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世界があたしを拒んでも
今愛の唄
歌わせてくれないかな?

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

【七日】The intersection(三)

接下来 又是我咕咕咕的时间了!

暝秋居山:

三。
是和 @脳洞モンスター 联文的现代刑侦类AU
比起刑侦更像别的…?


————————————
   青年皱了皱眉睁开眼,发现夜正抱着自己移动,那双湛蓝色的眼在他睁眼的瞬间与他对视,对方甚至抖了一下,要不是青年眼疾手快抱住了他的脖子,这会儿怕不是要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所以你这是…?”青年扬了扬眉,表示自己需要一个解释。


    夜很明显地在内心剧烈挣扎,最后僵硬着开口:“看你睡得不太舒服。”


    夜说的对,趴在桌上并不能让他很好的休息,尤其这几天他还在为了调查“陈年旧事”四处活跃,现在青年身上的肌肉正叫嚣着想要休息,最好有个热水澡能让他泡一泡。


    “不过现在会出现在这里……你和小李见过了?”


    “嗯。”夜低声回应,终于把青年放了下来,“在当时经营得还算不错但位置比较偏的一家私人诊所,被曝之后医务人员直接转移废弃了诊所,不过这栋楼没有被转手,他们两个已经过去了。”


    青年似乎很怀念地跺了跺脚,接过夜递来的纸张,那是那家私人诊所的剖面图,他摸着下颌眯起双眼:“嘿,废弃了还不转手么……说不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夜,麻烦通知他们两个,那栋楼附近很有可能有看门的,让他们两个注意安全,”


    夜点点头,转身去敲短信,青年就这么倒在沙发里,刚刚逼走的困意再度袭来,他挣扎着看了眼时间,二十三点三十一分,现在睡着很有可能会睡死。


    他咂舌,捏了把自己的大腿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准备去杠上挂一会儿,顺便锻炼一下最近疏于锻炼的肌肉。


    


    维恩隐蔽在距离私人诊所百米开外的拐角处,思考着如何能在确认所谓看门人的位置,以便不会直接重到他们的面前去。


    “为什么你会帮我们?”


    后方传来悦耳的男音,维恩回头,他金发同盟的金色眼睛里带着探究,倒映着他的轮廓。


    维恩像个小孩一样皱了皱鼻子:“当然是因为我喜欢darling啦。”


    “他当年处理了你的案子不是吗?他坏了你的生意,你却和队长保持了相当良好的关系。”


    “哎呀呀,没想到幽桐先生是个喜欢在这种时候问问题的人呢。”维恩满不在意地翻看着诊所的剖面图,又复习了一遍内部的格局,“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啦,难道说你觉得我很不靠谱,想要威胁一下看看效果吗?”


    他实在说不上喜欢幽桐,那张总是挂着得体笑容的脸他看了就没来由的火大。


    但其实是嫉妒也说不准。他偶尔会有这种念头。


    “维恩,”幽桐放轻了声音,“队长很相信你,我也想像他一样相信你。”


    维恩终于停下了动作,他并不意外会被这么提问,毕竟幽桐和夜是和青年一起脱离了警方的老熟人,只有他是莫名其妙找上门的外来者。


    “……只有他把我一视同仁,这样的理由足够吗?”


    幽桐沉默着,然后轻笑了一声,迎着维恩疑惑的眼神说:“看来我们都一样呢……我有一个方案,要试试看吗?”


    维恩突然就觉得自己不是那么讨厌他了。


    


    男人坐在监视器屏幕前打了个哈欠。


    最近几年一直住在这里,他开始有点腻了。


    最开始还会有几个朋友陪他喝酒打牌,但人越来越少,现在只剩他一个了。


    但他住在这里不仅不用工作就有钱拿,再过一段时间他也不用在这种破地方待了,到时候他就去找一个体面的工作,把这几年忘了吧。他经常这么对自己说。


    他看着屏幕回了神,有个人影慢吞吞地从监视器前走过,向着他监视的那栋小楼去了。他下意识站起跑了出去,冲着那个人喊:“喂!你!停一下!”


    那个人影应声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他,男人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怔了怔。


    那实在是张很漂亮的脸,虽然在黑夜里有些看不清,他身上的连帽衫也把那张脸藏进了阴影中,但男人确定这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


    “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男孩有些怯懦地问。


    他卡了壳:“……我看你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是有什么事吗?”


    男孩闻言低下了头:“……我和家里人吵架了,然后就跑出来了。”


    什么啊,就为这种事?他在心中冷笑一声,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经不起骂。


    他很有经验地开始向男孩好言相劝,什么父母都是为你好啊,什么一家人吵架用还是要和好的,五分钟后男孩点了点头,向他道了谢,转身准备回家。


    于是他也转身准备回他的小屋,他或许可以去做个心理医生?毕竟他只花了五分钟就让一个叛逆期的男孩想要回家了。


    他忽然觉得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冰了他一下,又忽然就觉得自己有点头晕,晕得世界在他眼中糊成了一团灰呼呼的东西。


    接着他就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维恩把胸前的热成像摄像头和无痛注射器一起放回兜里,,对着走来的幽桐指了指那个看门人要回去的方向:“在那边。”


    刚刚幽桐一直透过他身上的摄像头把周围的人数数了个一清二楚,通过耳朵里的耳机告诉他用注射器的最佳时机。


    幽桐点点头,弯腰一把扛起了那个男人:“接下来去处理一下监控,我们就可以试试探险了。”


    维恩跟在他身后笑了笑:“有地图了还能算探险吗?注射器里是什么?”


    “是能让他忘记一点东西的药物,他明天只会有些迷糊,然后觉得自己一晚上都没睡好,继续做他的工作。”


    “还有这种药?”维恩微微睁大眼睛,这时候的他比刚刚演戏的时候更像个男孩,“哪里弄来的?”


    幽桐回想了一下那个常年带着电子眼罩的男人:“嗯……是个很厉害的科学家,总有一天会见到吧。”

评论

热度(33)

  1. 脳洞モンスター暝秋居山 转载了此文字
    接下来 又是我咕咕咕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