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僕らは
あの欠けた月の半分を探して

孤独を 分け合う 事ができたなら

もう一度 誓うよ

【七日】The intersection(一)

接下来就到我的疯狂咕咕咕时间了(;´Д`A

暝秋居山:

@脳洞モンスター 联文的由我瞎开头的刑侦类现代AU。
我知道我写的挺烂的[…]
————————————————
    都市的阴影往往能掩盖很多东西。


    血迹、淫靡、权力的博弈、价值的转移。


    还有与繁荣共生的罪恶。


    都市的霓虹灯愈是明亮,它背后的阴影也会愈发浓重,再刺眼的光也有照不到的地方。


    大部分人都对这一点心照不宣。


    包括现在拦在青年前方十米巷口处的小妞。


    “唉……小姑娘好好在家里待着不好吗。”青年颇为头疼地揉了揉后脑,“晏华也是,怎么就把你放出来了。”


    “……你以前没这么贱的,”那少女抽了抽嘴角,给手里的手枪上了膛,随后对准了对面的年轻人,“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这样我揍你的时候还会轻一点。”


    年轻人看着她手里的枪心说晏华你可真是我亲爸,他叹了口气:“实弹?”


    “怎么可能是啊,”少女翻了个白眼,“麻醉弹而已。”


    “我想也是啊,”年轻人耸耸肩,忽然喝了一声,“夜!”


    少女怔愣一瞬立刻转身准备射击,眼角只捕捉到一道白影,随即她就颈侧钝痛失去意识身体软了下去,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没让小姑娘直接倒在地面上。


    “所以说就让你好好在屋子里待着嘛。”年轻人从一身黑衣的男人怀中接过栗发的少女捏了捏她的脸,左右看了看把她打横抱起放在了墙边,脱下外套掏空了兜盖在了少女的身上,拿起那把掉在地上的格洛克拆掉消音器向空鸣枪,然后才来到夜的身边拍了拍肩膀,“好了,走吧。”


    夜点点头,看了眼年轻人手里的格洛克:“你要把枪拿走?”


    “不要白不要嘛,走了走了。”


    “要是有追踪器怎么办。”夜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腕离开。


    “刚才查过了,没有啦。”


   


    据他们脱离警方已经过了三个月,从各种方面来讲,他们混的都还很不错,有住处,有工作,有情报来源。


    当然前两项主要归功于雷克特,这位极道少主给他们提供了不少帮助。


    年轻人身手矫捷头脑机灵,原本是警方的一大战力,不好好在警方立功升职走向人生巅峰,却拉着手下跑出来自己搞事,还被警方内部通缉,惨不惨。


    极道少主如是问。


    “惨啊,太惨了,这不就出来投靠少主您了吗?”年轻人嘴上说着奉承的话,手里拿着苹果和刀慢悠悠削着皮。


    “我那帮手下现在天天问我什么时候把你们赶出去。”少主接过年轻人递过去的一半苹果。


    “赶我们干什么,我们又不是来这儿吃白饭的,”年轻人啃了口苹果拍了拍少主的肩膀,“让他们放心啦,‘黑手’现在可以算的上是交界市最严明律己的组织,警方还经常出个败类什么的,我怎么好意思把你们拉下水。”


    “……先不说别的,你能告诉我黑手是个什么玩意儿吗。”


    “我说你就不觉得‘漆黑之手’这名字念出来特别尴尬吗?”


    “你还是滚吧——你是不是没洗手就摸我肩膀了?!”


   


    再刺眼的光也有照不到的地方,大部分人都对此心照不宣,甚至警方也无可奈何,他们身上的枷锁太多


    但这个年轻的警官忍不了,所以他脱离警方踏入了灰色地带。现在他抓着那个非法拍卖的商人的尾巴把他揪了出来还贴心地报了警,正准备低调退场却被发小拦在巷口,还好今天接应的是夜,不然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该怎么退场。


    枪声引来了建筑另一边的警员们,不一会儿几个身影就出现在巷子的另一头,打头的是个梳着背头的男人,他的视线扫过巷子的每一个角落,最后落在从储物箱后伸出来的半截小腿上,他叹了一声揉着眉心,身旁名媛打扮的爱缪莎笑盈盈拍了他的后背以示安慰:“好的——第三次抓捕行动也失败了呢。”


    “这次行动不是针对他的。”晏华上前抱起了由昏迷转为熟睡的少女完成回收,顺便把人送上了警车。


    “好吧,他只是充当了一下热心市民报了个案。”


    晏华有些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和警员们打了个招呼:“今天辛苦了,收队。”
TBC.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