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僕らは
あの欠けた月の半分を探して

孤独を 分け合う 事ができたなら

もう一度 誓うよ

【七日】妄想

*一点妄想 角色都没出来所以极度ooc注意
*表面侦探却在追求完美犯罪的亚修X表面文弱实际上杀伐果断指挥使
*一点修罗场注意!!含萨指!!
*新角色之间的斗争(bu)

还不熟悉运用自己神器的青年,在一场意料之外的战斗结束后拍了拍自己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然后才转身去看向刚刚与自己一同战斗的两人,按照其他人的描述,这两人应当是中央厅派出进行日常巡查的神器使。
“中央厅今日倒是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盲打。豪不动脑的硬拼就是你们保护民众的方式?有点智商的单细胞生物应该都知道如何去智取。”

“尤其那个愚笨的队长今天还窝在中央厅里翘班。”
璐璐好像是很同意青年的说法,倒是附和着说起了此刻正在中央厅里处理公文的年轻指挥使。

结束战斗的阿岚收起刀就向中央厅的方向而去,而璐璐和青年好像很投机,跟在阿岚身后你一句我一句的对着话,直到阿岚走进了中央厅,实在被身后两人吵的不耐烦了为止。

“等一等!你们两个无理之人!一路究竟在说什么啊!本少爷都听不下去了!刚刚完全是突发状况吧!今天负责巡查的完全就是那个白毛大叔吧!队长今天完全是在处理公文的吧!”
“还有你,明明就是不知道哪里来的无理之人凭什么乱说话,平时队长执勤的时候明明有动用他没什么大用的脑子!”

阿岚的声音已经到了在大厅处理公务的指挥使都能轻易的听到,转头看向声音来的地方,只见有三个人从外而来。
“……你们三个是专程来损我的吗?”
听阿岚的声音,指挥使就知道是中央厅的自己人,倒是没想到三人中有一人自己并不熟知。
“不对……您是?”

指挥使看着眼前,在发型发色上和自己身旁的伊萨克有些相似的青年有些奇怪。
“不用想都知道的吧,指挥使先生?我是新晋神器使,亚修。”

“可真行……”
指挥使放下了手中处理文件所用的笔,侧过身子看着亚修。
“未成年神器使这又要记上一笔了,若是哪天被疑似雇佣童工的罪名查封了中央厅,我也不会再意外了。”
被平放在桌子上的笔囫囵的滚到了地上,笔砸在地上的声音使得指挥使转身看向了另一边。
“啊,伊萨克!麻烦你了。”

“……你…想废在椅子上吗。”
虽然是这样说,伊萨克仍是蹲下身子捡起那根笔后放进了指挥使面前的笔筒。
指挥使则是缓缓的合上了手中的公文,看着亚修还挂着黑眼圈的面容。
“您看上去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需要休息休息吗,待会我再带您去见晏华和安托涅瓦。”

“大惊小怪,睡眠不足的情况难道您没有么?指挥使先生也不过是高中生的年纪吧。”
闻言指挥使也只是笑笑,没有反驳。
“我是根本不怎么能休息的,不过好在时间一到所有身体上的疲惫感都会消失的,为了保障大家的战斗我也必须保障自己的状态。”

“是吗?时间,一到。身体上的疲惫……?”

“啊…啊,不愧是侦探,字眼捉的不错嘛。”
指挥使这话一出,亚修也意识到了那句话就是指挥使说给他听的,为的就是稍微的试探他,而那“侦探”二字,也说明指挥使事实上早已在媒体上了解过自己。

“呵,中央厅的指挥使原来是这样的人么?”

“好了好了,我带您去见一见晏华和安托涅瓦,无论今后您是否直接隶属中央厅,见一面都不是什么坏事。”
指挥使从椅子上起身,为亚修引路,伊萨克则死死的跟在指挥使的旁边。

“可惜依侦探的直觉来讲,指挥使先生可能不是什么好人呢。”

原本沉默不言的伊萨克倒是因为亚修这一句话而开了口。
“他轮不到你来插嘴,新人。”

“彼此彼此?”

“你……”

走在两个神器使前面的指挥使叹了口气,也没有停下脚步,只是继续向着目的地走去。
“伊萨克,稳定你的情绪。不然我好不容易拿到手的工资可要再赔给晏华了,本来还可以给你多买几本历史书的……”

“……知道了。”

没过多久指挥使停了脚步,对亚修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么,亚修先生,晏华和安托涅瓦就在里面的会议室商议工作,您可以直接敲门进去。”

“那……还真是麻烦指挥使先生了?”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