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洞モンスター

世界があたしを拒んでも
今愛の唄
歌わせてくれないかな?

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

【七日】片段


*警视长晏x高中业余侦探指
*不好意思最近实在是金田一回顾多了脑子里空空的只剩这个(bu)
*晚来了好几天的老荷生贺@荷学长 


“哎?为什么晏华会在这里啊?”
指挥使从身旁警视厅调派来协助自己的人手里拿过了案件的资料信息,却在抬头放松的一瞬间看到了不远处来着警车而来的警视厅长官。

“还不是是晏华警视他……我什么都没说过。”
年轻的搜查本想向指挥使把晏华私下里那些小动作小情绪一点不漏的全部吐露给指挥使。
却在晏华一点点走近指挥使和搜查两人,搜查看到晏华单手握住腰间别着的枪,就像是时刻准备一枪打向自己的时候,把话全部咽回了肚子里。

“事件怎么样了,队长。”

“啊……事实上我觉得,你们不强行破开这个孤岛的环境更方便破案,为什么在一个没办法联系人没有信号没有船只可以出去的地方,你在案发三十分钟就带着警方的直升机和船只过来了?”
指挥使放下手中的资料将视线转移到一旁正在登上船只人们,皱起了眉头。
“现在好了啊……嫌疑人们都被你们送回家了,我可以罢工的吧,今年是要高考的啊,我冒着考不上的风险在帮你们警视厅,你们竟然这样坑队友的吗?”

“队长!不能这么说啊!晏华警视当然是关心您所以才会来的这么快嘛!”
躲在远处建筑物后面的搜查对指挥使替自己的上司叫喊不平着,而忽视了上司此刻盯着自己的视线。

“我现在相当怀疑,你们又给我身上装了微行定位器。”

“我想你应该相信我的判断,他们没有那么容易会回到自己的家里的,队长。关于你的考试,我会给你补习的,一个月的特训时间就够了。”

“一个月??等等……不会轻易回家……你该不会在停船的地方部署了人吧?”

晏华忽视了指挥使的提问,带着人向着犯罪现场走去。
“那么下来,你需要把一切理通,包括犯罪者,犯罪手法以及作案动机,队长。

“晏华?”
指挥使被晏华带着走了几步,却发现晏华的视线还停留在船只的位置,好像紧紧盯着谁。
“怎么了?”

“没事。”
指挥使见晏华明摆着是不想告诉自己,干脆自己加快速走去度去勘察现场。晏华暗暗将枪支从腰间取出,做好了战斗准备,走在指挥使的身后。
晏华走动导致皮鞋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硬是使人滋生了多余的不安感,配合着因为远离大厅而不再明显的钟摆声。

“晏华……”
年少的侦探手紧握着面前的门把手,似乎是在下打开此门的决心。

回想着当时残忍现场的画面,指挥使的手在颤抖着……
甚至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那是人对血与死亡本能的恐惧,对生命在自己面前流逝却没能做什么的不甘。

晏华从双手拿枪的身体微侧的姿势变换成了更为放松的单手持枪,用空出来的手抚上了指挥使还在微微颤抖的肩膀。
“我在。”



评论(15)

热度(44)