红蔷薇(续)

*前篇 http://helianlingtian.lofter.com/post/1e4d4a08_ef1ddc6b

*高金小料本的后半部分内容

*三十七岁阿一设定








金田一一用了将近半天的时间才消化了高远遥一当年只是重伤被带走秘密治疗的事实。

毕竟对于所有的普通民众来说,杀人魔死了绝对不是一个坏消息,不希望高远出事的可能就只有金田一一,和爱屋及乌的金田一一的同伴们。

高远遥一一向喜欢在欺骗他人中获取满足感。金田一一却没想到高远遥一有一天会把谎言这种事情再次搬到他的面前。毕竟在多年前两人开始合作后,高远遥一在平日里对他也只是玩玩文字游戏,其他时候都是完全的直言不讳。

不过在死亡这件事上,高远遥一欺骗金田一一也不是第一次了。

当然,高远遥一也因为这次的事情受到了不少的代价,例如两个金田一一使尽全力,对高远来说却不痛不痒的拳头,和一个差点打出去的报警电话。

喂?是明智先生吗?你们几年前宣布死亡的地狱傀儡师诈尸了!

高远遥一已经开始脑补自家平行线在电话接通后的要说些什么了。不过幸亏电话一接通,金田一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电话那头的明智健悟扔了两句话后,挂断了。

“金田一同学,你可别问我什么情况,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的。顺便他现在作为普通公民的身份,警视厅没有权力进行无证据抓捕,自求多福吧,我还有工作。还有,下下周一给我回来警视厅报道,就这样,挂了。”

“喂?!明智警视!”

高远遥一的思绪被金田一一这一声喊打断,抬手摸了摸金田一一的头,看向他身后的碑和黄色鲜花。

“黄玫瑰?美好的祝福还是说…逝去的爱?”

“是我对你这么聪明的人却死的那么愚蠢的道歉。”

无论是黄玫瑰还是黄蔷薇可都没有这么令人发笑的花语,这明摆着是金田一一带着闹别扭的心情挤兑高远遥一了。

“那么,我的大侦探,还需要我多说什么吗?我想你早已清楚。”

“不需要,总之就是平行线了。”

那永远不会相交,却不会终结,近在咫尺的平行线。

 

葉山海或许是看够了八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先离开了。金田一一不知道她跟了自己一路,而高远遥一也懒得去管一个成年的小姑娘究竟会不会走失。只是又愣愣的看着那碑和鲜花。

“金田一君,花带回去吧。”

“碑呢?不打算叫我推掉了么?”

“虽然说地狱傀儡师和名侦探之孙成为平行线之名,不过日后作为单纯的人,单纯的高远遥一和金田一一,就把碑留在那里也没什么,当为过去画一个句号。”

多年时间的磨砺让曾经天真活跃的少年,变得无精打采兴致缺缺。也或许是一切发生得还不够真实,比起高远遥一这么浪漫的开场,他更愿意相信一个一回来就搞事的高远遥一,那会让金田一一感到更真实。

虽然高远并没有以新的谜题作为消失多年后的见面礼是件好事,不过那却不够让金田一一感到安心。

不安心的结果就是金田一一在路上专心致志的发呆,不知道自己怎么上的车,自己怎么回的家。只是回过神来,就已经回到了自家门口。而高远在一旁等着他取钥匙开门。

“怎么了?还是说…金田一君,要不要考虑和我回蔷薇十字馆?”

“不回去,那里不仅远而且太大了不如这种小地方自在哦!地狱傀儡师先生。”

 

金田一一没想到高远一进门就给他住的地方来了一个改头换面,魔术师对空间的概念倒不是常人可比,房间大厅是变得更宽敞干净了,可看着地狱傀儡师跟保姆一样做家务的姿态,惹得金田一一捧腹大笑。

“高远哈哈哈!!没想到你哈哈哈哈哈!”

“那么是谁因为一点小事将房间堕落成这样呢?金田一君?这个谜题要不要赌上爷爷的名义探查一番呢?”

“不!我早已说过我不想再解谜了,还有为了保护别人而受伤失踪导致别人堕落的,又是哪一位呢?!”

金田一一倒是没有什么真火大的感觉。一合面前的人重逢,金田一一调侃对方的语气和话就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不受控制。

就像回到了以前的时候一样,就像他还是那个会喊着“就赌上爷爷的名义“的少年一样。不过有些事情终究再回不去。像,也终究只是像。

再之后,金田一一和高远遥一也吵闹够了,高远遥一随手拿了报纸坐在沙发上,而金田一一仍窝在自己那乱糟糟的高远还未涉足的小房间里,两人就以这样的一种姿态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是金田一一自从工作以后,第一次睡到自来醒,并且在醒后发现自己的房间已经被收拾得干净无比。

“高远这家伙怕不是有老妈子的属性……乱就乱啊,明明打算过两天再收拾的……等等?!迟了啊!!”

“金田一君,不要大清早就吵吵嚷嚷的。”

可能是墙的隔音效果不太好,又或者是金田一一这一通喊声音太大,连在他房间外享受着空调红茶电视机的高远遥一都能听到。

金田一一从自己旁边拿起本应该准时响起闹铃的手机,却没有在手机上找到自己设置了铃声的标记,三两下穿好衣服后便拿着手机走出了房间。

高远遥一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喝红茶,而一旁餐桌上准备好的,还冒着热气的,一看就是够金田一一吃的早饭分量。或许是因为几年前的相处时间太长,高远遥一就连金田一一什么时候能自来醒的时间都了如指掌了。

“高远你究竟做了什么啊,我今天还有工作的,现在过去一定又要被批评一顿了……我的闹钟和房间都是你这家伙搞得吧啊喂!”

”金田一君,你的工作明智警视长已经找人帮你请辞了,昨天电话里不也说下周一让你回警视厅报道么?“

“哎?!什么情况啊!”

金田一一感觉自己现如今可能还活在梦里,就差狠狠地掐自己一把了,而高远遥一则是不紧不慢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向了身旁站着的金田一一。

“阿一,你还能休息一会,过会儿有人要来看你。”

“高远,你突然叫得这么亲密,我感觉我可能需要缓缓。”金田一一看着高远遥一,摇了摇头,像是被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而高远遥一头也不会的看起了昨天的那份报纸。

“早餐在那里,边吃边缓。”

 

葉山海从早上起就没有金田一一,直到听闻有人代金田一一来辞职的消息后,快速的请了假向金田一一家的方向而去。

急忙赶到金田一一家门口的葉山海在敲门后,开门的却是葉山海与其昨日有了一面之缘的高远遥一,金田一一吃完早饭就又回去自己的房间里补觉了。

高远遥一笑着请葉山海进门入座,却没有去叫醒补觉的金田一一的打算。只是拿了个干净杯子,为葉山海倒了杯红茶。

“第二次见面,我叫高远遥治,或许您看我会有些眼熟,几年前被报死亡的杀人犯是我的孪生哥哥,他做事一直很让人看不透。”

高远遥一和金田一一都有去做个演员的天分,这是起来美雪和佐木龙二都认定的事实。

比如高远遥一现在正在葉山海面前,尽职尽责的表演一个因为哥哥逝去感到难过,却又不理解哥哥设计杀人作为的人畜无害孪生弟弟。

如果金田一一在这里,高远遥一说不定已经被金田一一暗暗的吐嘈起来了。

“您好!我叫葉山海,我突然冒昧地赶来就是听说有人替金田一主任去公司辞职了,一早上又都没有见到他,所以有些担心,就跑来看看了。”

“他还在休息,不介意的话就先座一会儿吧。”

葉山海喝着红茶,眼神却不自觉地看向高远遥一,表情看上去好像有很多想问的好奇娃娃一样。

高远遥一也没打算忽视这来自葉山海赤裸裸的目光,直言不讳的帮葉山海挑起了话头。

“有什么想问的,就趁着阿一没醒来,问吧。”

“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想您的声音可以再小一点,您因该也不想吵醒阿一,他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这么久了。”

葉山海眼里的期待十分明显,而高远遥一对像葉山海这样天真地笑脸也有些怀恋,突然间高远遥一有种将房间里还在休息的金田一一拉起来的想法,没有缘由。

“好的,金田一主任曾经真的是侦探还做过警察吗,虽说这样不太好,但我还是很好奇主任的曾经。”

高远遥一放下了手中的空了的红茶杯,思绪像是回到从前去又那么走了一遭一样,过了一小会才对着葉山海开了口。

“他啊,一直不是个侦探,也一直是个侦探。而警察,是他曾经也是未来的工作。”

“哎?”对于高远遥一这解读起来无比麻烦的话,葉山海显得十分迷茫。幸好高远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葉山海出哑谜而不说清。

“他被小道消息和警察称为侦探,可他解谜不过是为了救人。”

“救心有罪孽的人,救身有罪孽的人。其他的他都没想过吧,他只是从解谜中获得了使命感,所以就那么去做了,跟着自己的想法,自己认为的是非错对。”

“至于警察?他不过是大学都没好好上,整天依靠那天才的血脉给警视厅无用的警视厅所属们一些帮助而已。而之后或许还是这样的工作,想必他多年来对解谜的抵抗,会使得警视厅招进了一个吃白食的大型生物。。”

提起警视厅,高远的语气就不像之前那么温和,更像是有着什么仇怨一样,不过依旧是笑着的。

“怎么说呢,他算是侦探,也算是警察。到头来他也只是个人,也请小姐日后请不要将他的过往看得过重,又或是拿出来说事,这是我给您讲故事的代价。”

葉山海被高远遥一的话说得一愣一愣的,不自觉地就点头答应了高远遥一所说的要求,葉山海下一个问题还没有问出口,就被敲门的声音打断了接下来的话。

“抱歉失陪,我先去开门。”

“好的。”

高远遥一起身去开了门,进门的是一个举着摄像机带着眼镜的男子,而来者通过摄像机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啊~这里就是前辈现在住的地方啊,真是意想不到的干净。高远先生一定是帮懒惰的前辈整理过了吧,不过那样前辈会不会又找不见他的游戏机呢?”

“好久不见,佐木同学。”

佐木龙二也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以前的相机,甚至还能从里面没用完的胶卷看到曾经金田一一身边发生的事情。佐木龙二好像自从不再跟在金田一一身后录像之后,就再没有动过这个摄像机,而是好好的保存了起来,以至于现在竟然还能够使用。

“高远先生这次真的是给前辈好大一个惊吓啊,前辈嘴上不说肯定心里还在闹别扭的吧?哎……这位小姐是……金田一前辈认识的人吗?”

佐木终于用那画质已经不太清晰的摄像机发现了房间里的葉山海,高远遥一刚刚恢复正常出行没几天。还活着的消息,除了高远失踪那几年帮助高远的人,也就他们昨晚被高远遥一群发一通了消息后又各自互通了消息的三四个人知道,外加上高远遥一的友人少之又少, 佐木龙二就直接往金田一一熟人的方面去想了。,当然他想的也没有什么错就是了。

“嗯嗯,我是金田一主任的同事,名叫葉山海。”

“果然金田一前辈在哪里都是超厉害啊!我曾经是金田一前辈的探案助理佐木龙二!虽然日后能不能继续给前辈帮上忙就不知道了。”

佐木龙二最后一句话的声音被收的很小,不过在场的人倒是都听见了。

“曾经?”

“前辈有些抵触破案,其实也不完全只是高远先生的原因,所以即使现在高远先生回来了,前辈心理的坎能不能过去还是很难说。总之无论什么结果,我们大家都会像曾经一样默默地在身后支撑前辈的。”

高远遥一不清楚那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直觉却告诉他,被当年的事情改变了未来的,改变了心态的不止金田一一一人,金田一一身边的人,大约或多或少都被他影响到了。

毕竟那家伙更像是大家的光。

 

“阿一!!!”七瀨美雪的声音几乎使得门的存在成了空物,不过倒是影响不到金田一一的睡眠,高远遥一笑看着佐木一边埋怨七瀨美雪的声音太大,一边带着摄像机前去开门。

“阿一那个笨蛋果然还在睡觉吧!高远先生您实在是太惯着他啦!”

“美雪姐姐说的没错,高远哥哥可不能放任笨蛋哥哥睡过头啊!”

七瀨美雪是和金田一二三一起来的,费尽心思请下了假期的七瀨美雪几乎是一和金田一二三在机场碰面后,就向金田一一住的地方飞奔而来,却还是慢了佐木一拍。

“哎呀!二三昨天深夜不还说,一定要做第一个到的,然后狠狠的数落前辈一番嘛?”

“我去接刚刚下飞机的美雪姐姐去了,速度已经非常快了!”

金田一二三孩子气的跟佐木拌嘴,七瀨美雪则是径直走向金田一一的房间。

“美雪姐姐这次,绝对会给笨蛋哥哥一个大的惊吓!啊,您是葉山海嘛?我是笨蛋阿一的表妹,金田一二三,笨蛋阿一之前跟我提起过您!”

”原来主任有表妹啊!”

金田一二三热衷于对葉山海讲述金田一一曾经的黑历史,佐木龙二在一旁偶尔为金田一一抱两句不平,高远遥一则安静的坐在中间为自己添了一杯红茶。

直到金田一一被美雪从房间房间里拉出来,才打破了大厅的和谐状况。

“真是来自美雪的,熟悉的疼痛感!”

“啊……佐木……二三……还有山海?!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很明显么,金田一同学?”

金田一二三进来时没有锁上的大门,被白发的男子顺手推开。明智健悟一向喜欢跟金田一口头上做对,这一见又是这样。而跟在其身后的,还有两人。

“明智先生?……剑持大叔?还有吉赛尔小姐?!”

“哟!小一!”

“金田一先生,哥哥。“

 

在那年出事之后,人是头一次聚的这么齐全。

金田一一看着挤在自家大厅的众人,从手边顺手抄起一包纸巾就扔向了高远遥一。

“你说的客人还真多啊!高远!”

“我也没想到。”这样说着的高远,慢慢的品起了自己杯中的红茶。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