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世界があたしを拒んでも
今愛の唄
歌わせてくれないかな?

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

【七日】城区纵火杀人事件(档案三)

*交界之都亚修事件薄 渴望评论(x)

*无世界七日轮回的设定 ooc预警

*私设多 桐亚指三主角 男指十九岁已成年设定

*cp亚修x男指挥使 拒绝ky

*可能有逻辑问题 就请当看个笑话

*小案件试水 会出现其他七日角色









人际关系和人性,对于这些我一向是似懂非懂的。

虽然失去了所有一年前以前的全部记忆,却被中央厅人们保护的太好了。


我知道民众的恐惧,民众的不安,他们的自私和贪婪。

我知道该如何去妥善的去与人们交流和沟通。


我不知道人心可似恶魔。











指挥使从岛田警官手中接过像是本加厚高中数学书一样的未装订档案,那纸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光是瞟一眼都看的人眼睛难受。

“好厚……”


“这是那位死者的生平相关的所有记录在案的资料,看上去有用的没用的都整理出来了,你要知道侦探总是会在你感觉没用的地方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

岛田警官笑着看了看亚修,又用一副看儿媳越看越高兴的表情,看着指挥使翻看那未装订档案的动作。


“……这。”

指挥使被这档案第一页的信息就刷新了对这次事件的认知,岛田警官见状便简单的向亚修转述指挥使看到的内容。

“她的身世也是比较复杂的故事了,在十年前的时候父母离异,办了离婚手续,这对夫妻生了她们一对双胞胎姐妹,离婚后早比她出生一点的姐姐和父亲生活在一起,原本要带她离开的母亲却在要带她离开的那天不知所踪了,留下了她一个人。”

“在当年只有八岁的她,孤身找到了警察局求助,再没多久之后被一个不算富裕的人提出收养,那人没有案底,平日里做事也是极其善良,所以当时警方做了记录和备案之后就允许了收养手续。”

“估计那是段好日子吧,但收养她的人三年后死亡,将自己那点不大的房子和仅存的一点钱,为了以防万一的还专门用遗书,将那些留给了她。”


“这样啊。”

亚修从指挥使手中的档案中抽走了靠前的几页基本信息看了起来。


“现在她的生父在中央城区,不算特别有名但也是不错的有钱人家,生父和姐姐都健在。”

“地址。”

岛田警官还在继续说着,亚修倒是毫不留情的阻止他继续叨叨下去,单刀直入的问了想要却没有在自己手上寥寥几页的档案中翻到的信息。

等亚修翻完所有档案去找一条需要的信息,估计这一天的时间都该过去了。

“哦……给你拿短信发过去了,小亚修是要从这方面着手调查了么?”


“算是吧,还有,岛田警官,麻烦你继续加大火灾地区的搜查力度。”

“加大?……大叔知道了。”


那成堆的信息又被亚修从中随手抽了几张,折叠起来塞进了指挥使的衣兜里,然后拉着指挥使离开了警局。

“亚修,你为什么要让岛田警官加大那里的搜查力度?”


“刚刚跟着你这个笨蛋四处转悠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被大火肆虐过的尸体,带出现场那味道的大小都太过张扬,最简单的方式不就是将其藏在火灾区吗?火灾区因为建筑不过关的原因无法完全顺利的搜查,藏起来既能掩盖那具尸体能带给我的信息,也不用担心因为带出现场会被发现。”

“那火并非普通的意外,死者身上隐藏着很多问题。现在去毫无头绪的纠结于搜查尸体,不如拿着仅有的一点线索去了解情况,这火是人为,那么必定事出有因,现在就是从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开始,去了解情况。”


“我明白了……”


亚修拉着指挥使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死死的盯着写着他们目的地的地址,脚却再迈不出一步。

“……笨蛋指挥使,活动一下你的大脑,带路。”

“……我知道啦!”

亚修的路痴导致原本大多是是他带着指挥使的局面又变成了指挥使带着他走的局面,拿过地址的指挥使有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台移动的导航仪。

也同时好奇着为什么去中央厅找他,带他去案发现场,和带他去警察局的亚修竟然没有迷路。

而指挥使不知道的是亚修在去中央厅找他的时候,迷路了多久。

即使那座建筑就在眼前,但是怎样都走不过去的痛苦,亚修是永远都不可能告诉指挥使的。


“现在对死者家庭知道的情况还算足够,但只有了解接触过人之后才好下判决,其家姓楠木,现在居住于中央城区的是今年已四十六岁的楠木侧吴,十八岁的楠木钥,五十二岁的管家佐藤叶。”

“死者十八岁,曾用名楠木邤,星邤。星,一种与信仰有关的不多见姓氏,是随了她母亲的姓。在被收养之后自愿用了收养者石川非的姓。石川死于死者十一岁那年,逝世时四十三岁。”


“原本那个叫伊藤英一的消防员也很可疑,对判断尸体的方式倒很是了解,现在暂时判断下来的是他没有作案的必要,之前岛田警官也跟我发信息说已确定其与死者毫无干系。暂时可以先不去揣测他对作案可能。现在已经从他那里获得了简易的五层地图和五层的死者状况,其他楼层消防员的记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拿到。”


“亚修,到了。”

指挥使在一栋小别墅前停下了脚步,反复对照了门牌和自己手上地址的信息,确认无误之后点了点头。

“就是这里了。”

“哦,走吧,去调查。”

刚才向别墅里踏进一步的亚修就被指挥使一把拉回了原地。

“你给我等等!不要把这种事情说得这么直白啊!一般人谁会给自称侦探的可疑人士提供信息啊!”

“……我想我在新闻上还是很有名的,而你,作为中央厅的榆木指挥使,我保证你不认识所有人,但没有人会不认识你。”


亚修安慰性的拍了拍指挥使的背,拉着指挥使去敲了门。开门的人看上去像是资料中楠木家中五十二岁的管家,佐藤叶。

“您好,请问您两位是?”


“啊您好,我是中……”

指挥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亚修打断。亚修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不大的一个小本子,打开展示给了对方。

“我们是代表警方来通知一件事情,并做些必要的调查,麻烦您和其他人配合。”

有警方突然而来的的上门拜访,论谁都会有些不明所以。佐藤叶皱着眉头看着亚修出示的那本调查许可和警方的盖章,沉默了一会。

“……好的,请两位先进房间里来吧。”


“亚修,你那个本子上是什么?”显然指挥使对那小本子上的东西很感兴趣,以警方的身份来调查,也的确是比以中央厅的名义来调查更具有理由。中央厅虽说已经像是万事屋了,但也没有那种没事自己去找委托来做的情况。

“警方的协助调查许可证明。有些地方不是我说进就可以进去的地方,这东西可以帮助我更方便快速的调查。省得每次都需要警方来人领路,才允许我有最大限度的调查范围。”

“好方便!”

“警察证更方便。“


佐藤叶先是不紧不慢的为亚修和指挥使倒了两杯还热着的红茶,随后坐在了两人面前。

“两位想说些什么,问些什么,就和我说吧,我是这里的管家。今日家里的主人都不在。”

“怎么这么巧…”

指挥使自顾自的低语,而亚修碰了碰他的胳膊。

“你跟他说。”

亚修不擅长用他自己的嘴去告诉一个死者亲属,死者死亡的事实,那会给他的调查的行动引来巨大的麻烦,毕竟他的语气可不容乐观。

“好…”指挥使面对佐藤叶挤出了一个微笑,一字一句的开了口。“虽然不知道这个事情适不适合对您家提起,我想您应该知道昨日的火灾事件,我们在盘查的时候发现有一具尸体离奇消失,查出那具尸体是您家主人的孩子,名叫邤。请帮我们这样转达。”


“邤小姐吗?”

“您认识?!”


“我是看着两位小姐长大的,但我也已经十年未曾见过邤小姐了,想来应该是和小姐长的极为相像了。我记得十年前邤小姐应该已经被星女士接走了,怎么会死于那场火灾?”

“这件事与你们无关,而我要问的问题需要询问楠木先生和楠木小姐本人,我会找时间再来的。”

亚修起身,还拉起了还坐在那里的指挥使,转头就要离开,指挥使硬是拉着亚修向佐藤叶好好的做了告别。


一天奔波的指挥使终于踏上了回归中央厅休息的道路,一路上亚修都在沉默不言的思索,而指挥使回想着目前知道的消息,却越想越混乱,将亚修的做法和仅有线索不停的揣测,到最后竟什么都想不通了。

“亚修。”

“笨蛋指挥使又怎么了?”


“我有些晕了。”

“就知道你的榆木脑袋跟不上思路,我帮你理理。人为的大火害死六十多条人命,其中名为石川邤的十八岁女性尸体失踪,现在查出她的身世资料却有不少疑点。

第一,为什么她的母亲没有在十年前带她走。

第二,她的父母为什么离婚。

第三,她的父亲是不知道她没有被母亲接走么?为什么不将她接回家。

第四,当年能孤身找警察求助的孩子,为什么连直接去找父亲的行动都没有?还是说她去找过,然后又被抛弃了。

这是我想了解的问题,而且通过观察本人的行为神态,我也能因此推理出更多的东西,这一趟算是白走了。”


“…亚修,你目前关于这个事件的全部想法又是什么?”

“…笨蛋指挥使果然够麻烦…我只说这一次,用刻的方式全刻在榆木脑袋里的也好,要全部都记清楚了啊。”

“尸体的移动一定与当时参与了记录搜查的人有关,在这件事上有着最大嫌疑的便是第一发现者伊藤英一,虽无作案动机,但不排除受人之托移动尸体并隐瞒的可能。

接下来,虽然死者不管生前事,但东方古街的那个长发男人装作无意的其实给了指挥使你来自死者的提示。死去的邤为什么会说不对不起,会说她来晚了?岛田警官给的资料中没有关于她日常社交的信息,毕竟有那些的话警察也该累死了,你我有必要去附近打探一下她的人缘。

然后,就是刚刚说的,十年前的事情疑点过多,必须要搞清楚,说不定那是目前事件最大的突破口。

现在没有一个人能被列为嫌疑人的范围,这才是最麻烦的,那栋房子附近最近的监控录像中暂时也没有什么有效的信息。“


“…我的榆木脑袋好困,想回家睡觉。”

“现在不是正在回中央厅吗。”

亚修用羽毛轻轻的拍了拍指挥使的头,叹了口气。










我其实一直在状况之外。

就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


或许他只是需要我引路,做一个待在他旁边什么都不必做什么都不必想的看客。而我同样希望可以在他身边。


我倒不明因果,

我觉得他孤独。




评论(17)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