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僕らは
あの欠けた月の半分を探して

孤独を 分け合う 事ができたなら

もう一度 誓うよ

【七日】城区纵火杀人事件(档案一)

*交界之都亚修事件薄 渴望评论(x)

*无世界七日轮回的设定 ooc预警

*私设多 桐亚指三主角 男指十九岁已成年设定

*cp亚修x男指挥使 拒绝ky

*可能有逻辑问题 就请当看个笑话

*小案件试水 会出现其他七日角色

*看热度决定要不要写下去 毕竟懒(。)





我不惧怕火焰。


无论是人们用来点烟的那一窜火苗,还是伊萨克他不受操纵的能力,又或者是在城区失控的熊熊燃烧着的大火。

火光温暖,明亮。

而那片令人畏惧的火热也将人性的黑暗藏于其中,将一切燃烧殆尽。









自从中央厅的新人指挥使刚刚上任也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黑门源源不断的出现,以中央厅为主的神器使也不断的去控制,谁能想到世界就像这样的维持了平衡。

黑门能够很好的被控制,以至于现在神器使甚至会受指挥使的指派,接些倒垃圾找化学试剂的委托,这中央厅的招牌就差换成写着“万事屋阿指”的木制匾额了。


指挥使才在前段时间跟着亚修处理好了桐原的事情,却没多久在正忙的时候又从亚修哪里得到了桐原越狱的消息,这倒成了此事闲的无聊时指挥使所思索的事情之一。

终究指挥使还是纠结着桐原说的话的。


法律究竟能为人们做到哪一步?

这个问题在指挥使心中生根发芽,甚至从书架里拿出打开了李若胤曾经送给他的的法律书籍,即使指挥使一看那些就很容易睡着。


那样的杀人犯的判决也仅仅是无期。

该如何向死去数条生命的人交代?

还是说,斯人已逝,应当注重还活着的人?


“你有工夫研究法律,倒不如帮我把一些没用的文件处理掉。”

原本在自己房间缓缓翻着书籍的指挥使,却被晏华突如其来的影像消息打断了手上翻书的动作,也被打断了脑中的思绪。

“亚修说有事找你,他在中央厅外等你。”

指挥使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却没在上面发现任何来自亚修的信息,又确认了自己的联络人中的确有着亚修的名字,这才有些疑惑的看向晏华。

“亚修他明明有我的直接联系方式来着吧?怎么还是晏华你转告的?”

“他向我帮你请了随时的假期,说是作为他的侦探助手,要跟在他旁边行动,顺便他可以陪你参与中央厅的所有活动。”

亚修的说话方式令人头疼,而晏华则是把同样的意思又患了一种说法向指挥使表达出来,也估摸着指挥使的阅读理解,一定被着两人锻炼的不错。

“什么意思?简单来说的话,是不是亚修他愿意隶属中央厅但是要我跟着他行动吗?晏华你不会同意了吧?”

“当然,百利而无一害。原本其他区域的神器使也不是只有你在的时候可以战斗。”

“你这么说我感觉我随时会被中央厅抛弃掉。”

指挥使那一副我受伤的表情使得通过影像看着他的晏华叹着气,扶了扶自己的额头。

“……闭上你的脑洞别瞎想,以及,亚修等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请尽快。”


当指挥使终于收拾好了着装,将常穿的工作用西装换成了日常的运动服,再从自己的冰箱里揣着两瓶冰饮料后,才急急忙忙的一路小跑到亚修面前,喘着气递给对方一瓶饮料。

“太慢了。”

亚修黑着脸接过指挥使递来的饮料,嘴上的语气并不和善,但还是扶住了指挥使的身体,为还在喘气说不上话的他顺着气。

“时间的流逝会使我失去很多线索,作为侦探的助手,你太拖后腿了…赶紧给我调整好你的状态,不要影响我的委托进程。”


“…说…说实话我真的不会做这个工作,而且…自顾自拉我来的是你吧!”

“那么,一个奇案,你跟不跟我走?”

“走呗,我都被中央厅廉价卖给你了,过两天我就去找阿胤,让他帮我以雇佣童工和贩卖人口的罪名封了中央厅。”

“你拿你的榆木脑袋幻想一下就行了。”

亚修紧紧地拉住了指挥使的手,带着他离开了中央厅。指挥使对于亚修拉着他的行为到没有什么不适,只是越走亚修抓着他的手握的越紧。

“亚修?就算我是榆木脑袋,但也不至于能在你身边走着走丢掉的…你不用抓的这么紧的吧?”

“别废话,抓紧我,等下无论如何跟在我旁边不要慢一步。”


除了听安托涅瓦演讲外的指挥使,第一次见到记者的可怕之处,也第一次见到末日废墟一样的地方。

虽说指挥使带着神器使们去过不少黑门重灾区,可也没有哪个重灾区烧成这个样子,上次桐原事件的酒店都没有这里看上去更残破不堪,城区的搜查队拉起了警告线,就连妮维都在现场阻止围在警戒线外里三层外三层记者的进入。

“亚修,这个是…”

“昨天下午的莫名大火,我想你应该知道。“

“是,昨晚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晏华说救火这种事情我去了也是白去,然后拜托安托涅瓦和白前去帮忙了,白回来之后像是被吓到了,我哄了她将近一夜,安托涅瓦回来的时候也是皱着眉头。”

“嗯…先进去,我等下再给你说明。”


指挥使发誓他再也不想体会一次这样的感受了,亚修紧抓着他的手试图混进那群记者中,接近警戒线再进去,却没想到有眼尖的记者注意到了亚修和指挥使的身影,一时间记者的话筒和摄像头都转向了紧紧握着手的两人。

“是亚修先生和指挥使先生?!这么说来昨晚的传言是真的??”

“指挥使先生怎么会跟着亚修先生一起?这里有妮维小姐,昨天好像也派遣出了神器使帮忙,这件事中央厅也准备参与和调查了吗?”

“亚修先生,你是怎么认为这场火灾的?”

“指挥使先生,请问你对这次的事件有什么看法,出动中央厅神器使是表示此事与黑门怪物有关吗?”


“啊…那个…中央厅早就沦落到万事屋似的了,其他的我不知道,一定跟黑门无关就是了…”

“…亚修…这怎么办啊…””

面对自己面前的话筒和来自记者的无数问题,指挥使一只手已经下意识地做出了投降一般的动作,另一只手因为被亚修死死的握着而不能抬起,亚修看着把无措都写在脸上的指挥使皱了皱眉,而突然不知道从何处散落的羽毛,一时间让这闹腾得场面安静了下来,亚修趁着这个机会,硬是拉着指挥是从记者堆里挤出了一条路来,等到了残破的门口之后警戒线外的记者又开始发出嘈杂的声音,而一直任由亚修拉着他的指挥使此刻却拉着亚修走向了妮维。

“妮维!外面那些记者如果有些相关中央厅的太过分的问题可疑拜托你帮我应付吗?如果不回答的话这些疑问一旦搬去晏华那里我就有的受了。”

“好的好的,队长,就放心的教给我吧!”


指挥使揉着被亚修握红了的手,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门口警戒线外的记者忍不住打了个颤。

 “亚修,你每次去案发现场都是应对这种阵势吗?“

“作为侦探的助手看来你还得习惯一下。为了防止有人为了抢消息偷溜进现场,所有有可能进去的地方都有警方把手,但是他们不懂得如何控制局面,所以干脆面对记者的问题一字不答。也就会导致记者堵在外面。”

“好歹是经历过战斗的指挥使,等会儿可不要跟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大喊大叫,明白吗?如果你不想踩到什么的话我不介意继续拉着三岁的孩子走路。”

原本稍微走在前面一点的亚修停下了脚步,向身后还在揉着自己手的指挥使伸出了手。

“你稍微等等,我手上都是汗。这么感觉自己的确蛮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还要大人拉着走的那种。”

“对于勘查破案,你的确是个小孩子。”

指挥使将自己手上的汗随意的在衣裤上摸了摸,握上了亚修伸于他身前的手。

“其实你到那群记者前的时候再拉我不就行了,没必要从中央厅一路拉过来的吧!”

“你以为就没有人跟踪我?想从我这里得到第一消息人也不少,万一突然出来我好拉着沉甸甸的榆木跑路。”

“拜托你对我称呼稳定一点吧亚修…”

自顾自小声吐嘈着的指挥使环顾四周不堪入目的景象,突然也明白了昨晚白回来后为什么会吓成那样。

“亚修,这里被烧的有些过于惨烈了吧?”

“本来就不是多么高档的住宅,即便火停了也不够安全,随时与可能有个什么从你的榆木脑袋上面砸下来,所以也请你相信侦探的观察力。警察应该在楼上进行搜查,注意脚下。”

是因为被大火肆虐过的原因,亚修和指挥使只能在没有灯的楼梯中小心的前行,即便外面还是太阳高照的环境,可那楼道此时,就像是城市中的下水道一般,黑暗凄冷,还有着不可言喻的诡异味道。









一场失控的火让一切破碎的太过简单容易,听闻那楼中前几日还有新诞生的生命,还有久别重逢的友人,有恩恩爱爱的夫妻。

我曾看见过路人眼中露出的惊吓,心善人脸上的悲痛,事不关己者的冷漠,记者的喧闹,和自己的心跳。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轻易和亚修一起踏上了那条离开中央厅的路。


只是现在他在我身前,或许这已足以让我安心。

评论(12)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