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僕らは
あの欠けた月の半分を探して

孤独を 分け合う 事ができたなら

もう一度 誓うよ

【七日】chessboard·The third day

*纯属搞事的一篇文 注意避雷 
*预计七章完结 
*男指挥使中心 多角色死亡注意 
*主要是写给群里人私下交流的 


On the third day
 
指挥使在无尽的黑暗中渐渐清醒,以为的光明没有随时间的推移而出现,在约是清晨阳光明媚的时间醒来的指挥使,看到的仍是和昨晚一样的漆黑世界。 
“我睡了多久……” 
 
“七点二十三……六点三十四……” 
指挥使对比着自己手表上和战术终端上的时间,在来这里之前还是一分不差的两个表,现在却产生了不少的时差。 
“晏华难道搜查了一夜吗?” 
“这里太奇怪了,就好像每一小块地方的时间的流动速度不同一样,并且这里没有太阳……” 
 
“是不是可以说,这里是一个完全不在世界上,被“人为”独体创造出来的空间?所以这里,不可能被太阳照耀到。” 
“或许这就是和外界的联系不稳定的原因吧……目前最重要的是和其他人碰头,如果在这种地方一个人遇上希罗……我还真是没什么保证自我安全的把握了。” 
 
指挥使从困倦中清醒过来,在仍然漆黑的世界中行动变得异常困难,所幸最后指挥使还是在自己所在的房间里找到了便携的探照灯,和房间的吊灯开关。 
 
吊灯使指挥使看清了房间的原貌,打量了一番房间。 
“看来我昨晚迷迷糊糊进的这个房间没有什么问题,接下来试试能不能联系上其他人吧。” 
在打量完房间之后指挥使又将房间的灯关上,这样的亮光在黑暗的地方已经足够引起注意,对于在于未知的世界的人来说当然是越隐蔽越不被发现越好。 
 
指挥使依靠着终端微弱的光芒沿着房间外的路摸索,有那么一瞬间感受到了身边好似有什么东西在一样。 
像是风,然后瞬间那感觉就消失了。 
指挥使清楚这样的一个古堡,在没有窗子的楼道中又怎么可能有风? 
“错觉吗……这样的环境劝自己说我不害怕……我觉得自己都不会信的。” 
 
“现在也只能先靠自己了解了解这里的构造了吧。” 
 
或许是为了减少自己内心的恐惧感,指挥使一边一个个摸着楼道中的门从而来确定房间数量和楼层构造,一边用极低的声音数着目前为止碰到的房间门数量。 
 
 “Darling竟然这么早就来敲我的房门嘛~” 
 
指挥使手边突然开启的门和声音,使得精神一直紧绷的指挥使,心脏被吓到停了一拍。 
“啊!!!” 
“维……维恩?!!” 
指挥使抬起自己的胳膊,借着战术终端微弱的光看清了身边的人。 
对于此刻孤立无援战斗无能的指挥使,维恩的出现像是给指挥使了一颗定心丸。 
 
“怎么了?darling不过一个晚上就不认识我了吗?我好伤心啊。” 
指挥使松了口气。 
心想该不愧是维恩,这种时候还是在拿他寻开心。 
 
“不……不是……我和晏华跟你和幽桐的联系一直是断的,我害怕万一你们遇到什么情况没来得及通过战术终端告诉我们……” 
或许是还没从维恩带给自己的惊吓中缓和过来,指挥使说话断断续续的,语气中还有着一丝急切。 
 
维恩看着指挥使沉默了一小会,伸手拍了拍指挥使的肩膀,然后单手抱住了指挥使的腰。 
“……安心啦darling~” 
 
或许是因为平日里维恩的很多行为对于指挥使来说就很古怪,所以现在指挥使也默认了维恩的脸贴近他到距他不过一拳距离的这种行为,并且能保持这样的记录心平气和的和维恩对话。 
“晏华昨晚说要探查这里,希罗的纸条说要今日有事相商……现在几点了!维恩,你见到晏华或者幽桐吗?或者希罗?大家进来之后这里就封闭了,希罗真的在这里吗?” 
 
“八点十三了darling,对于那两个家伙的话darling完全不必担心,关于希罗的话……接下来由我陪着darling尝试找找希罗就好了嘛~” 
 
“好……” 
 
维恩在黑暗的环境下意外的冷静,或许晏华和幽桐此刻也是如此,相比之下一直状态不佳的好像就只有指挥使一人了。 
在维恩的坚持下,指挥使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从自己房间拿出的便携探照灯。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darling~接下来只需要这样……” 
维恩从原地退后一步,伸手打开了自己房间的灯。指挥使侧着头不愿看到刺目的灯光,而此刻原本黑暗的楼道也受着维恩房间的影响,变得能够看清一小部分的路。 
 
“维恩!” 
 
“darling~接下来我和darling每去一个房间探查,我就会打开一个房间的灯。” 
“想你全部的黑暗,不如把这里改造成方便行动的光明不是吗?有我在的话,darling也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这么说也是……什么都看得见总比什么都看不见好,这样也更方便探查。” 
 
在指挥使和维恩开始探查建筑的同时,晏华更像是迷失在了那建筑的外面。 
晏华身处的景象是无尽的奇异场面,经过几个小时的时间,毫无变化的天空也使得晏华意识到这里或许不属于会被太阳所照耀到的地方,例如一个人为开辟的独立空间。 
 
那么这个空间或许会随着开辟空间的人的想法而变化。 
所以说所有人分开行动事实上不是最方便的行动,而是麻烦而又最危险的选择。 
 
可偏偏他们已经做出了这个选择,而这之后再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一切已经顺应时间开始。 
 
晏华想要通过指挥使发来的定位信息找到被自己遣去休息的指挥使,直到自己走到定位点的时候才发现,那里别说指挥使了,连之前的建筑都不在。 
那里空无一物。 
 
晏华明白那个刚上任的未成年指挥使,就算是个孩子,也绝不会在如此情况下开玩笑,随便发送定位给自己。 
零零散散加起来还不到两天的相处,却让晏华感到对指挥使所带来的一切无比熟悉。 
就好像和对方一起经历过很多,一起生活过很久一样。 
 
此刻唯一的解释就是。 
他们所处的空间会流动,会变换。 
那么战术终端的定位能力在这里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而晏华更不知道的是,指挥使早已经通过几个数据,确认了这里每个小地方的时间流速都会不一样。 
 
指挥使醒来时手表上显示的七点二十三分和战术终端上显示的六点三十四分,以及在走到维恩房门后,询问维恩得到了八点十三分的时间,而此刻指挥使手表和战斗终端上的时间却是七点四十二分和七点二十六分。 
 
时间在四人所处的空间里是混乱的,种种迹象让人感觉,这里就像一个被神抛弃的地方一样。 
这里有着时间,有着生命甚至建筑,有着正常世界有的一切,除了光。 
可一切都又不完善。 
 
晏华在心里默默的整理着目前为止的一切信息,并期望着指挥使现在能在爱缪莎的那个小盒子的庇护下,生命安全。 
 
而维恩和指挥使,已经打开了大半层房间的灯。 
 
指挥使的本意是打开一个房间的灯,将房间仔细的探查完后再去下一个房间,维恩则坚持先一个个把房间灯打开,再去探查房间。 
不排除维恩是不想再让指挥使再身处黑暗的这种可能。总之明亮的环境还是让指挥使的紧绷的神经有了些许缓和。 
 
“所以这里……还有二层……” 
指挥使看着面前通往二层漆黑的楼道愣在了原地,维恩伸手拉过在楼梯前瞪着眼一动不动的指挥使,走进了刚刚才打开灯,离楼梯最近的房间。 
 
“Darling先不必管上面的那些楼层啦~让我们两个好好的探·查·一·下这一层的所有房间吧~” 
 
“好……” 
指挥使心不在焉的翻着这间屋子的柜子,而心里想的却是这里的二层状况。 
幽桐和晏华会在那里吗,希罗会在上面吗。 
上面究竟又是怎样一番状况? 
 
“Daring?很明显那个柜子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翻看的了,daring你已经来回翻那个三四个柜子很久了哦~” 
“该去下一个房间了,daring~” 
维恩已经探查完成功房间,直到起身才发现指挥使还蹲在一旁翻着他一进门就开始翻的柜子。 
 
维恩的突然开口吓得指挥使条件反射的,砰的一声把手里拉出来的柜子“扔”了回去。 
“维恩啊……商量一下……不要突然出声,很吓人的!!” 
 
“Daring的声音太大了哦~” 
维恩笑着拉起蹲在地上已经将腿蹲麻的指挥使,将对方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单手扶着指挥使离开这间房间。 
 
“已经九个房间了哦,接下来是我昨晚住过的那间~” 
 
“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是维恩这种奇怪的语气是为什么啊,只不过是探查房间吧。” 
早已恢复了脚步知觉的指挥使瞥了维恩一眼,在对方期待无比的眼神下打开了房间的门。 
 
“和其他的房间也没有什么区别啊,维恩。” 
 
“那就走吧daring,去下一间~” 
 
一层的房间在两人的检查下已经过去了一半,依旧没有从其中发现什么的两人都开始有些不耐烦,而指挥使因此更加细致的搜查,相比之下维恩对房间的搜查则有些放水了。 
 
“这是……” 
 
指挥使好像从这间房间的桌角里发现了什么,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张卡片后,发现卡片上有着和希罗那纸条一样的打印字体。 
或者是因为这信息来的太突然,一时间看着卡片上文字的指挥使屏住了呼吸。 
 
「请一个人来到这栋楼的二层,0219。—希罗」 
 
“维恩……这怎么办?要不……你在这里等我。” 
指挥使说完便攥紧了手里的卡片,转头就要离开房间,却被维恩一把拉住了胳膊。 
 
“Daring~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啦,这一层光明,安全,daring完全可以做到自保的吧?” 
“二层由我替daring去吧~” 
 
“维恩……” 
指挥使在犹豫。 
他们都不知道希罗在上面准备了写什么,等待他们的又会是什么,明显毫无战斗力的指挥使不适合一个人上去。 
让维恩去找上楼去见希罗无疑是比让指挥使去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Daring在仔细看看其他的房间吧?说不定能在发现什么哦~” 
 
“嗯……” 
 
指挥使目送着维恩走上了去往二楼的楼梯,自己则转身跑向了反方向的大厅。 
维恩和指挥使打开了一层所有房间的灯,照亮了一层,可从楼梯口开始一个个探查的两人,只仔细查到了编号为0113的房间,连中央的大厅都没有检查过。 
而昨晚住在编号0124的指挥使,在早晨摸索着前进时,早就了解了这里的大体构造。 
而在维恩快速的开灯过程中,指挥使发现了大厅中不明显的通往二层的楼梯。 
 
幸好没告诉维恩这里的楼梯,从这边上去的话有远比那边要近的多,这样就可以找地方藏起来,然后暗中行动了。 
毕竟两个人对付希罗总比一个人更容易。 
更何况谁知道希罗有没有带神器使过来呢? 
 
指挥使跑着到了二楼,比提着装着神器行李箱的维恩更快的到了0219。 
远远的听到断断续续的开灯的声音,来自远处的微弱的光芒。这些信息告诉着指挥使,维恩正在一个个打开二层房间的灯。 
 
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的指挥使转身打开了0219的房门,而里面漆黑无比,却能确认这里并没有希罗的存在。 
指挥使在房间中摸索了几下,好像是确认这里没有可以伤害人的机关之后,又轻手轻脚的回到连接大厅的楼梯,却在犹豫后踏上了建筑的第三层。 
 
想要帮忙,想要和他们并肩。 
而不是在他们的保护之下行动。 
 
或许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而在三楼时,熟悉的无力感随着黑暗涌上指挥使的心头,在漆黑无比的三层中,指挥使尝试着走了几步,也尝试着像维恩那样打开房间的灯,来减少患和自己的情绪。 
却在灯光亮起之后又瞬间将其关上。 
在房间中调整好情绪之后,指挥使扶着墙离开了房间,却因为扶着墙行走的途中,因为一张没有关紧门摔进了另一间三楼的房间中。 
 
大约是恐惧随着黑暗间涌上心头,指挥使迅速的站起来,收拾好了因为自己摔入房间而倒在地上的东西后,通过楼梯用从未有过的速度回到了一楼。 
 
回到一楼的指挥使,在见到明亮的大厅后,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转头看向身后隐蔽的楼梯,好像想要通过那里,回到二楼给维恩提供帮助,可身体无论如何都不听使唤的僵在原地。 
 
指挥使的身体似乎还是不听指挥使的使唤,直到眼前的光明被阴影覆盖。 
指挥使本能的抬头,看到的是懵着脸走来的的幽桐。 
 
“……幽……幽桐?!我……维恩……可……” 
 
指挥使的思想此刻已经不能通过语言来传输出来,颤抖着身子向幽桐的方向倾斜,好像是想起身抱住幽桐。 
最终却是幽桐俯着身子,才让指挥使成功的抱住了自己。 
 
“队长,没事的。” 
幽桐轻轻的拍着指挥使的后背,温柔的声音却让指挥使更加的激动,身子渐渐的颤抖。 
 
“幽桐……这里至少有三层……很黑,没有光,大家被封锁在这里也出不去。” 
“我们还没有在这里找到没有食物,没有找到水。维恩……维恩他去0219了……我们在一楼找到了……希罗的留言纸条……晏华!晏华昨天在…让我进到这里休息之后,我……就和他断了联系……” 
 
幽桐手上拍着指挥使的动作在此刻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轻轻的拍着,神器被幽桐放在一旁,另一只手抚上了指挥使的头。 
原本抱着指挥使轻拍着的动作这才停了下来,幽桐将自己和指挥使之间流出了一点距离。抚在对方头上的手,温柔的抚过指挥使的脖子,最后停留在指挥使的脸颊旁。 
“没关系的,大家都会没事的。” 
“这里只有四层哦,我昨晚是在0425休息的,在四层的楼道里有一张卡片,卡片告诉我说通过0427中的楼梯,去到0127。” 
 
“0127和0427之间……” 
 
“嗯,先别乱担心了,我们去看看维恩如何?让你放下心来。” 
 
幽桐和指挥使一起走上二楼,二楼的房间有一半的灯亮着,0219后的房间则又是黑暗无比。 
 
“这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可是维恩呢……” 
 
“先检查一下这个房间吧。” 
“这个是……” 
幽桐从角落里拿起一张有些眼熟的卡片。 
“队长,这是一张新的卡片,维恩现在可能在0321” 
 
「请一个人来到这栋楼的三层,0321。—希罗」 
 
“0321……希罗究竟在弄什么?!他找我过来有什么目的?!玩弄我们吗?!让我恐惧吗?!那我承认他做到了可以吗!!” 
指挥使的心绪乱了。 
 
指挥使对于希罗其实没有很深的敌意,多次的轮回记忆让指挥使明白,希罗也是在寻找破解轮回结束这一切方法的人。 
只是行为渐渐的过激起来了吧…… 
或许自己也会变成那样?又或者…… 
 
“队长……别乱想了,有我们陪着你的,会没事的,不必害怕。” 
 
“幽桐……你不知道的,你不知道我究竟在害怕什么……” 
指挥使缓缓的摇着头,不厚的纸片已经被指挥使无意中揉成了一团。 
 
“……是的,我想,现在我所想的和你真正在害怕的肯定不是一件事情。” 
“但是,队长,你可以选择相信我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 
 
一切。 
这个词对于指挥使来说太庞大了。 
 
七日的轮回,与神的对抗。 
和希罗的殊途,与伊斯卡里奥的敌对。 
安托涅瓦与安,羽弥和乌鹭…… 
人,神器使,怪物,交界之都。 
 
整个世界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 
 
指挥使试过无数的方式。 
加入中央厅,不加入中央厅,跟希罗走,活骸化神器使,或者不活骸化神器使。 
无论别人听上去觉得对又或是不对,能用的方式都没有放弃过。 
他不如希罗行为过激,可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可世界就像是跟他过不去一样。 
轮回还在继续,而记得那些痛苦心酸的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甚至希罗都不记得那些轮回。 
有时候,有些事情什么时候即将发生,指挥使都能背出来。 
 
“抱歉幽桐……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情绪不稳定的。还要你来安慰我的情绪……” 
“我应该努力想办法和大家一起安安全全的回去的。” 
 
“队长,您不必道歉。” 
“现在,我们去0321看看吧。” 
 
三楼没有一盏房间的灯是亮着的,这不禁让指挥使怀疑,维恩是否来到过三层。 
等两人走到0321之后,指挥使在房间的地上同样的找到了新的纸片。 
 
「请一个人来到这栋楼的三层,0323。—希罗」 
 
“我想收回刚刚的话……我真的好想和希罗单挑一下。” 
 
“队长现在不害怕这里的环境了?” 
 
“想着能揍希罗一顿……的话,也不是很可怕了!” 
指挥使挥舞着自己的拳头,有些跃跃欲试。 
不过他和幽桐都清楚,真要是碰上面,谁揍谁还真不一定。 
 
“隔壁的房间听上去也没什么声音,后面会不会还有新的卡片啊?” 
指挥使和幽桐离开0321,继而走向一旁的0323。 
 
“……” 
指挥使和幽桐原本继续聊天的话语,被指挥使打开0323的房门和灯后,展现在他们眼前的场景硬生生逼了回去。 
 
“这……” 
“……” 
 
在0323的房间中,维恩倒在地上,装着神器的行李箱好像是因为掉落在一旁,箱子砸出了微小的缝隙。 
指挥使三两步上前,跪坐在了维恩身旁,用最简单的方式,来检查了维恩的生命体征。 
 
“没有鼻息,瞳孔扩大,脉搏也感受不到……基本可以……” 
指挥使有些僵硬的转头看向还站在门口的幽桐,而他的手还抚在维恩的手腕处,试图找到一丝可能。 
指挥使手上尝试了另外的几个地方后,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血脉跳动。 
一时间,指挥使双手有些脱力。 
“确认……死亡。” 
 
“……队长……你会判断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吗。” 
 
“这里的时间流动速度是不同的,死亡时间无法判定……关于这个等下给解释吧……” 
“维恩身上没有明显外伤,死亡原因基本可以确定为毒一类造成小型致命伤口毒东西,可那种东西需要特别近的距离才能成功伤到人。” 
“而且维恩的能力……怎么可能近身伤到他……” 
 
指挥使低头思索着什么,而幽桐的视线已经转向了一旁。 
“队长……你身后的桌子上……” 
 
单手撑着地面艰难起身的指挥使,转身便看到桌上明显的白色卡片。 
卡片被随意“摆放”在桌上,从位置上看,更像是被顺手扔上去的,摆放者很急切。 
 
「这只是一个完美的开端。—希罗」 
 
“……” 
指挥使手中拿着纸片,平静的令人害怕。 
没有恐惧,没有大喊,只是定定的看着纸片发呆。 
 
“队长……” 
“先……冷静下来,我想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和晏华汇合,找到希罗并且离开这里。” 
幽桐其实觉得,此刻他更宁愿指挥使对着空气吼一通,或者向刚刚那样气愤或者恐惧的想要对抗希罗。 
而不是对着一张纸毫无情绪波动的发呆。 
 
“……幽桐,可以帮我把维恩带去一楼吗,这层……很黑吧。” 
 
“好……” 
 
维恩被两人带回了他原本在一层休息的房间,在那之后幽桐和指挥使去到了大厅。 
 
“晏华不知道去哪里了,我给他了我房间坐在的定位,他没有来找我,一开始来到的时候,他说他要在外面探查。我和晏华用了……暂且说是三个小时左右,走到了这建筑前,其中没有遇到任何情况。” 
 
在危险真正到临之后,指挥使反而一反常态的冷静了。 
语气都透露着严肃的气息,此刻他比起之前,更像是一名“队长”。 
从进入这里,一直以来的信息被他记得一丝不苟,对于幽桐来说则是忽然而来的庞大信息量。 
 
“这里大约是人为开辟出来的空间,不受到太阳照耀,有着植物生命体,动物未知,依照那些卡片,我想希罗也在这建筑里的可能性较大,是否携带其神器使至今为止,空间中每一小部分时间流速不同,无法通过时间判断距离,晏华至今未通过定位找到我,或许是因为空间流动的原因,这里的一切说不定都在随时变化,建筑的位置流动,所以原先的定位无用。” 
 
“时间流速的问题我通过自身的手表和战术终端,结合维恩的战术终端做过实验,这里每个地方的时间流速都不同,即使它们之间只隔了一个我的距离。” 
 
指挥使一只手拿出自己裤子口袋里的战术终端,另一只手微微抬高,露出自己手腕上的手表。 
由此向幽桐示意了战术终端和手表的距离。 
 
“目前我没注意建筑内的空间是否有流动,幽桐你走的那个楼梯是个很关键的情况,房间里为什么会有通向四层的房间。” 
 
“接下来是维恩的死因,没有大型外伤,不排除房间内有近射程的发射器,从而通过造成伤口小的利器毒杀。最有可能的是针类。那样的话不需要作案人在场,也可以进行杀人。” 
 
“接下来是卡片,不排除那些卡片一开始就在那里可能。” 
 
指挥使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原本一直看着幽桐陈述着信息的指挥使突然低下了头,没过多久又抬头再次看向幽桐。 
 
“幽桐,你呢。” 
“我需要知道你一路来发生了什么。” 
 
幽桐看着指挥使有些沉默。 
片刻的宁静之后幽桐对着指挥使笑了笑。 
“我第一次知道,你如此聪明,队长。” 
“和之前“害怕”的样子判若两人。” 
 
“……才认识两天多一点吧?我们。” 
 
“你和我们的相处很自然,自然到像是几年的好友。” 
“而我们,其实都觉得你很令人感到熟悉。” 
 
“……大概吧。” 
指挥使看着幽桐的目光随着指挥使慢慢低下的头收了回去,那之后再没有出声。 
他在等着幽桐开口。 
 
“我一路上也没有经历什么,只是见到这座建筑的时候就感到很奇怪,我直接到达了这里的最高点,从天台下到了四层。” 
 
“我能看到三层的楼梯,可我去不到三次,走下去之后凭借甘狄拔的光芒,我看到了和下去之前一样的房间编号,都是以04开头的。” 
“我又试着走了几层,但仍然毫无变化。” 
 
“俗称鬼打墙。” 
幽桐的描述让指挥使第一反应到了鬼打墙,话也不过脑子的直接吐露了出来。 
 
“是的,在那之后我就放弃了,最后在0425休息,今早起来之后外界依旧黑暗,我以为我还在那种四层徘徊的状态里,出门后却捡到了那张让我通过0427中楼梯去到一楼的卡片。再下来我在一楼的客厅见到了你,我的队长。” 
 
“虽然很想说在时间上有很多不合理……” 
“但是这里连明确的时间线都没有,所以这句话也根本不成立了。” 
指挥使坐在原地,大概是在思考着目前的形势,不时的摇摇头。 
 
“队长,今晚你我就在这里休息吧,互相之间也有个照应。” 
 
“我想哭。” 
指挥使低着头,好像是从嘴里挤出来了这三个字一样。 
而幽桐此刻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队长?” 
 
“我都在做些什么啊……好像分析了一堆乱七八糟但是又没用的东西……我现在还来得及害怕吗?在这个环境里……” 
指挥使仍然低着头,甚至快把自己缩成一团了,幽桐早已经看不见他的表情了。 
 
“还有时间……让我再害怕一会吗?” 
 
“……没事的,如果你想的话,就再放纵一会儿自己的情绪吧,不用把自己紧绷成那个严肃的样子。” 
“那个样子说实话,有点吓到我了。” 
 
在这个有人离去的晚上,幽桐和指挥使在建筑一层的大厅里,虽说休息的并不好,但也比仍在建筑的外环境中“迷路”徘徊的晏华要强很多了。 
 
从一开始到现在,这个选择在外面探查的“神之头脑”就连休息都没有休息过。 
相比指挥使,晏华获得的信息显得就很少了,确认了外围再无信息可寻的晏华,现在的首要目标就是找到指挥使,确保他仍然安全。 
 
晏华最终还是在将近一天半没休息,没进食的情况下,在外围找地方休息了下来。 
 
这一切才只是开始。 
一个又一个的伏笔开始慢慢的串连起来, 
宛若一场染上既视感的噩梦。  
 
 
 
 
———————————— 
 
“一个又一个的伏笔串起,宛若一场染上既视感的噩梦。” 
取自金田一少年事件薄R主题曲《TRAGED》 

评论(1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