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世界があたしを拒んでも
今愛の唄
歌わせてくれないかな?

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

【黑塔】Summer

*旧疾复发+儿童节+人生若只如初见
*菊耀 all耀倾向 国设
*一点点独伊倾向注意避雷
*ooc注意
*沙雕文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医院里有着不少偷偷摸摸来找医生看病的,但是突然把医生从办公室里拉出来的情况还是少见。
医生被人拉到没人的地方之后,差一点就拨打了报警电话。

医生听长发的少年阿鲁阿鲁了半天,最后从那些话中总结出了一个问题。
少年腰疼,自己怀疑是骨质疏松,然后拉自己出办公室的是上面派来陪这个少年看病的。
啊?上面?哪个上面?

“啊那就……先…拍个片子吧?”

“完全没有问题啊……”
医生反复的在灯光下看着片子上少年腰部骨骼的状况,没有发现一点问题。
“肌肉酸痛的可能性比较大了,之后减少动作幅度较大的运动,贴点膏药……”

“有时候会抽着疼的阿鲁!”
少年好像对他的骨骼和身体状况非常没有信心。

“是不是无意中划伤了还是摔过青了?衣服脱下来看一下。”

听到要脱衣服之后少年脸色一变,坐在原地动也不动的向着医生眨眼睛。
“没事阿鲁,我想我知道是什么毛病了阿鲁。”

“总之要注意运动量,最近最好不要剧烈运动和进行动作幅度较大的活动啊!”
医生疑惑的送走了脸色不太好的王耀,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而连医院大门都没来得及出的王耀被两个人堵住在医院里了。

“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
王耀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两个人,毕竟自己会和这两人见面的情况,也只有在会议上。
而他们现在拉着手站在自己面前……
王耀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意大利或者德国的医院刚刚就诊结束。环顾四周的建筑,并在外面的街道上看见了熟悉的烤冷面、烤肉串和手抓饼一类的无证街经营的边摊后松了口气。
这是自己家没错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阿鲁?

“呃……那个,王耀先生,我们想要邀请您一起去游乐园,联五的其他人说是要等您一起先汇合……”
路德维希觉得有点尴尬,本来也只是应其他几个人的提议来接个人,不过在医院门口找到了要接的人,这让他怀疑到底还要不要接王耀去和其他人汇合。
或许应该在大夏天里将王耀送回家休息。

“不,我的意思是。”
“这里是我的国家阿鲁,你们怎么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并且准确的知道我在这家医院阿鲁??”

“哎……哎……是和路德四处转悠的时候,听见有人说看到了一个衣着特别复古的长发少年,然后我们就问他们少年去了哪个方向…哎…所以!”
费里西安诺边挥舞着双手边向王耀解释者,而路德维希已经在考虑出言将其送回家休息了。

“这样啊……游乐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阿鲁,不过医生刚刚说……”
王耀话还没说完,就被处于兴奋状态中的费里西安诺拉着就跑,路德则想着既然本人觉得出游没问题那也没什么好阻止的了。
不过费里西安诺那拉着老年人飞奔向车停下位置的速度实在是有些太快了点。

“等等阿鲁!!!!!!!”
王耀和费里西安诺上了车,而当路德维希发现费里西安诺坐在驾驶位上的时候已经懵了。

“驾驶还是我来吧?!”

“哎——哎—路德就休息一下吧!”
路德维希无奈的看着费里西安诺的笑脸,自觉的坐到了后座王耀的旁边。

“哎…完了。”

“啊?”
王耀还正准备问问路德维希为什么要叹气,就被从开着的车窗处来的狂风刮懵了。

“我家严禁超速的啊!!!!!!!啊!我的腰!!!”
等三人到达目的地后,王耀的表情已经有些崩坏了,在自己身上试图摸索出膏药一类的药物。

终于从费里西安诺的车速中缓过来的王耀此刻和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三人站在游乐园前的树荫下。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知道听人把话说完阿鲁,医生刚刚有说我短时间内要避免大幅度运动阿鲁!”
“……而且游乐场的话应该是去嘉龙那边阿鲁……这是哪个无名的游乐场阿鲁?”

王耀皱褶眉头看向游乐场的大门,完全没有注意向着他们三个人移动的人。
直到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先生,现在去那边是来不及的。”

“嘉龙……你也在啊阿鲁!”
王耀转身后看到的是自家的两个弟弟。
王嘉龙和本田菊。

嗯……大概都算是吧,大概。

“十分抱歉…其实……大家基本上都到齐了,其他人说要给nini一点惊喜,所以都先进去了。”
本田菊站在王嘉龙后一点的位置,不再靠近王耀。
“医生?nini是有什么不舒服了吗。”

“啊,一点点小事阿鲁。”

王嘉龙听到王耀这样说有些惊讶。
“那看来问题有点严重了。”

王嘉龙和本田菊比起费里西安诺来说都很了解王耀,路德维希虽然也很好奇不过没多说什么。
费里西安诺则是很直接的开口问了出来。
“哎?为什么?”

“因为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啊。”
“在有些小事的时候会回答说‘没问题’,有问题的时候则回答是‘一点小问题’,反而有时候没有问题的时候会大惊失措的‘出大问题了’这样,不明所以全靠推理的情况了。”

王耀跟着几人往游乐园里走,走着走着却发现重量不对,背后有点轻。
“等等阿鲁!”
“因为去医院的原因我可没有带滚滚阿鲁,我要回去找滚滚阿鲁!!”

“先生!先冷静一下,滚滚在湾湾那里。出门的时候她说一定要替先生背上。”

“那就好阿鲁……”

没了树木点遮挡,太阳光毫无保留的照耀在几人的身上,才不过几步身上都已经开始冒汗。
“你们究竟为什么非要选大夏天一样温度的一天逛游乐场阿鲁?今天可是四十多度的高温,可以当街架锅烤肉不用火的那种温度阿鲁。当然煎鸡蛋烧红薯也都可以的阿鲁!”
王耀好像是在想着还有什么可以拿来烤的食物,最后因为太热放弃了思考。
“现在虽然有路边的树挡着一些但是已经能感受到闷热的窒息感了阿鲁……”

“哎……我觉得是没什么问题的温度哎。”

“nini不如……把长袍换成一些清爽的衣服?”

王耀看了看自己,这才想起来自己穿的是堪比古代时候那里三层外三层的长袍。
“我倒是想换阿鲁。可原本就没打算出门阿鲁……”
“这种天气就应该在家里开着空调抱着西瓜躺着躺椅玩手机的阿鲁。”

当王耀进到游乐园看了一眼游乐园里的情景之后反而松了口气,嘉龙是第一个明白了什么的,接下来明白了的是本田菊。
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就在状况外了。
“哎呀———!是商业、公园和游乐场结合的那种风格阿鲁……有餐厅真的太好了阿鲁。”

“哎……是因为民以食为天吗?”

王耀想了想后摇起了头。
“啊……主要倒不是这样的原因阿鲁。”
“餐厅的话……有空调、网络和冰饮阿鲁!”
夏天外出的时候这种有空调有网络有食物和冰饮的地方就是天堂。
“真怀念以前的时候啊阿鲁。再热也没有现在全球变暖闹的这么狠,这才几月份阿鲁!”

“所以究竟什么游乐场会和商业、公园结合啊!!”
面对路德维希的吐槽王嘉龙也只是笑着叹了口气。
“这种事情在先生这里见怪不怪啦……各种奇怪的东西组合在一起出现之类的。”

到达餐厅成功纳凉的王耀第一时间就让王嘉龙联系了王湾,然后成功见到了缩在背篓里的滚滚。

“滚滚阿鲁!!!”

王湾早晨的时候是看着上司急急忙忙的找了人,让人带着王耀去医院的。问王耀,王耀也只说是不太舒服。
“先生的病怎么样啦,还好吗?”

“一点点小问题阿鲁,不用担心阿鲁!”
王耀的腰还是受不了滚滚的重量,只好把滚滚从背篓里抱出来,放在腿上,然后笑着拍了拍餐桌。
“这里就是我暂时的家了阿鲁!”

“先生不打算出去玩吗?”

“大热天的真的不想动阿鲁,空调就是命阿鲁。”
王耀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人们,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本田菊、王嘉龙、王湾。
现在在餐厅里的王家人……好像缺了一个?
“啊…说起来濠镜没来阿鲁?”

“啊……那个……先生啊,他……说去找可以赌的地方去了……”
听王耀提起王濠镜后,王湾的表情有些尴尬,最后吞吞吐吐的才说出了这些。

“这里不是他那里啊阿鲁!严禁赌博的地方怎么可能有地方让他赌博阿鲁!!”

“哎————耀爷爷好凶!”
费里西安诺脱口而出的话让其他几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但这辈分着实也没什么问题。
王耀还没来得及收拾这几个家伙,人就一溜烟跑了个干干净净。除了看着其他人跑光,而自己坐在了王耀坐着的那桌,和王耀面对面的本田菊。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阿鲁……”
王耀不满的撇了一眼所有人溜出去的门口,门因为冲击太大还在轻轻的晃着。
“服务员阿鲁!”

“您好,需要点些什么呢?”

“啊……我想想,两份冰激凌、一杯冰红茶、凉皮凉粉、凉拌牛肉、冻肉、凉调拉面和冰镇西瓜阿鲁!对了今天还看到了烤冷面阿鲁!”
王耀一口气点了一堆他一时间能想到的所有冷的东西,包括只是名字里有冷或者凉这两个字的。
从甜点到饮品再到凉菜和主食。

“哎?”
菜名硬是听的服务员一愣。

“nini……太多冰食对胃不好的,烤冷面……也只是名字了有‘冷’字的。”
本田菊忍不住阻止王耀这种虐待自己肠胃的行为,而服务员终于消化完了王耀究竟点了哪些菜。
“那个……这里没有凉皮,烤冷面的话外面的小摊是有的……”

“那就来一份冰块不要块阿鲁!”

“nini,这个笑话真的很凉快。”

服务员好像并不在意顾客的奇怪言论或者行为,只是笑着看向本田菊。
“那这位先生要写什么?”

“一份寿司和凉茶,麻烦您了。”

等服务员一走,王耀就自言自语式的说了起来。当然,本田菊也知道这其实是在和他说话。
“说起来究竟为什么要拉我来游乐场阿鲁,虽说是六月份但是今天天气已经达到七月末的标准了阿鲁……”

“nini还记得今天是几号吗?”

“我想想阿鲁……六月……六月一日?!儿童节阿鲁?!”
“可是我们都上千岁了阿鲁,比儿童节定下来的那一天到现在的时间还要长阿鲁。”
王耀从桌上拿起一杯服务员端上的茶水,喝了起来。
“陪那群小孩子过儿童节还差不多,都没有人给我们过儿童节阿鲁。”

“毕竟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节日的。”
相比王耀一口闷茶水的行为,本田菊则是拿着茶杯一点点品味。
虽然这茶属于很普通的茶叶。

“在我国儿童节属于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儿童。”
“你倒是说说那群家伙谁达标了阿鲁?”

“这个……在下会考虑的。”

“啊?”
本田菊的回复硬是说懵了王耀。

“没什么。”

本田菊的手机铃声在这一刻响起, 也打破了有些尴尬的局面。
“十分抱歉nini,在下需要出去一下……”

“啊?没事阿鲁,年轻人就去和年轻人一起玩吧阿鲁,我会吃着冰激凌等你们会来的阿鲁。”

等到本田菊离开餐厅后,原本乖乖趴在王耀腿上的滚滚扑腾着到了地上,向外面的烈日奔去。

“滚滚?!”
“等等阿鲁?!”

王耀没多想的跟着滚滚就跑出了餐厅,没想到的是王耀的速度竟然还没能跟上滚滚。

“这是哪里啊……现在找不到滚滚自己也走丢了阿鲁,应该要一张示意图的阿鲁……”
“好热,晕乎乎的阿鲁……”

nini。

“小菊?!滚滚不知道……”
王耀听到了本田菊的声音,猛的转身想要寻求本田菊的帮助,去找滚滚。
却发现身旁空旷的一个人都没有。
“幻听吗阿鲁,明明什么都没有……啊!滚滚!”

渐渐的游戏设施和建筑都消失在王耀的视线里,越来越多的是各式各样的植物。
“公园区……吗?滚滚为什么会突然往这边来阿鲁?”
直到王耀走着走着看到了一片竹林。
“竹子的原因吗阿鲁……”

“好热阿鲁……”
王耀想了想,对比竹林里的阴凉和竹林外的烈日。最终选择了进竹林找找看滚滚。

你好,日落之地的中国先生。

转身的王耀依旧没在竹林里看见声音的主人。
“……又是幻听阿鲁,好像有人要死的时候会走马灯一样的想起往事这种说法阿鲁,要被热死了吗阿鲁……”
“这种时候比较想想起大秦啊阿鲁,会想起那边的时候就会觉得现在的气温也没有那么恐怖了阿鲁,说不定可以持平阿鲁。”

“什么日落之国阿鲁,这明明是日中之国,太阳当空照花儿热枯萎阿鲁。”
“等等阿鲁,日中这个词听着不太对阿鲁……”

你是说今后吗?
这个吗……我想变得更强。

“……好热阿鲁,滚滚究竟跑哪里去了阿鲁,这里的竹子不可以吃的吧阿鲁……”
“不行不行……走不动了阿鲁。”
王耀一手扶着腰一手扶上了身旁的竹子。

“nini!”

“啊,又幻听了。可以选人吗,我要大秦阿鲁,太热阿鲁……”

直到本田菊扶住了有些喘的王耀,王耀才意识这次不是幻觉了。
“小菊?!不是幻觉阿鲁?!”

“在下离开了一下,回来之后店员说nini跟着滚滚出去了,nini身体状况好像不是很好,所以大家都开始四处找您。”

“哎呀——!只是太热了阿鲁,热的人身上隐隐作痛阿鲁,还有滚滚不知道为什么就往这边跑阿鲁。”

“热的隐隐作痛……?”

王耀笑着松开了自己扶着竹子的手,示意自己没问题。
“小事情阿鲁,重要的是滚滚阿鲁!”

“在下帮您一起找……啊……nini,那里。”
顺着本田菊指的方向看去,滚滚趴在那边几棵竹子旁边。

“哎呀—!滚滚你究竟大太阳的跑什么阿鲁,其他熊猫都是懒懒的趴着的阿鲁!究竟怎么知道这里有竹林的阿鲁!这么远的距离!”

滚滚被王耀从地上抱在了怀里,滚滚肉乎乎的胳膊拍着王耀的手,发出噗噗毛茸茸的声音。
“真是的阿鲁,不可以乱跑的阿鲁。”

“nini,我们回去吧。”
“不过他们的惊喜好像泡汤了……”

“惊喜阿鲁?”

“大概是在游乐场准备了些什么吧……”
本田菊这么一说王耀也明白了,怕是其他人在游乐场里等着自己去然后吓自己一跳。
谁知道气温高的情况下王耀连动都不想动。

“超热阿鲁,回店里吃冰激凌阿鲁!”

啊……是。

王耀听见本田菊不太乐意一般的语气,有些奇怪。
“小菊?”

“怎么了?”

“你刚刚的语气阿鲁……?”

“在下刚才并没有说话……?”

好极了,还是幻觉。
“那就是又热到幻听了阿鲁!夏天就应该宅在家里阿鲁。”
“真是有够毒的太阳啊……”






————————————————
艾特x
@袖子和柚子绝不更新 @江祀er @堂原原原原 @远抛近埋 @一片叶叶子想要更新 @是橘枝不是orange juice 

评论(1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