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僕らは
あの欠けた月の半分を探して

孤独を 分け合う 事ができたなら

もう一度 誓うよ

【七日】chessboard·The forth day

*纯属搞事的一篇文 注意避雷 
*预计七章完结 
*男指挥使中心 多角色死亡注意 
*主要是写给群里人私下交流的




The forth day
 
“早啊,队长。这里有水和面包,需要多来一点吗?” 
 
指挥使是被幽桐叫醒的,与此同时,身边还多出了几瓶矿泉水和四五块面包。 
混乱的时间流和绝对的暗与光,让指挥使分不清现在究竟是黑夜还是白昼,幽桐说的是早上好,可现在连手表上的时间都不能相信。 
 
不过足够的睡眠或许可以作为指挥使经历过一天,而今天是第二天早晨的证明。 
 
“嗯……有和晏华联系上吗?” 
指挥使揉着眼睛,逐渐的将自己昏睡的状态调整好。 
大脑恢复思考后第一件事便是询问晏华的状态,完全没注意到幽桐刚刚提到了水和面包。 
 
“暂时没有回复,队长。” 
 
“水和食物是……哪里来的?” 
才发现身旁放着的水和食物后的指挥是有些懵了神,毕竟那么多房间搜索下来也没有找到这些。 
 
“我翻了一层所有的的房间,在0120中有这些,我试过了,都没有问题。” 
 
“幽桐你怎么试的……亲口吗?” 
指挥使拿着水准备喝的动作一顿,用看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一样的眼神看着幽桐,而对方只是笑着。 
 
“总之是没有问题的,队长。” 
 
指挥使收起了面包没有开封,只拿起了一瓶矿泉水喝了起来,解了自身两天没喝过水的痛苦。 
“啊……接下来有几个选择……幽桐你选吧。” 
 
“嗯?” 
 
放下水瓶的指挥使叹了口气,看着幽桐。 
“第一,我们坐在这里等,等晏华成功和我们汇合后一起寻找希罗。” 
“第二,你我一起行动,寻找希罗等同时寻找晏华,并且收集更多的信息,分析如何离开这里,并且把尽可能更多的信息交给雷切尔。” 
“第三,你我分头行动,了解所有构造,收集更多的信息。” 
 
“我选第……” 
 
幽桐刚想说自己的选择,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指挥使快速的打断了。 
“我的提议是第三。” 
 
“……” 
 
不等幽桐在开口,指挥使便自顾自的解释了起来,自己提议第三条选项的原因。 
“现在这种情况下,一起行动耗费时间,世界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再在这里消耗。关于自保,我这里有晏华问爱缪莎要来的东西,也有刀和枪,面对希罗我有信心保证自己的安全,神器使等能力在这里会被大量压制,无论希罗有没有带神器使过来,我都要四分之一的信心能安全和他们周旋。” 
“这里的情况特殊,我想就算希罗来的比我们早,也绝没有我现在对这里的了解更多,这里的环境足够我进行自保了。” 
 
“为了这个世界,我们需要尽快离开这里,并且不能再出现伤亡了,所以我更希望的是……” 
“第三条,分开行动吧,幽桐。” 
 
幽桐看着指挥使现在的样子,有些苍白的脸色,两天没能打理,有些微乱的短发和无比坚定的眼神。 
“你早就做好选择了,队长。多此一举问我又是为什么呢?” 
“我想你知道我会选择第二条。” 
指挥使这样瞬间的转变让幽桐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是奇怪啊,明明昨天还害怕成那样,还想哭,怎么今天又把状态这么紧绷起来了?” 
 
“我昨天是这样说的吧,‘还有时间让我再害怕一会吗?’。最后可以用来害怕的时间我已经用掉了,接下来我需要绝对冷静的分析和行动,而不是在这种状况下依旧作为需要你们保护的对象,躲在你们身后害怕。” 
“我是中央厅的指挥使,也该有点担当了。” 
 
此刻指挥使流露于表的情绪很复杂。 
悲伤和无助,温柔与坚定。 
幽桐甚至以为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和交谈,指挥使的眼神让人有种离别的错觉。 
 
“我明白了,我的队长。” 
“还是那句话,请保护好自己。” 
队长的称号不是白叫的,他是中央厅的指挥使,是他们一干神器使的队长。 
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 
 
“当然。” 
 
这种时候队长好像有点晏华的影子,幽桐这样想着。 
两人从原本坐着的地方起身,站在大厅中决定了各自的去向。 
再然后,两人头也不回的。 
越走,距离越远。 
指挥使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走路还从没敢那么随意的走下去,嗒嗒嗒嗒的声音清楚的在楼道中回响着。 
 
那是永别的路。 
从现在开始一切从来都没有回头再来的机会,年轻的指挥使在此赌上了一切。 
 
幽桐和指挥使已经开始按第三种方案开始行动,而另一边终于休息好,恢复了一些自身状态的晏华再次开始了“迷路”之旅。 
 
直到晏华发现自己身旁的环境开始变的有些异样,他最终在不远处找到了那栋建筑的入口。 
看上去那和来这里第一天时,和指挥使一起见过的场面不太一样。 
现在大约也只能祈祷其他人也在这里。 
 
幽桐仍在一楼的楼道中行走,长时间没有走到楼梯前的幽桐意识到这里空间可能是在变换之中,以至于一直没有走到尽头的楼梯间。 
 
楼梯间没有找到,幽桐倒是被突然出现的晏华吓了一跳。 
两人面对面的看着对方,好像都没从目前的情况中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幽桐看了一眼身旁的房间编号,确认了刚刚的空间的确对他不太友好,不短的时间里才走了不过几个房间的距离,还迎面碰上了失联两天的晏华。 
 
“晏华?……队长一直在找你,你去哪了?” 
 
“我一直在外围搜查。” 
 
“队长最需要你的时候可惜你不在……之前还有些情绪不稳,不过现在队长是很靠谱的样子,靠谱到令人意外。” 
 
晏华听完幽桐说的这些话,皱了皱眉头,没有回应什么。 
“……目前的重点是去和他汇合吧,外面的空间会流动,这里我不确定,你我分头去找他,在……这一层最有标致的地方汇合。” 
 
“那就在一楼的大厅汇合吧……不过,队长也说过一样的话呢。” 
 
“他说了什么?” 
 
幽桐仔细回想了昨天指挥使给他的信息量,一字不差的将指挥使的原话复述给了晏华,甚至包括指挥使当时的语气的眼神,都一起演示给了晏华看。 
“他说‘空间中每一小部分时间流速不同,无法通过时间判断距离,晏华至今未通过定位找到我,或许是因为空间流动的原因,这里的一切说不定都在随时变化,建筑的位置流动,所以原先的定位无用’。” 
 
“他说的不错。” 
 
“还有……” 
急着寻找指挥使与其汇合的晏华因为幽桐的突然的开口后又不言的行为有些不耐烦,而幽桐神色像是有些为难,想了想之后,还是叹了口气,对晏华将想说的事情说出了口。 
“维恩死了。” 
 
“你说什么?!” 
这个消息无疑是在晏华意料之外的。 
即使晏华尽可能的少跟维恩打交道,但毕竟也对维恩做出了战斗力中上,这样的评价。 
战斗力中上的维恩,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个空间? 
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各种意义上。 
 
“维恩死了。” 
幽桐看晏华的表情好像是在不相信,便笑着对晏华又重复了一遍。 
 
“……” 
 
或许是突然才想起什么,幽桐看着晏华,又补充了一句。 
“希罗做的。” 
 
就算被称为神之头脑的晏华,这一时间横空二来的两个信息也让晏华有些接受无能。 
“……罢了,这些事情之后再说,先找到队长,然后想办法离开这里,不再去管希罗想要做什么了,先安全离开这里再说吧。” 
 
“你左我右,一层我们已经完全查过了,二楼你来,我先去三楼,四楼等会再说。队长说要尽可能的多收集一些这里的信息。” 
幽桐先开了口,说完话直接转身走向了刚刚指挥使选择的方向,独留晏华一个人在原地思考。 
 
“……罢了。” 
 
晏华转身走向原本自己来的方向。 
如果晏华的动作能慢一点的话,就一定会发现此刻在他身后,有些虚幻的黑影。 
不过晏华或许是在专注的思考现状,径直走向到了楼梯口前,向二楼而去。 
 
二楼一半明亮一半黑暗的房间使晏华皱了皱眉头,晏华站在原地,确认了这一层没有任何人呼吸或是行动的声音后,从这一层的第一间房间查了起来。 
 
幽桐此刻已经离开那在房间中连接各层的楼梯,站在了第三层中,除了有着楼梯的那个房间外,完全黑暗的三楼楼层让幽桐有些疑惑,毕竟鼓足了勇气的指挥使应该是会学着维恩那样,搜查过后或者搜查前开灯的那种类型。 
 
“队长难道去了四楼吗……” 
幽桐选择了走进对面的房间,开始了对三层的搜查。 
“雾……?” 
“楼层里怎么会有雾……全都集中在0323?” 
 
幽桐此刻有种不详的感觉漫上心头,维恩死于0223,现在又在楼道中有雾一般的不明物弥漫在0323,显然23编号的房间在现在给了幽桐一种被那里诅咒了的错觉。 
 
做好战斗准备的幽桐一点点靠近0323的房间,有些颤抖的打开了房间的门。 
晏华应该在二楼,维恩在一楼,自己在三楼,唯一位置不定的不就是好像跟自己分开没有多久的指挥使吗? 
幽桐祈祷着房间里和其他房间一样,除了该有的生活用品外,最好什么都没有。 
无论是人还是那引人火大的卡片。 
 
“……队长…………” 
虽说幽桐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可看见指挥使躺在地上的那一刻,幽桐还是无法相信。 
 
幽桐写着指挥使的方式,做了最初步的验查。 
“鼻息……和脉搏都……” 
幽桐不确认自己对于脉搏的位置了解的是否正确,皱着眉头想要在指挥使的手腕处得到一点跳动的感觉。 
“再试试……” 
刚准备放弃脉搏,去试探指挥使的瞳孔和脖子上更容易被察觉的血管的幽桐,却被门外突然而来的爆炸声打断了。 
 
“谁?! 
幽桐猛的冲出了0323的房间,却在出门后,发现整个三层的楼道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无法分清方向,有些轻微的刺鼻的味道从不远处传来,幽桐依靠着神器的光芒,缓慢的向气味传来的方向移动。 
 
幽桐找到烟雾的来源后,观察起来了附近,明明动静不小的爆炸声,附近却一点爆破的痕迹都没有。 
“这是……烟雾弹…?糟了?!” 
幽桐的不安感比刚刚打开0323房门之前的不详预感还要浓烈,以最快速度找清0323方向的幽桐准备向那里跑去,胳膊却突然被来自身后不知道是谁的手给拉住了。 
 
“谁!” 
 
紧绷的神经还未缓和下来的幽桐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直接吼了过去,黑暗模糊的视线让幽桐没认出身后的人是谁。 
“……幽桐,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在楼下听到了爆炸声,上来看看。” 
 
“晏华…队长……” 
 
幽桐的神态已经告诉了晏华一切,即使幽桐没有将口中剩下的话说出来。 
“……在哪。” 
 
“0323。” 
 
最快速度跑向0323的两人,却没在0323的房间里见到一点指挥使的踪迹。 
 
“刚刚的爆炸是为了引我从这里离开,队长的……被带走了吗?” 
 
“维恩你们放在哪里了!” 
指挥使的遗体被带走,那此刻早已死亡的维恩岂不是也…… 
 
“一楼大厅!” 
 
等两人到了大厅之后,原本维恩所在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一旁放着的,装着神器的箱子却还在大厅。 
而箱子被仓促动过的痕迹也很明显。 
 
“……打开看看吧,不可能被动过后却又留在这里。” 
 
原本装着与众不同神器的箱子变得很轻,幽桐几乎是拿在手里的那一刻就知道,箱子里属于维恩的神器东西没了。 
打开箱子后,两人发现箱子里,只有两张平摊在箱子里的纸片。 
上面简短的写着几个字,甚至连署名都不在署了。 
 
「开始」 「第二」  
 
“或许可以理解为,这一切已经开始了,第二个牺牲者已经出现?” 
“上一次说的是,这只是一个完美的开端。” 
 
“……” 
 
指挥使和维恩的连续死亡,让幽桐接下来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而为亲眼见过,亲手确认过指挥使死亡的晏华,则是在排查着事情的所有疑点。 
 
“你验过……了吗。” 
你验过尸了吗。 
这句话不过简单的六个字组织在一起,而晏华现如今,这一句话中的那个“尸”字,晏华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没有鼻息,没有脉搏,瞳孔和脖颈没来得及验查……” 
幽桐摇了摇头,确认着自己当时所探查过的信息。 
 
“……接下来,找到希罗,以及队长和维恩……带他们离开这里。如果希罗真的在这里的话。事情有些蹊跷,所有人都还没有碰到过他,究竟是不是他杀的人也无从确认。” 
“分头行动,战斗终端用处不大。每隔……大约一小时的时间,一楼大厅集合,交换检查情况。” 
原本想说一小时的晏华意识到幽桐告诉过他,指挥使早已经确认了小空间的流速不同这一点,只好用了大概的时间来划定。 
 
“明白。” 
 
“还有……如果找到希罗,他没有开口询问或者说什么事情,不用让他从你我嘴中知道队长和维恩死亡的情况,其他事情可以旁敲侧击一下。所有事情或许没那么简单,我想希罗有跟我们硬杠的实力,那么他没有必要让我们来这里。” 
 
“好。” 
 
晏华和幽桐在0323前再次分头行动,幽桐去往了四楼,而晏华回去了二楼。 
在那之后,幽桐却意料之外的,在四楼见到了一个本该出现,却一直没有和其他人碰上面的家伙。 
希罗。 
 
“你!” 
 
“哦呀,怎么才几天不见就对我抱有这么大的敌意?我可什么都没做。” 
希罗以怜悯的目光看着已经在备战中,好像随时会给自己来一发大招的幽桐。 
“我真替你们可悲,你们的队长他啊……” 
幽桐或许是考虑到了希罗作为在指挥使走后,所有人目前唯一的指挥使,所以收起了自己的神器,伸手拉住了希罗的衣领,眼神凶狠的直盯着希罗。 
甚至没让希罗说完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还真是……你们这些神器使都很喜欢他嘛?” 
 
“你把他带去哪了?!” 
 
“我可不知道那小家伙在哪。” 
希罗表情变的有些无辜,像是在责备幽桐对自己的质问。 
“我想你应该放开我,幽桐先生,毕竟我也是你们的指挥使哦?偏心那小混蛋不要太明显比较好吧。” 
 
“我知道你们不信任我,那么合作如何?我也不介意帮你们找他的,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不是么?” 
“我现在也很想离开这里啊,真是的。说起来那小混蛋是怎么了?藏起来了?” 
 
“……” 
“队长他……死了。” 
 
“怎么可能?他可……” 
希罗后面的话,被幽桐不善的眼神堵了回去,希罗见状自顾自的摇了摇头。 
“好了,我不说任何有关那小混蛋的话了,幽桐先生也请别用这样的眼神继续看着我了。如果我找到他,那之后,和你在哪里汇合?” 
 
“一楼大厅。” 
 
幽桐心里也开始怀疑,希罗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他动手杀了维恩和指挥使,可那些卡片又究竟是为什么。 
如果不是希罗,那他又为何而来。 
 
如果是这个环境…… 
用奇特的环境引起中央厅的注意,用会威胁到普通人生命来迫使中央厅不得不出动人手调查。 
环境可以杀人吗? 
指挥使曾说过这里大约是人为制造的空间。 
希罗和指挥使,希罗和指挥使……指…… 
如果开辟这里的目的就是杀死中央厅的两个指挥使呢?! 
 
一直保持着边思考边前进的幽桐没有注意到希罗早已经不在四楼的楼道,转身想要找到希罗的幽桐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行动。 
 
“这样下去看来迟早要对背后传来的声音有恐惧症了呢……” 
 
“幽桐?你在说什么啊?” 
 
原本自言自语的幽桐没想到在黑暗的四楼收到了回复,而回复他话语的声音让幽桐无比熟悉。 
“……队长?” 
 
“……幽桐你怎么了,不就是分开行动了一会吗?怎么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我啊?” 
 
事实上和见了鬼没什么区别,毕竟幽桐亲手验过指挥使的脉搏和鼻息,那些信息已经可以基本的确认指挥使的死亡了。 
 
“队长……我刚刚在三楼见到了你的尸体,已经没有了脉搏和鼻息……你是……队长吗?” 
幽桐开始怀疑眼前人的真实性。 
 
“……我该怎么证明,拿我的战术终端给你看看能不能正常使用?” 
说这指挥使便取下了自己的战斗终端,递给了幽桐。 
“哝,我那毫无风格的战斗终端。” 
 
幽桐接过战斗终端,里面和晏华等人对话的信息证明了眼前的指挥使的确是本人。 
“可那尸体……” 
 
“会不会是障眼法?” 
 
“维恩的尸体和神器也一起消失了,只有装神器的行李箱里摊开放着两张卡片,上面写着开始和第二。” 
“难道不是‘一切已经开始了,这是第二个牺牲者’的意思吗。” 
 
指挥使听闻幽桐的话皱起了眉头,思考了一会。 
“幽桐,你说摊开放?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的站在这里,明显说明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啊,你的解读顺序是先开始后第二,如果是先第二后开始呢?” 
“第二个……的死亡即将开始?” 
“这样的话岂不是死亡预告书吗?!” 
 
“……” 
幽桐被指挥使这不同于他的解释吓住了。 
的确,维恩箱子里的两张卡片并没有明确的分出谁在前谁在后,而是随意的平摊放在箱子里。 
这样一来,现在单独行动的晏华和希罗的人身安全倒是更危险了起来。 
“说起来,队长,我遇到晏华和希罗了。” 
 
“晏华……希罗?!他们那边都是发生了什么!希罗他!” 
 
幽桐安抚着突然激动的指挥使,尽量放轻了语气。 
“晏华那边他没说,不过他说现在的情况太过蹊跷,维恩和你的事情可能与希罗无关,所以让我们暂且不要将矛头对准希罗。我和希罗聊了几句,他好像是的确不知道维恩的事情。” 
提起维恩,幽桐对比了维恩和指挥使的“死亡”现场,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有……如果队长你的死是虚假的……那维恩会不会?” 
 
“这……这个就说不准了……” 
指挥使的神色有些复杂,幽桐等着指挥使继续对“说不准”解释,指挥使却突然将话题转变走了。 
“……幽桐你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吧?” 
 
“地方?” 
事实上这么小的一栋楼,他们甚至可以妄言已经探查的无比熟知了,幽桐也不禁好奇起来有什么地方是没有探查到,是他需要跟着指挥使去的。 
 
“我在这栋楼里发现了暗道,那可能通向着哪里。” 
 
“好。” 
 
指挥使也确实对幽桐有着隐瞒,幽桐知道的楼梯是0127与0427之间的楼梯,维恩和晏华知道的则是每层楼中都能轻易发现的,在楼道尽头的楼梯。 
而指挥使他从大厅走向其他楼层的楼梯,每一层的出入口都隐藏在很难被发现的角落之中。 
虽说以晏华的眼力不可能发现不了,可惜晏华根本没走到大厅去。 
 
“哇……里面是这样的吗?” 
暗道尽头的门后,是极其明亮宽敞的空间,被书架分割开来,而书架上则是满满当当的书籍。 
 
指挥使关心着书,而幽桐此时注意到了身后来的路,像是被不明的力量封锁上了。 
就和所有人刚刚来到这个空间的那时一样。 
 
幽桐向着过来时的门口伸手,却被不明的力量弹了回去。 
“队长,这里被封闭起来了。” 
 
“封闭?!……看来只能在这里探查了吧,反正也是个看上去就很值得搜查一番到地方。” 
“不过这里……” 
指挥使不纠结于被封闭,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环绕着他们数不清数量的书架和书本。 
这里很像是交界之都的图书馆了,甚至指挥使觉得下一刻或许就能在转角处见到苦于复习的珈儿。 
“真大啊……” 
指挥使从身旁的书架上顺手拿下一本书,草草的翻阅了起来。 
 
原本仍在二层搜查的的晏华,在上了一层楼梯离开二楼后,站在楼梯上环顾了四周。 
最终是又走了几步,在楼梯口处停下了脚步。没有再前进。 
“鬼打墙。” 
 
“留给我们能够‘随意走动’的时间好像越来越少了,时间好像被压缩了……还是说,时间的流速开始越来越快了……” 
晏华低头看看战术终端上的时间,这一日没有过多的活动,此刻战术终端上却已经显示着属于夜晚休息的时间。 
“有可能是在,每天该‘休息’的时间里,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晏华虽然两天都处于困在外围的状态,不过还是模棱两可猜测着目前的情形。 
在有了在休息时间会被限制行动的这种猜测后,晏华也停下了探查,随意的在二层找了一间房间休息。 
 
而此时身处大型图书馆一样密室中的幽桐和指挥使则是垫着书,坐着在地板上休息。 
 
在已经坐着睡熟的指挥使身旁,一只虚幻的手,轻轻的抚上了他的脸颊。



———————————




评论(1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