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谁かに见つけられてしまう前
にそっと逃げ出した

冉烨/金田一烨
过激 @塔顶的诗喵 厨

极度杂食偶尔杂产
天雷ooc/抄袭 婉拒ky
所有内容未经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金少】选择

*高金双犯罪组 梗源我自己

*故事情节来自  @废弃肝组织 的






我恐惧。

不可以分清善与恶。


人们常说校园是社会的缩影。

有人勤勉克己,有人放纵自由。也有人身为施暴者,有人身为被害人。

我胆小如鼠,默不作声。


人的思想永远是最复杂的,我一边后悔着没能帮助我那位因校园欺凌而选择自杀死去的朋友,一边恐惧着帮助那位朋友而可能导致的后果。

情绪是会发酵的,抹去事件因素中自己的胆小怕事,我将所有的一切埋怨在了施暴者的身上,逐渐失控。


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是需要人推一把的。

推向未来,又或者地狱深渊。


地狱傀儡师,高远遥一。

我是知道的。


我欣然的接受着这个男人跟我讲述的一切,我清楚的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那符合我的想法,让他们死,让那些施暴者死。

与此同时,安然脱罪。


“请您不要轻信恶魔的低语。”

“杀了他们,复了仇,又能改变什么呢?不过是徒增伤悲。”

名为金田一一男人打断了来自地狱恶魔的声音。


你又懂什么呢…?

我只知道,我将获得心里的慰藉,我将无罪。


金田一一使得那位高远先生原本该无比顺利的计划打了绊子,而他不知我本意就是渴望着,地狱的帮助。

我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严肃深沉的对峙,让这两位突然闯入我世界的人,因为一只十字架的耳环而改变了气氛。


表面上的善于恶在我面前用幼稚的方式纠葛着,在朋友自杀那件事后,我第一次轻松的笑了出来。


对于金田一一,我也是有所耳闻的。

在我年少时有名的名侦探,我想那应该是警方的人。

两人都交给了我电话,他们将地狱和人间地狱这两个并无区别的选择留给了我。继续默不作声,下一个将被施暴者推向死亡的,或许就是我。


我拨打了引导我去往地狱的电话。

我听见了对面的人说具体方案,明天详谈。

我还听到了电话那头微不可闻的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意识到那两个人,此刻正站在一起。


第二天我与地狱的使者约定了绝对秘密的地方,我将金田一一防备至极。

“那位先生是警方的人吧?您为什么不除掉他,他知道我即将要杀人的事情……”

我手握着拳头,在心底发酵的嗜血性使我毫不在乎多除掉这位有名的侦探,而做到自己的行为除了高远遥一之外无人所知。


我的身体在抖,地狱的使者因为我这一句话,黑了脸色。

他金色的眼瞳盯着我,压低着的声音极具压力性。

“你杀你恨的人,别想着动他。”


这两个人的关系真是太奇怪了。

对于高远遥一来说,他帮我复仇的计划早已经被敲定了下来,当我即将要按照他的计划实施之时。

我看见匕首插在我的胸口,匕首上雕刻着一朵蔷薇。

我的血在极速的流失。


我抬头看向眼前,那位金田一面无表情的收了刀,而他的身旁站着地狱的使者。


“你下手可真狠啊,金田一君。”

“少装好人了,高远,你不是也没有阻止我吗。”


我逐渐模糊的视野中看到了高远遥一递给金田一一干净的手帕,而对方接了手帕擦试着捅伤了我的匕首,那手帕上绣着一朵金色的蔷薇花。


“金田一君,你看看,你口口声声说着人命比什么都重要,却如此轻易的下了杀手…你,跟我是一样的。”

高远遥一好像将手搭上了金田一一的肩,侧着脸笑看着金田一一。

“…你说够了吗。”


金田一一在向着我走近,他应当是拍掉了高远搭在他肩上的手,我听见了那样的声音。

我感受到金田一一抚住了我的脸。

“抱歉,我不能让您进行任何复仇的行动……”

他轻吻上了我的额头。

“至于那些施暴者,我将还给您一个合理的答复。”


我知道,我该走了。

为我的软弱和逃避付出我的代价。









是向画师@弓二玄 约的稿子!
含 本传高金 互换高金 和三十七岁事件薄的高金!!
总之!是粮食(x)
















【禁止收图、私自使用以及转载】

【金少】相通·Reverse

*本传
高远 二十三岁 以杀人为艺术的罪犯
金田一 十七岁 为了救人性命的侦探
*互换
高远 十七岁 以解谜为乐趣的侦探 不在乎人命
金田一 二十三岁 杀人是为了能救更多人的犯罪者
*大约一共六章 很短 本来想一次写完
*cp 本传高金 互换高金



【二】Reverse

长发的男人最终还是被拉住了,和自称另一个高远的少年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而金田一坐在高远的魔术箱上,高远则站在金田一身后一点。

长发的男人微微低头单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最终少年高远打破了几人相顾无言的场面。
“原来金田一先生这么害怕和曾经的自己见面嘛?”

“……”

当然少年高远的这话也吓坏了金田一。
“你是成年后的我……别开玩笑啦那种长头发超麻烦的吧!”

“……不完全算是成年后的你,不如说是另一个平行空间里的你。”
年长的金田一,轻轻的摇了摇头。
当然他对自己的智商还是有一定信心的,觉得自己和小时候的自己应当解释的清楚。
“很明显,这里的你比你身后那位危险人物的年龄要小,而我比高远的年纪大。”
“至于具体我是怎么知道的,是来到这边这几天的调查中轻易地出来的结论。”

“哇哦,高远,感觉长大后的我不错哦。”
金田一戳了戳在他身旁站着的高远,调侃着什么。
“说起来,你们最近是在四处走吗,没有固定住所的话不如来我家?我们之间如何互相称呼啊?会弄晕的吧?”

“叫我‘一’就可以了,他的话叫他‘遥一’,相比之下我叫你‘金田一’,叫这位是‘高远先生’应该可以吧?”
一说到最后看向年长的高远,而高远则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年轻的高远笑着看向年轻金田一,像是恶作剧一样的表情让金田一感觉有些不妙,而一像是想通了什么,干脆叹了口气。
“年轻的金田一先生,我想您应该很好奇一他为什么不想和您碰面吧?”

“总之不会是什么见到和自己相似的人会死之类的迷信吧,一?”
金田一自认为是不会相信这奇怪的东西,可另一个自己的话就没那么大的把握了。
一还没来得及回答,高远倒是笑着开了口。
“他和我是一类人哦,金田一君。”

金田一自然之道高远在说什么。
高远的意思是,这个年长的他,和高远……
同是夺人性命,身上沾满鲜血和生命的“罪人”。
“……高远你说什么?!”

年轻的高远很满意的眯着眼睛,一则是微微侧过头。
“果然还是长大后的我敏锐呢,一他啊,是被全国通缉着连环杀人犯哦。”

“遥一,我真的有把你扔远不管的想法。”
金田一的眉头皱到了一看不下去的地步,那毫不掩饰的疑问和视线让一有些无奈。
“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也就是另一个你。金田一一,二十三岁全国通缉犯,曾为警视厅搜查,这个孩子,名为高远遥一,是十七岁的高中侦探。”


【金少】相通·intersect

*本传
高远 二十三岁 以杀人为艺术的罪犯
金田一 十七岁 为了救人性命的侦探
*互换
高远 十七岁 以解谜为乐趣的侦探 不在乎人命
金田一 二十三岁 杀人是为了能救更多人的犯罪者
*大约一共六章 很短 本来想一次写完
*cp 本传高金 互换高金


【一】intersect

金田一一专心的在公园长椅上一边休息,一边看着身旁给小孩子表演着魔术的他的宿敌高远。
高远的魔术能力是不可否认的,当然金田一则是沉迷于看破他的手法。

直到看的入迷的金田一感觉自己身边好像又站了一个人,侧身去看来者后,金田一硬是懵在了原地,开始自言自语。
“高远……,我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做大型仿真傀儡人偶并把他们放出来的爱好……那个‘活生生的人偶’魔术,你的运用力是不是太强了点……”

金田一面前看上去和他年纪相仿的“人偶”少年,绝对是小时候的高远。
金田一看过所有相关高远的资料,并且在两人合作后也曾在高远的杂物箱中翻到过他幼时的照片。

不得不说,高远把他自己的鬼畜感完完全全的表达出来了。
金田一这样想着,而那“人偶”少年对着他开了口。

“原来十七岁的你真的和那张照片上一样,连气质也是。”
那“人偶”少年拉住金田一的双臂,脸上兴奋的表情让金田一感受到了一股恶寒。
“啊?十七岁?那张照片?气质??”

高远在金田一身旁,自然注意到了金田一那边的异常,以最快速度的打发了那些看魔术的孩子之后,就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金田一那边。
当他看到拉住金田一双臂的人的忍的脸后,也是吓了一跳。

“高远!这个不是你做的人偶吗?!”

“当然不是我的大侦探,我完全没有复制一个曾经的我的意思,我想你也清楚。”

“……当然,那这个究竟……”
这么久的合作,金田一自然也清楚高远曾经的经历的过什么。毕竟当年在魔术列车的时候,高远就已经将他自己的经历讲了大半了。
曾经这个词对高远可不太友好。

“我是另一个他哦,十七岁的金田一先生,很高兴见到您。”
少年亲吻了金田一的手背。

“哎??”
“另一个高远……??”
此刻还在状况外的反而是金田一,相比之下高远却是无比冷静的看着自称小时候自己的少年。

“嗯,其实呢……”
少年歪着头,像是要跟金田一进行解释。可之后的话却被不远处的一声高喊打断了。
“高远!”

金田一的第一反应是有人认出了身边身为通缉犯的高远,却没想到拉着自己手的少年转身寻找起了什么。
然后少年举起了胳膊,向着一个方向喊了起来。
“啊!金田一先生,这边!”

顺着少年挥手的方向看去,有一位四处寻找着什么的长发男人。
男人听到少年的呼喊后转身看向他们,在原地站了几秒后转身好像要逃走一样。



【金少】双罪犯组

*一点脑补
*是二十三岁本传罪犯高远x二十三岁 swap AU 金田一一
*假如金田一和高远一样大并且长成了奇怪的嘴炮犯

两人手里都有大量的资料信息。
明明都是罪犯但是金田一死活很敌视高远。

他们手上的资料大相径庭,高远去教唆谁阿一就去嘴炮阻止谁犯罪。
被教唆的人决定要犯罪后。
高远给阿一一个挑衅的笑容,阿一则当着高远的面杀了被教唆者。
高远:“看,你明明说着人命比什么都重要,却这么冷静的下了杀手?金田一君,你和我是一样的。”

——————————

犯罪组的阿一,一直被高远牵制着。
而本传的高金,阿一还经常遇到别的案子,高远搞的有些事情他根本都不知道。
阿一查到的资料和高远一样,他知道高远要干什么,所以一定会去阻止。

警视厅一到场。
“为毛我们要抓的两个通缉犯反而在打架??”
“他们不应该是统一战线对付警视厅吗??”


【金少】双阿一组

一句二十三岁的罪犯金田一要教给本传十七岁自己的话。


“只有身处黑暗,洞察黑暗,才能真正的破解黑暗。”

今日份的阿一和摸鱼
一点点松银成分
【描改注意!!!!!】
【P2原图!!】

【金少】盲狙_18年高考全国卷1_02

*高金身份互换AU  

*大量高金倾向 
*十七岁警视厅业余协助侦探高远遥一
*我的解题能力直线下降 


致未来的近宫铃子之子高远遥一: 

我想你应该没忘记自己的母亲是怎样的魔术天才。
那些令人目不暇接的魔术至今仍封存在我手里的笔记本与我的大脑中。

当然,我认为这都是些废话。而我也不打算跟收到时空漂流瓶的你说什么,我相信无论什么大事小事都不值得我记那么久。

不过那个年轻人除外。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次案发的现场,易容成普通人混在“受害者”之中,那几天内我发现了他的“异常”,除了平凡的外表之外,那不决不能算是一个普通人。

眼神尖锐,思想跳跃。
当然这些不是贬义词。他有着无意中审视一切的习惯,有着极其敏锐的洞察力和推理能力,一开始我甚至怀疑他一个侦探。
事实上也不错。
不过他身上血的气息提醒着我那或许并不是什么“好人”。

从那群无用的警视厅搜查那里很容易就能套到他的信息。二十三岁,毕业于不动高中,大学时实习,几年前失踪。
再之后成为了全球通缉的连环杀人犯。
那个名侦探金田一耕助的孙子,金田一一。

我并不意外与他的变化,本身侦探与罪犯之间,就思考作案手法而言,没有区别。
说不定是见多了各种案件的“天才”想要自己做出完美的犯罪呢?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
他的杀人方式简单粗暴,没有密室没有不在场证明,甚至连指纹都懒得擦干净。

他十分有趣。
更可以说他,不是一个罪犯。之后又一次机会让我看清了他的真正面目。
明明二十多岁的青年却还长着一张娃娃脸,松松的扎扎起了他自己的长发,一身普通的西装。
但他的眼神没有我想象的更复杂,没有一时兴起,没有迷茫,没有眼前有人死去的兴奋。
波澜不惊,我想他现在或许在思考如何救下“犯罪者”手里的最后一个“被害者”。

再之后。
他在远处一击解决了那个已经近乎疯狂的犯罪者。
他的眼神坚定,丝毫没有曾经身为侦探现在却在杀人的自责感。或许是那几年里发生了什么,改变过这个家伙的思想吧?

剑持和明智和他都是老熟人,听剑持多次讲这个曾经的业余高中生侦探的故事时,不难听出这个少年曾经的想法。
虽然很天真。
想救所有人,想让犯罪者看清自己犯下的罪孽,对生命的绝对公正。
想想看,他会轻易的原谅和帮助犯罪者。

我想如果他一天没有被“逮捕”的话,我或许会很开心的为警视厅做一辈子的免费义工,只要能跟他继续交手。

那可是一位从小被连环杀人案环绕,长大后自己进行着连环杀人的真正的“死神”。
希望此时看到这封信的未来的我还没有“解决”了这位“死神”,毕竟那样,事情才不会过于无趣不是么?

来自过去的高远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