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世界があたしを拒んでも
今愛の唄
歌わせてくれないかな?

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

【银魂】一发甜饼

*@阿行 的点文
*土银小甜饼

“银桑?神乐?土方先生?”
一大早,双手提着大袋小袋满满的生活用品的新八就站在了万事屋的门前,试探性的喊了喊此时应该在屋内洗漱的三人。没有得到回应之后之后放下了手中的袋子,开门进了万事屋,然后再将自己拿大袋小袋的东西提了进去。
“我进门了哦!”

从卧室到厨房再到厕所,翻遍了房间都没有找到土方和银时的新八,只好冒着风险一把拉开了神乐所在的壁橱,成功的得到了来自还睡的迷迷糊糊的神乐的一击。
“阿八你吵什么阿鲁?”

“小神乐!阿银和土方先生不见了啊!”

“啊?你说那两个笨蛋老夫夫啊,大早上就出去约会了阿鲁,并且留给我们今天出去玩和吃饭的钱,小银说今天不工作阿鲁。”
差不多从睡眠中清醒过来的神乐跳出了壁橱,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向着洗漱的厨房走去,留下新八一人愣在原地。
“万事屋基本上就没有工作好嘛!”

“那桌上的两个人都不太正常……”
土方和银时此刻在甜品店就坐,而他们桌上的东西已经引起了其他桌上客人的强烈好奇心。
“那究竟是什么吃法和情况啊……”

虽说甜品店老板在这十几年以来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他十分坚信,这对同居了十年的老夫夫永远都是这个甜品店里的焦点。
一位不停的往甜品上加蛋黄酱,另一位则是飞速的扫荡着眼前的芭菲。

“你们是新来的吧?习惯就好啦,这两个人十年了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这附近的人都知道的。一个蛋黄酱爱好者和一个甜食爱好者。”
老板笑着对抱有好奇心的客人解释。看向窗边桌前还在吃的两人,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忘记说了,那是一对相伴十年多的伴侣,虽然从对食物的口味爱好上来讲完全不同。”

“土方君啊!阿银我说你别在加狗粮了真的很影响食欲的!”
好像是为了证明甜品店老板的言论一样,银时吃完自己的最后一口芭菲之后死死的盯着土方继续往甜品上加蛋黄酱的手。
“你这个糖分控吃完了那么多芭菲真的好意思说影响食欲吗!”

十年。
那两位客人好像很惊奇于这个数字。
毕竟从餐桌上来看两人并不和睦,不过谁又能确认那究竟是真的不和睦还只是两人之间习惯性的调侃呢。

感到好奇的两个客人悄悄的跟着离开甜品店的老夫夫,跟着在他们身后去了不少地方。
他们漫无目的的在歌舞伎町的街上晃悠,好像只是为了消磨时间,闲散自由。

他们很熟悉这条街,甚至可以跟每人叫声名字个打声招呼。在四处晃悠的途中拌嘴吵架,拉上一个路人就开始让路人评判他们两个究竟谁说的是对的。
跟踪了他们一会的客人发现,即便他们看上去如此不和,可他们的手好像一直牵在一起。

如若不是在拉人评判的时候两人的手松开过一次,那跟踪他们的两个客人差点以为他们的手上涂了胶水。
客人很好奇一直牵着对方的手,走路拌嘴,行动在街上,不会觉得别扭吗?

或许那是习惯。
你说万一,一松手人丢了怎么办?你看他们一路上都在吵。
另一个人是这样想的。

那真的能算是吵吗?完全就是两个幼稚的小孩子在互怼而已吧。
真的幼稚,听他们从食物说到衣服,甚至说道前天新八的胖次和神乐的醋昆布。
而在说到什么阿妙的鸡蛋烧时,被不知道哪里飞出来的一个不明包裹,一击直接击中了两人。

“我的鸡蛋烧怎么了?”
看来这个就是那位阿妙。

老夫夫很害怕的样子对阿妙道歉,然后拉着对方的手,直接飞奔出了两个跟踪他们的客人的视线。

关系真好啊,他们两个。
关系好吗?他们不是一直在互怼?

所以才说关系好啊。
你找个人跟你每天互怼怼个十多年试试咯?

“啊?你们说的是万事屋旦那和真选组的小哥吧,老爹我认识他们也很久了啊……”
两个客人无意中晃悠到了牢骚屋,对着老爹说这今天遭遇的一切。意料之内的,老爹也认识那对十年的老夫夫。
毕竟甜品店的老板说这附近的人都认识他们。

“那两个人真的是很有趣的啊,老爹我很看好他们的。”

“他们一直在一起,没有分开过吗?”

“啊?那两个人老爹我还真没见他们分开过来着,虽然每天看上去都不怎么和睦。不过那是沟通感情的方式啦,他们感情很好的。”
“老夫夫?恋人情侣?老爹我觉得啊……他们那叫一家人哟,家人会包容你的一切,家人会闹别扭会吵架会意见不合,但是除了死亡,没有什么会使一家人分别。”

“哟!老爹!给阿银和这个狗粮控按老样子来一份!” 

突如起来的声音吓了两个客人一跳,看看来人发现是今天跟踪了的两个人。

“哦哦!旦那啊,刚刚才和这两位客人提到你们来着。”
土方拿着杯子的手一个不稳,而银时只是笑着接过了自己的牛奶酒。
“老爹你这乱说话的毛病什么时候改改啊?阿银就知道你又乱跟客人讲故事,这里可是牢骚屋哦!”


评论(2)

热度(100)

  1. 脳洞モンスター脳洞モンスタ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定食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