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世界があたしを拒んでも
今愛の唄
歌わせてくれないかな?

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

【七日】城区纵火杀人事件(档案二)

*交界之都亚修事件薄 渴望评论(x)

*无世界七日轮回的设定 ooc预警

*私设多 桐亚指三主角 男指十九岁已成年设定

*cp亚修x男指挥使 拒绝ky

*可能有逻辑问题 就请当看个笑话

*小案件试水 会出现其他七日角色





侦探的工作某方面上讲是在绝境中找到有效的突破口,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我在他身旁看着他,他与警方交流,与已化为灰烬的死物交流,与我交流。


奇案悬案对于世界来说是什么?


一段曲折迂回的故事?一个束手无策的问题?

还是令人无奈却又悲痛,无法从心中磨灭的一份阴影?

除了亲眼见过了那背后真正因果的人之外,人们永远不会过多的注意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人性,本善?








亚修带着指挥使离开了那楼梯,而在二层也是废了一些心思才找到了在二楼集中搜查的警察们。

因为这建筑的不安全性,连搜查都变得困难起来,警察生怕一个大动作破坏了现场,也加强了亚修推理的难度。


“现在确认的死者有多少?”

原本轻手轻脚四处搜查的警察缓缓的转身,在亚修面前站直,摇了摇头。

“别提了,烧成这副模样,又和这些建筑垃圾,家具什么的倒在一起,搜救工作实在难以进行,但是目前…加上突然丢失的那具尸体,共六十三人确认死亡。”


“六十三人……”

一场火就轻易的带走了六十三个人的性命,这数字无疑让指挥使感到了不适。

救火的警察和人们,中央厅遣派的神器使,最终是阻止了那大火的蔓延,却一个人都没能从里面救出。

“是的,这栋楼的在物业那里登记的固定住户只有五十七人,不过据附近的人所说,这几天这边陆续新增过几个常住人士,物业那边还没有登记。”


亚修作为侦探,见过的生死自然也比指挥使多,指挥使虽说做着和神器使清理黑门的任务,可毕竟身边大多都是神器使和怪物,对人的生死可了解不多。

或许你让指挥使说什么怪物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弱点,他能对答如流。


“失踪的尸体,失踪前的位置在哪里?”

“在五楼,岛田警官已经在那里等着您了。”


问清了自己该去的地方,亚修便不再多言,拉着指挥使转身走向楼梯的方向。

“亚修,这究竟……?”

亚修到现在还没有对指挥使解释一点情况,除了大火和死亡人数之外,指挥使对这次的事情还一无所知。


“安静,听我说。”

亚修放低了声音。

“昨日的大火到现在都没有查明具体的火源在哪里,目击过的人们都说等注意到的时候整栋楼都在燃烧了,所以无法判断究竟火源从哪里而来,而楼层里的当事人已经全部死亡,无从着手调查。”

“如果只是单纯的火灾,岛田警官也不会委托我来了。”

“就在火势得到控制后,冲进去救人的消防员却发现已经没有活口,成功灭火后搜查现场,在清点死亡人数时,有一具尸体被发现,但是两分钟后再次进过那里的消防员却发现明明做过记录的地方,尸体却不见了。”


“……什么…………”


“现在外界已有传言,说什么说不定是黑门的力量影响尸体,让尸体成为像怪物一样能够行动的活物,其他尸体也会消失不见的这种愚蠢想法。”

“各种猜想数不胜数,常见的灵异事件都已经有了十几种说法。而且尸体失踪,这种事情对外应该是封闭的消息,却不知道是不是哪个愚蠢的警员或者消防员说了出去。”

“现在先跟我去看看现场,确认失踪的尸体究竟是什么人,这事情才能查下去。”


亚修小声给指挥使叙述情况的功夫,两人已经走到了五楼,亚修专心只顾着给指挥使叙述,若不是指挥使细心在心里数着楼层,说不定早被亚修带去了六层或者七层。


走进五层后等待着亚修的除了指挥使之前在桐原事件中见过的岛田警官,还有一位穿着常服的不明人士。

“岛田警官。”

“啊,亚修啊!……这不是指挥使先生?不会中央厅已经知道还听信了这里被黑门影响的传言了吧…?”

对于岛田警官的那不怎么好的表情,指挥使笑着摆了摆手。

“不是啦!我是作为亚修的助手来的。中央厅还不至于会信那种传言,派人帮忙也仅仅因为中央厅快改名万事屋了,连帮人找男朋友的活说不定都会接了……”


“虽说这个时候不应该开玩笑,不过我委托你们中央厅帮亚修找个伴呗?”

“噗!”


“那个,警官。”

站在岛田警官旁边的青年有些慌乱的使劲给岛田使眼色,愣了一会的岛田警官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到了亚修和指挥使相握着的手。

原本还笑着的指挥使被岛田警官突然的视线看的有些不适。在这种恶劣环境下被盯着,看导致浑身不自在的指挥使又下意识的握紧了亚修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谁知道指挥使这行为被岛田警官以为这是变相在宣示主权了。


“哦哦哦,是我没注意!放心吧,大叔可是会支持你们的!”

指挥使自然还没搞懂岛田警官这句话的意思,亚修倒是一看岛田警官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一边拉着指挥使,一边黑着脸靠近岛田警官和另一个人所站的位置。

“别废话了,案子要紧的吧?”


“是是是,这位就是当时第一个看到这里的那具尸体的消防员,做了记号和一分钟后发现尸体消失的也是他。”岛田警官稍微往后退了退,介绍了一直站在他旁边的青年。

而那青年对亚修和指挥使微微俯了俯身,来以此表示礼貌。“亚修先生,指挥使先生。”

“我是那天出队的消防队中的一员,名叫伊藤英一。”


“我问你几个问题,麻烦你逼迫你的大脑像挤海绵一样,能想起什么全部都告诉我。”

亚修对人对压迫性在此刻变的更甚,平日里只是毒舌,现在倒像是警察在审问一般。

“您问。”


“第一,尸体可否判断属于男性还是女生,当时你第一眼见到尸体事目测其身高,胖瘦和体重约为多少。”

“从身体结构上看,应该是几近成年的女性,大火会造成人体肌肉萎缩,但身高应该在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之间,体重已无法目测,体型应属于正常体型。”


“第二,你为什么能肯定的将尸体消失的时间缩短为两分钟左右。”

“做在做标记的时候有绘制这栋楼的简易空间,发现尸体的时间在做停留的时候一起记录了,不过再往前走却发现到头了,转身回去的时候尸体已经不见了,虽然能听见缓慢的行走声,但是因为在这里不敢用跑的,所以我也只能缓慢的前进,不过那走路的声音…有些机械化。”


“第三,除了你当时还有人在第五层进行搜查吗,其他楼层的搜查情况呢?”

“五楼只有我一人,其他层我不清楚,但每层应当都有一到两人搜查。”


“第四,那些传言的源头是你吗?”

“不是,我们消防员也是懂得什么事该讲什么事不该讲,引起民众恐慌是需要负责任的。”


“恐慌我倒是没看到,我只看到了无数的记者……”

听到这里指挥使没忍住插了句嘴,而亚修也不再对伊藤英一询问什么,只是低头看着残破的地面。而没多久之后亚修抬头向岛田警官道别,拉着指挥使离开了现场,也费了一番功夫才甩开穷追不舍的记者。

“亚…亚修,你…现在…知道什么…了吗?”

“我就知道以你的大脑什么都想不到,先好好喘口气吧。”


“目前的首要问题是那个尸体,既然可以确认是女性的几近成年的话,同时又在五楼,具体死者是什么人岛田警官一会就能排查出来,现在等他消息的同时,要去找那具失踪的尸体。”

“说起尸体这事……我倒是有个认识的人……”


亚修不认路,被指挥使一路拉到了中央古街,看到了各色各样的人们,才意识到自己被带到了东方古街。


“所以说,你觉得辛苦在万葬亭工作的我,会去那么远的地方就为了一句烧焦的尸体吗?队长,我收藏尸体也是有标准的啊?”钟函谷坐在椅子上满脸委屈的擦拭着自己的瓶子怪,还缓缓的摇着头。

“不过我能告诉队长你的是,那尸体的消失铁定与什么灵异事件无关,我用你身后跟着的那只女鬼的鬼魂担保!”


“钟老板你又吓我!!”

指挥使给自己倒茶的手一顿,差点就手滑将手里的茶壶掉到地上。要是这茶壶真掉了,怕是无论如何都赔不起了。

“怎么能说是吓你呢,她还在嘀咕着呢,好像是在说‘对不起’‘很抱歉’‘我来晚了’什么的?”


原本来到东方古街后就沉默不言的亚修突然开了口。“身高一米六五到一米七左右,偏向成年,体型正常?”

而钟函谷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亚修笑了起来。“嗯?怎么这位新人神器使也能看到么?”


“请快停口!我现在已经在浑身冒冷汗了!!…”

那差点被指挥使摔坏的茶壶终于被安全的放回了桌子上。“照钟老板你这么说的话,其实还有一个人好像能帮我们……”

“那就去转转吧。”


“不行不行,亚修你不是说时间的流逝会让你失去很多线索吗,来钟老板这里已经很费时间了。”

“这个案子急也没用,陪你放松放松省的你之后过度紧张拖后腿。”


“我是想能帮上忙最好的啊,所以说,死神或许能告诉我们些什么。”

“死神……?”

指挥使看了看自己的战斗终端,点了点头。

“嗯,屠怯怯说她现在在案发现场附近。”


等亚修和指挥使小心翼翼的回到那栋楼附近后,在不太明显的角落找到了抱着镰刀的屠怯怯,而亚修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世界的死神是这么一个胆小的小姑娘。

“这世界的死神称号还不如封给你,指挥使。”

“喂!”指挥使不满的瞪了一眼亚修,转过身去安抚着被亚修眼神吓怕了的屠怯怯。

“没事啦,那个大哥哥虽然看上去很凶,不过是真心想要调查这次火灾的事件的侦探,我联系你是想问问你能从死去的人们那里得到什么线索吗?”


屠怯怯愣了愣,随后挥舞着镰刀摇起了头来。

“我不可以说的,死者不管生前事,这是规定,所以她的话我也不可以转达给你们的,不过这一场大火……事有蹊跷,我只能说到这里了。”

“既然大哥哥是侦探的话,就一定能查出来的吧。”


“是,我当然能查出来,不过指挥使想来问问你,我便陪着榆木脑袋出来转一圈罢了。”

“……我不反驳了,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哦,那好啊,笨蛋指挥使。”

“喂!不要得寸进尺啊!”


“大哥哥好像很喜欢指挥使呢?”

屠怯怯笑着看亚修和指挥使像三岁孩子一样智商都斗嘴方式,而亚修装作没听见一样,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拉着指挥使向警局的方向径直走去。

“……笨蛋榆木,走了,岛田警官说他查清死者信息了。”

“哦!那屠怯怯,过几天忙完了来中央厅坐坐吧!”指挥使虽然被亚修拉着,但还是转着身子与屠怯怯告了别。


两人用最快的方式赶去了警局,从岛田警官那里得到了一份有些沉重的文件。











探案解谜的过程就像是将一块块零碎散落的拼图找到,再拼接。

那些拼图的碎片带给我的只有震撼和难以言喻的不适,在他身边,我第一次将人这种生物的劣根性看的如此透彻,


却也更迷茫了。






























评论(2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