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世界があたしを拒んでも
今愛の唄
歌わせてくれないかな?

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

【七日】The intersection(二)

*和@暝秋居山 的联文
*刑侦类现代AU


赌场里永远是喧闹的,也幸亏没有人注意到那在不起眼角落里赌着大小的两个人。
“我……赌大。”

穿着普通的青年和赌场赌技一等一的女性。
赌场里不缺少这种一对一挑战性的赌博,所以也没有人过多的在意两人。
若是有总部的警视在场的话,就怕是会气死在赌场里了。
他们警视厅的警视补爱缪莎长官,和前任警视总监现任通缉犯,坐在这赌场里赌大小。

“这次终于赌对了呢,队长。”

青年听到爱缪莎的这句话后,松了口气,连坐姿都没之前端正了,而眼睛则一直盯着爱缪莎从她的包中翻找的动作。
“别叫我队长了吧……我现在这么隐蔽的人究竟为什么要跟你在赌场赌大小,你就不能直接把资料给我吗?”
“还非要我赌大小赢才肯给我……”

“有一段时间不见了陪我玩玩也无所谓的吧?你除了赌大小还会别的吗?不叫队长的话……叫你,给警视厅‘帮忙’的‘热心市民’?”
爱缪莎从包里拿出一本不厚的小册子,递给了青年。
册子的大小是可以直接放进兜里不会显得突兀的大小,倒是方便了什么包也没背的青年从赌场里带出去。
“给,这是你要的资料。时间不多所以我记下了最重要的一些信息抄了下来,拷贝或者打印的话晏华可是很快就能发现的哦。”

“帮忙?帮倒忙我倒是认了。你无论怎么仔细晏华都会发现的,不过感谢你这样的行动,至少为我们黑手拖延了时间~”
青年收起册子后,原本严肃的神态也放松了下来。
目的达到了,那么接下来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那一直被遗忘在一旁的鸡尾酒终于被青年拿了起来。
“怎么?警视厅没了我现在有没有大乱?”

“你还真是有点痞子的感觉了,部长的刑侦解谜能力可不亚于你,唯一的变化是你这个原本的警视总监带着你的几个部下溜了……”
爱缪莎的脸上不乏调侃的笑容,对于她而言青年的做法行为,无疑是在死板听从上面命令警视厅中的一大乐趣。
“然后,你们现在可是成功的被上头秘密的全国通缉了哦?不过……黑手是什么?”

“黑手啊……就……那什么……‘漆黑之手’,虽说这名字蛮尴尬的。”
看着自己被自己的话呛到咳嗽的青年,爱缪莎一时间有些无奈。而青年披着胸脯缓了缓嗓子。

“秘密的全国通缉?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出了。这次谢谢你了,这些信息靠我自己可没那么容易查到。”

“我可不会再帮你去在晏华的电脑里‘偷’东西了哦!不过呢,你走之前要不要来占卜一下?你选择那条路的结果~”
爱缪莎跃跃欲试的样子让青年倒吸一口凉气,也不禁回想起曾经无数次的惨痛经历和晏华无奈下的多次提醒。
没钱的情况下不要和爱缪莎对话。

“我可不敢跟你占卜……两手空空的付不起那么贵的占卜费!”
未空的酒杯被青年轻轻的放回桌子。
“……那就这样,下次见面就是敌人了吧?”

“那可不一定哦,我们很多人都是站了中立位的,关于你要做的事情。你不好奇晏华怎么想么?”
爱缪莎笑着挥挥手,示意让青年把酒喝完再走,却遭到了青年的拒绝。

“怎么说呢……”
青年从沙发上起身,像是在犹豫着该如何开口,而下一刻人就在爱缪莎眼前跑了,剩下的只有青年向她喊的声音。
“之前吃午饭借他的钱我会还给他的!”
赌场听到了的人,倒是因为这句话笑了起来。

青年回到暂居的‘黑手’根据地,将自己口袋中的册子递给了幽桐,而此时在场的还有维恩和夜,他们正在因为烟的问题争执不休。
不过在正事面前,那点问题就显得是不得不被抛去一边的了。

“这是当时那件走私危险药物事件中,药物实验导致的死亡名单和其他重点信息。”
“十几个人,药物致死的,全部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种,还有几个是因为被接受了药物失控的人袭击所致。被实验人员看来是有选择挑选的,实验者对药物的威力有一定的了解。”

“队长,药物成分知道吗?”

青年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盯着翻阅册子的幽桐。
“你看看那些信息里有没有吧?这事当时没几天就被压下去了,警视厅的检验科根本连药物样本都没拿到,应该是根本没有能力进行成分分析了。”

“没有药物成分的信息,那么接下来如何行动?”

“先从人查起,我之前听若胤说,曾有被药物摄入者伤到的受害者的亲人向法院上诉,说是要彻查这个问题,却被法院驳回了。只能先从这仅存的方向入手了,若胤在法院那边为我们争取信息,记得别把这个信息来源暴露了。”

“那个天真到可笑的家伙为什么会帮我们?”
维恩的语气吓了青年一跳。

“……维恩我非常不同意你这个说法,你队长我也是因为和他一样的原因才‘背叛’警视厅的哦!”
“若胤他有自己的判断,他比我们更想事情的知道真相,会选择站在正义那一边。相比咱们现在’孤立无援‘他在法院的地位能帮我们得到不少有利信息,说不定是警局也不知道的信息呢。”

“夜,你去和李若胤汇合,至少要问到受害者的受害地点。你们两个准备准备,得到信息后分头行动。调查受害者受害地点和其附近建筑。”

说完后青年趴在桌子上闭上了眼睛,轻微的呼吸声说明他只是因为疲惫想要休息了。
夜直接消失在了根据地,幽桐和维恩看看对方,便转头各自收拾起了能用上的检测装备。

警视厅中,爱缪莎不紧不慢的走向安托涅瓦的警视长办公室。

安托坐在轮椅上,艰难的转身看向走进她办公室的爱缪莎,看见爱缪莎连背出去的包甚至都没有带回来的时候,就知道行动失败了。
“失败了吗?说实话我也没想强行带他回来……”

“是哦,他根本没把那杯带着昏迷药剂的酒喝完,估计现在早就回到自己目前的根据地了吧?”
“变贼了。”

“噗呲……他一直很聪明。那既然是他想做的事情,我们也没有权利阻止他。”

“我觉得晏华可能会气死哦。”
“自己带的崽这么冲出去找死,那些能被压下去的事情,可不是说能彻查解决就能解决的。”

安托转头看向窗外,那景色,给人一种安稳美好感觉。
感觉好像他们作为警视,所看到的一切黑暗其实都是他们所做的一个虚幻的梦境一样。
世界的黑暗面被隐藏在安稳和谐的表面之下。

“……不拼一下又怎么知道结果呢?”
安托对着窗外的风景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