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僕らは
あの欠けた月の半分を探して

孤独を 分け合う 事ができたなら

もう一度 誓うよ

【七日】桐亚指试水

*桐原 亚修 男指挥使 大三角注意
*桐原挑战亚修 亚修阻止桐原
*亚修保护男指 男指企图劝解桐原
*桐原觉得男指立场飘忽所以有一点感兴趣
*ooc预警
*以上都能接受那么往下看






距离指挥使之前和亚修一起遇到的由桐原策划的那场荒谬事件,指挥使无论如何对桐原的理论是不认同的,不过对方既然已被逮捕,指挥使作为中央厅的忙人自然也无暇顾及,指挥使对桐原终究起了恻隐之心,一个人的状态必定由他曾经的经历决定,他们没有人知道桐原的过去。
更何况他杀的的确也是该杀之人…
知道指挥使怀有这种想法的晏华硬是对指挥使进行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批评教育。
 
法律会执行正义,再不济还有律师事务所的李若胤。
如果法律错了呢,如果阿胤错了呢?
 
对错得界线很难划分,所以这问题也变得难以回答,才会出现不同人对这个问题不同的答案,最后出现不同的抉择。
不过桐原为交界之都的市民造成大量恐慌,仅凭这一点估摸着也无法被轻饶。
 
当亚修再一次来到指挥使的面前时,带来的却是桐原使用不明方式在看守离岗的三分钟内越狱,现已失去对其方位去向的一切信息的消息。
 
“后会有期,准备好接受我的下一次挑战吧!”
桐原那时候的话回想在指挥使耳边,指挥使本能比大脑的思绪先做出判断,用战斗终端最快速度的联系了各个区域的神器使和在办公室里的晏华。
“各地区注意,之前挑衅并对多方区域造成大量损失和恐慌的现通缉犯桐原以未知原因越狱,为防止其进一步作为,麻烦大家在各个位置进行留意。”
 
等指挥使下意识的说完这一大段话,亚修早已一副看弱智的眼神看着指挥使了。
 “喂…亚修你这个表情看着我我很受伤的!”
 “你认为他怎么逃出的监狱?又怎么在有监控的情况下不被知道去向?他既然能做到这些,你以为他就能被中央厅的神器使找到或者看到吗?”

指挥使面对亚修叹了口气。
 “那也算是多一份希望啊,亚修。即便他可以避开摄像头,可光丽大小姐一个人的情报网和对桐原出行的限制程度就已经不低了,亚修我想你应该也可以推理一下他可能会藏在哪?”

指挥使叹气,亚修也跟着指挥使叹气,前提是忽视他眼里的不屑情绪。
“那种事情根本无法做出判断,如若说是高校学院,可以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这自然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还有,你那榆木脑袋就没有想过如果他在交界之都,如果有愿意帮助他的内应呢?
 
“帮助他?!”
亚修这话让指挥使一时无法接受,又有谁会去愚蠢到和一个杀人犯同流合污呢?
应当是侦探和普通的人出发角度不同,指挥使认为不可能的事在亚修看来理所应当。
“这是自然吧?你我觉得他的思想不对,那么黑白对立光影同行,自然也有支持他想法的人存在。别的我无法肯定,但过不了几天他一定会来找我就对了。”
 
“那…”
说实话,指挥使把想法都写在脸上这一点无人能比。
 “想都别想,你是真的被每日如一的工作搞垮了脑子吗?你认为如果有警察又或是中央厅的人跟着我,他会出现?不过指挥使你应该是个例外,愚笨的程度和微乎其微的战斗力估计根本没被他放在眼里。”
 
“你说正事可以不顺带损我吗…”

 “他的目标很简单,和我进行以其他人性命为代价的游戏,寻找因果,接近真相,再设计来向我挑战。”
 “设计?”
 很明显亚修简洁的话语对于和他思想不同步的指挥使来说,就像是在给高中就满交界之都跑没时间上课的指挥使讲大学课本一样。
“有本侦探故事里有和他一样的人,大约是以教唆他人犯罪并为其提供完美的犯罪剧本以此向侦探做出挑战。”
 “…要命,黑门事件本来就弄得交界之都的大家都忙成一团,更别提普通人心理还在害怕,桐原要是真的在这种时候教唆他人犯罪,这不是给警局给中央厅找别样的麻烦吗?!”
 
“不能等走一步看一步,那样就为时太晚了,我已经让警局找了这些年所有的冤案悬案的档案,从这些着手说不定能阻止桐原那家伙,在看那些资料之前,就麻烦你带上你仅有的智商跟紧我,我需要去关桐原的监狱检察一番。”
亚修好像早都想好了应对方式,来中央厅也不是求助神器使,只是想来损损这个整天应对无趣工作的指挥使。
 
“哎?我也要去?”
 “作为我助手的工作,来推进剧情增加戏剧性,端茶送水,装傻卖萌…哦,抱歉,你不用装傻,已经够傻了。”
 
“喂…别的我就不说了,你让中央厅的指挥使在工作时间跟着你瞎忙活真的不怕中央厅跟你发火吗?”
 “我帮了中央厅那么多忙,借中央厅的指挥使来放在身边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结束一天的调查之后,亚修将指挥使送回了中央厅,自己却在回高校学院的路上越来越偏,直到他走到根本没有一个标志性建筑物的森林去了。
连路灯都没有的森林着实令人苦恼,但亚修毫不在意的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直到身后突然传来了亚修熟悉的声音。
“我就知道你会到这里来,你那迷路的本事总能指引你走到森林的方向来。”
 
“哈?什么叫迷路的本事?我不过是闻到这边有一股熟悉的恶心人的变态味道,秉持着作为侦探的好奇心过来看看。”
亚修环着胳膊转身,看着眼前逐渐清晰的黑影,分明就是从监狱出逃的桐原。

“哦?那么我很好奇亚修你现在是否推断出我如何从那监狱里逃脱了么?这也是我出给你的谜题之一!”
“指挥使也的确是厉害,弄得我现在根本没办法大摇大摆的去超市买上一杯冷咖啡了……啊,既然提醒过你了,我就不和你叙旧咯?还要准备对你的下一次挑战呢,你说说,尘封十几年的仇恨在终于有一天能够报复的话,是一个怎样的美妙情景呢?”
 
“…会让你和前段时间一样败的一败涂地的情景!轻视人命,不可饶恕。”
亚修也没有出手阻拦桐原,在他人看来只要抓住桐原就能解决的事情,对于侦探来说,却只有在他所出的谜题上真正的让他失败,或许才能够阻止。
“桐原,你该后悔给了我这么大的一项提示。”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